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啼笑皆非(中)

泡芙芥末:

#Carrier/生子

#尹昉跑了


[05]

 

深夜听见枕边人饥肠辘辘的声音,黄景瑜痛感自己失言。

 

谁知道尹昉会这么在意他一句玩笑话?

 

他们由于工作需要会控制体重,但私底下还是比较随意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以前可能会为了演戏节食或增重,互相调侃也是经常的事。尹昉过去对这方面也不很在意,黄景瑜笑话他一句,他踹黄景瑜一脚,笑呵呵地也就过去了。

 

但这次不一样。尹昉几乎是肉眼可见地郁闷了。

黄景瑜说那话的隔天中午,尹昉一口一口扒完一碗饭后,盯着空碗皱了皱眉,犹豫再三,把筷子放下了。

 

「我吃饱了。」他起身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餐桌。

黄景瑜愣愣地咬着一根油菜,看了眼桌上剩下的菜,心中警铃大作。

 

午后尹昉闷闷不乐,好像是被人抢了糖果的小孩。而抢他糖果的人还坐在他身边,咔咔咔嚼着他的坚果——黄景瑜想拿零食引诱他,甚至把剥好的开心果递他嘴边了,没料到尹昉这么坚定,别开脑袋,一口回绝:我不饿。

 

坚果在黄景瑜嘴里也索然无味。

 

「怎么了?」黄景瑜放下零食,一手圈过尹昉,戏谑道,「你不会是在意我昨晚说的话吧?」

 

尹昉就是自那时起不太对劲,可黄景瑜实在不敢相信,尹昉怎么会因为这件事跟他闹脾气。

他们以前也老开这种玩笑,不是吗?而且他又没多胖,不该没自信啊。

 

但尹昉只是回答:

「我没有。我就是饱了。」

 

什么没有?

明明就有。

 

尹昉晚饭也吃得不多。黄景瑜给他夹的菜,他还夹回黄景瑜碗里了,让他多吃点儿,就还是那句「我饱了」。

黄景瑜心里好笑又好气。简直想把他按回来,让他笑一笑,教训他别在饭桌上咬着筷子犹犹豫豫的。

 

可黄景瑜最后只是笑着说,「尹昉你今天吃这么少,半夜准得饿。」

尹昉梗着脖子,倔强地说,「不会。」

 

不会个头啊!

在尹昉饿得睡不着,翻第二次身时,黄景瑜也没法装睡下去了。

 

他先发制人,啪地打开床头灯,同时扳过尹昉的身体,两臂撑在他头边,悬在了他身上。

尹昉被他突然这么一下吓了一跳,然后在灯光下皱起眉,推着他的胸膛说:

「今晚不想做。」

 

他们昨晚才做过。而且他现在饿得没什么力气,也没什么欲望——果然只能饱暖才谈得上思欲。

 

「尹昉,我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。但这里是你家,我是你丈夫,你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。」

黄景瑜盯着他,说,「你有你的考虑,有你的度,我相信你。」

 

他抓起尹昉抵在他胸膛上的手,亲了亲他的指背,「你爱瘦爱胖都随你,我关心的只是你健不健康,开不开心。我永远永远不可能嫌弃你。」

 

「冷就穿衣服,饿就吃,很正常的事。别饿着自己,饿着我的宝贝,」他两句话说的都是尹昉,但听在尹昉耳中,当然就不是这样了,「你以后还要跳舞拍戏,减下去很容易。趁这段时间体验下有点肉的感觉?」

 

近在咫尺,尹昉盯着黄景瑜带笑的真挚眼神,心跳得有点快,脸也不禁烧了起来。

卧槽,孩子都有了,他们还在玩这种纯情的把戏……

 

尹昉知道,他最近容易情绪化,可能是由于荷尔蒙——反正这几个月他所有跟他既往形象不符的举动,都可以甩锅给荷尔蒙。

 

换作平时,他不会把那种玩笑放在心上。他学舞蹈的,他身材怎么样,他自己心里有数。

但母庸质疑地,最近他吃得太多了,发觉自己真的长肉了。黄景瑜那么一说,像一箭戳中了痛处,搞得他郁闷了起来。虽说是老夫老夫,可他不免也会在意自己在黄景瑜面前的形象……

