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啼笑皆非(上)

泡芙芥末:

#Carrier/生子

Summary:尹昉有了小孩,全世界都知道了,唯独他家黄景瑜不知道。

 

 

 

[01]

 

最先让黄景瑜感到莫名其妙的,是他的助理。

 

尹昉最近在给人排舞。但舞蹈室那氛围,音乐响起来,尹昉也情不自禁要跳上一两段。

别人给他录下来,他就发给了黄景瑜。

 

助理听见声响时,黄景瑜正倚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看得津津有味。

他好奇地凑过去,定睛一看,屏幕上两臂伏地的人不是尹昉还能是谁?

 

助理心下一惊,忍不住开口问:

「这什么时候的?」

 

「什么什么时候的?」黄景瑜还沉浸在视频里,没抬头。

 

「这舞什么时候跳的啊?」

 

「上午的啊。他排舞呢。」

 

「啊?你……」助理瞠目。

 

他几乎脱口而出:你还让他去跳舞啊?

但这话干涉意味太浓,不合适,于是他换了一个委婉的措辞:

 

「他这么跳舞……没事吧?」看尹昉在地上打滚,他都紧张。

不知道黄景瑜这次怎么心这么大,竟然还看得有滋有味,乐在其中。

 

要知道,这可是黄景瑜,平时尹昉磕了碰了都咋咋呼呼,眉头皱老高的黄景瑜。

他什么时候变得心态这么好了?

 

黄景瑜奇了怪了。

他怎么突然操心起尹昉跳舞来了?

 

「这能有什么事?他都跳这么多年了。」黄景瑜好笑地反问。

 

也是,助理想,是自己多虑了。

 

既然黄景瑜都觉得没关系,但就应该是安全的。尹昉又不是乱来的人,他的身体他比谁都清楚,这段舞里面也没有下腰、劈叉那些危险动作……

 

他还是不操心了。

 

 

 

 

[02]

 

「叮咚——」

「叮咚——」

「叮咚——」

微信又收到几条新消息。

 

来自蒋