 

但这一刻,当他被黄景瑜注视着,那些郁卒、气愤忽然像水汽一样变得轻飘飘的。

他亲了亲黄景瑜的嘴唇。

 

行吧,反正怀着小孩,重就重吧。谁也不会笑他。他们的孩子还得靠他养得健健康康的。

想到这里,尹昉突然觉得,他之前的置气太傻了。

 

荷尔蒙过去了,他现在又是成熟的尹昉了。

 

就在他啄吻黄景瑜的浪漫时刻,他的肚子又不合时宜地叫了。

两人一愣。

 

而后黄景瑜大声笑了,利落地爬起来,穿着短裤跳下了床。

 

「等等啊,马上就好。」

 

「啊?」尹昉不解,「什么马上就好?」

 

「给你煮宵夜啊。」

「马上就好。」

 

 

 

 

[06]

 

这次回家,黄景瑜发现,尹昉的改变远不止食量大。

 

尹昉开始睡懒觉了。黄景瑜这个起床困难户都没他困难。

有时候,黄景瑜做好早饭了,到卧室叫他。他拿被子蒙着脸,不满地哼哼,死活不肯起。就算叫起来了,转眼间又惺惺松松趴回了被子上。

黄景瑜如果强行把他从床上挖起来,他一张脸臭得跟什么似的,起床气很大——

 

事实上,这段时间,尹昉脾气的确变得有点大,暴躁又敏感,能为一点小事,比如黄景瑜鞋子没摆齐整,跟他吵一架。

他有起床气,黄景瑜会把他逗开心,他很擅长逗尹昉开心。

但是,像摆鞋子那种匪夷所思的争吵,黄景瑜却绷着脸不打算低头。

他很生气,也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

最后,还是尹昉冷静下来后,主动跟他和解。

和解的过程也很幼稚。他坐沙发上,尹昉紧挨着他坐下。他冷着脸挪,尹昉也挪。被逼到一角,他索性站起来,结果被尹昉一把拽下。尹昉跨坐到他腿上,不让他逃,但面对面盯着他时,又满脸局促。

「对不起,景瑜。」

 

他捏捏黄景瑜的脸,用商量的口吻说,「不生气了啊。」好像黄景瑜不答应他,他也无计可施了一样。一点讨好的手段都不会。

可就是这种小小的笨拙,却瞬间让黄景瑜火气全消。

 

他盯了尹昉几秒,突然凑上前,咬了他鼻尖一下,在尹昉惊呼出声时,黄景瑜把他放倒在沙发上,咧开嘴,开始挠他痒痒……

 

 

早上赖床也就算了,尹昉也越来越爱打瞌睡了。

有时候黄景瑜做晚饭,炒了几个菜后听见外头没动静,探出头去看,便发现,人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,手机从手上脱落,屏幕正面扣在了脸上,也浑然不觉。

 

也许是因为经常犯困,尹昉变得有点健忘——其实也说不上健忘,就是迷迷瞪瞪的,老一根筋儿想事情想得神游天外,或者索性放空大脑什么都不想。

所以,车钥匙前一刻还在手上,下一秒又不知所踪了;刷过牙了,睡前又迷迷瞪瞪起来刷了第二遍;接个电话,转眼间就把吃了几口的早饭抛到了脑后,过后还纳闷怎么饿得这么快……

 

黄景瑜经常忍不住爆笑,然后被恼羞成怒的尹昉打。

 

小习惯变了,黄景瑜见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尹昉。

没有陌生感,也毫不违和,只让人感觉——特别可爱。

 

黄景瑜以前觉得,男人怎么能用「可爱」形容,太好笑了。

遇到尹昉后,他才发现,有的人,除了「可爱」之外,没有别的形容词能完美概括。

 

 

 

[07]

 

AO3链接

图片链接

 

[08]

 

黄景瑜在北京待了两周。当然也不全在家里腻歪,他跟尹昉都间或有活动要跑一跑。

已经公开的他俩没必要再藏着掖着,有空的时候会开车送对方去活动现场。有一次,黄景瑜这个恋爱脑看见有记者,还故意在尹昉打开车门下车时,拉过他,亲了他脸颊一下。

 

尹昉接下来没什么大的行程了——他原计划这个月签约进组的,但前几天尹昉又说取消了。黄景瑜以为是剧组那边变卦,还挺惋惜的,「你很喜欢那个剧本吧。」

 

尹昉一笑:

「没事。你不用感到难过什么的,我知道自己更想要的是什么。歇一歇也挺好的,我早就想歇一段时间好好规划一下了。」

 

尹昉既然都这么说了,黄景瑜也不疑有他。只当他是停一停,考虑未来的戏路。尹昉是个有想法的人,黄景瑜从不干涉他的事业,要走要停,要拍戏要跳舞,都任由他自己决定。

 

黄景瑜接下来要飞去法国拍个广告。

 

离京那个早晨,起床困难户尹昉挣扎地爬起来,要给他做餐早餐。

 

可当黄景瑜收拾好,踏出房间时,却听见一阵干呕的声音,吓得他赶紧跑过去。

尹昉紧皱着眉从厨房退了出来,反胃的冲动还萦绕喉间。

 

有了小孩之后,他反应一直很小,好吃好睡,是比较幸运的那一批人。

但昨晚他们有袋厨余垃圾忘了丢,那味道熏得他直恶心。

 

黄景瑜丢完垃圾回来时,尹昉刚下了面,脸色已经好很多了。

可黄景瑜仍然有点担心。

 

「你没事吧?」

 

「没事,正常。」只是这种程度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

黄景瑜懵了。

「哪里正常了,要不要去看看医生啊?」

 

「没事,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。就是那袋东西——」尹昉皱皱脸,「太臭了。」

 

不过,一点反应把小年轻吓成这样,尹昉还是心头一暖。他伸手,抚平黄景瑜蹙起的眉头,按着他的后脑,吻了他。

 

尹昉亲完,自己又不太好意思,玩笑般地踢他一脚,推他:

「出去等着,面要糊了。」

 

 

 

机场高速一路畅行。

黄景瑜抵达机场时,时间还余裕,他被一众粉丝簇拥着往前走,间或跟粉丝搭几句话。

 

粉丝见他心情好,也大胆了起来。

 

「景瑜景瑜,尹老师是不是有小孩了啊?」有女粉高喊问道。

 

顿时,人群骚动。

有不少女孩子盯着他咯咯直笑,兴奋得一张脸通红,黄景瑜一如既往搞不懂她们在兴奋什么。

 

黄景瑜自己也笑了。

「哪儿来的谣言啊?」传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自从他跟尹昉公开后,这些人隔三差五就操心他们生小孩的事情。

 

粉丝问这种问题也不是第一次了。黄景瑜懒得理会。

 

他自己都不知道尹昉有小孩了。

 

难道他的粉丝还能比他早不成?

 

 

 

 

[09]

 

黄景瑜觉得,尹昉在生小孩的事上未免太焦虑了。

 

他们很久之前讨论过,不强行安排在哪个时段,顺其自然,有了就生下来。

但他直到最近才觉察到,尹昉对一个孩子的渴望,比他想象的强烈太多。

 

回家那段时间,他就发现,尹昉在读妊娠和儿童相关的书籍。

当时他拿手指在那摞书上点了点——最上边的是一本儿童心理——还开玩笑说:

「这就做准备了?」

尹昉从书里抬起头,看了他一眼,「有备无患。」

 

好吧。他的尹老师心思缜密,他知道。

但他不希望尹昉太在意,给他自己太大压力。

 

现在尹昉明显有点过头了,甚至让黄景瑜感觉,他把这件事当成生活重心之一了:

 

隔了大老远,微信跟他讨论喜欢男孩还是女孩,讨论孩子取什么名字,甚至讨论家里腾出哪个房间做婴儿房,要怎么装修,怎么规划将来的支出……黄景瑜觉得现在考虑这些还太早了,因此,回答尹昉时,不免有些敷衍。尹昉像是察觉到了他不感兴趣,慢慢地也就不谈这些了。

 

他们虽说顺其自然,但一直还没有孩子。

黄景瑜怀疑,尹昉是不是因此感到焦虑了。

 

之前回家那一趟,尹昉吃那么多,一有空就缠着他做爱……现在回想起来,似乎也印证了黄景瑜的猜测。

 

但黄景瑜不希望在这件事上,尹昉有任何压力。

 

所以,当他从法国飞回北京,在首都机场看见尹昉发的消息时,黄景瑜觉得他必须跟尹昉谈谈了——

 

「我要去医院一趟了。」

「就是孩子的那个检查。」

「你一起来吧。」

 

他们至今还没孩子也很正常啊。碍于演员、明星的身份,虽然不能说是聚少离多,但分离的时间还是要比一般的伴侣长。

他们婚检的时候一切是正常的。现在没有必要特地去医院检查生育能力吧?

 

尹昉干嘛给他自己这么大压力?

黄景瑜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。理智、从容如尹昉,怎么会在这件事上这么心急?

 

难道是自己让他没安全感吗?或者是他曾经不小心给了尹昉什么暗示,让尹昉觉得他很想要一个小孩?——这是他最不乐见的。

 

黄景瑜想,他得趁这个机会跟尹昉说清楚了,表明他这边的态度。

 

于是,从机场出来,一上车,黄景瑜便在聊天框键入了回复:

 

「尹昉这个事我必须跟你谈谈。」

「我可以跟你到医院检查,没问题,但真的有必要吗?」

 

「你知道,生小孩这种事情也勉强不来。我们不要太心急。」

「我们不要孩子也可以的吧,我有你就行了。」

 

 

「你不要给自己这么大压力。」

最后这句话发出去时,微信弹出提示:「消息已发出,但被对方拒收了」——

 

他被尹昉拉黑了。

 

黄景瑜懵了,发了个问号过去,还是被拒收。

他难以置信,以为是微信出了问题,索性打电话给尹昉,结果那一边一直提示「对方正在通话中」……

 

他不死心地打。打不通。

当助理提醒他,是不是通话也被拉黑时,他瞪了助理一眼。

 

黄景瑜有点挣扎地拿助理的手机打过去,结果还是「正在通话」。他松了一口气,觉得尹昉就是在跟别人通话,正要嘲笑助理,助理想了想,借了司机的电话给尹昉拨了过去。

 

「您好,请问是哪一位?」

 

当尹昉的声音传出来时,黄景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他瞪大眼睛,不由地大声脱口而出:

「尹昉,为什么——!」

 

「啪!」他一句话没说话,对方已经利落地挂断了。

 

之后再打就没人接了。

黄景瑜彻底傻眼了。

 

到底怎么了?

 

车在小区停车场停稳后,黄景瑜像飓风一样冲回家,结果,打开家门后,他更是方寸大乱。

 

家里黑灯瞎火,一个人也没有——尹昉说过,他今天下午没活动,会一直在家的。

 

黄景瑜急匆匆跑去卧室,发现尹昉出门用的一个背包不见了,衣柜里的换洗衣服也被拿走了……

 

就在黄景瑜慌神的时候,助理拖着行李进来了。

 

「尹昉真走了?」助理皱紧眉,「你跟他说什么了?」

 

「我什么都没说!」黄景瑜吼道。

他说的那些话有什么问题吗?他只是想让尹昉心态平和一点。

 

助理也不怕黄景瑜发脾气,他显得忧心忡忡:

「哎,先想想怎么找到他吧。你说他怎么想的?他一个人,还怀着小孩,就算是吵架……」

 

「什么怀着小孩?」黄景瑜捕捉到关键字眼。

 

「就是怀着小孩啊。」助理感觉莫名其妙。

 

「什么小孩?」

 

「就是小孩。你的小孩啊!」

 

「什么?什么我的小孩?」黄景瑜目瞪口呆。

 

「就是他怀着你的小孩啊!」助理震惊万分:

「你不知道吗?」

 

「我不知道啊!」

 

「你不知道吗?」

 

「我不知道啊!」

 

他们对峙着,面容惊恐,双双快尖叫了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

设定男性Carrier显怀晚且不明显

沙雕文,别考究太多,我真的恶趣味

评论(36)
热度(545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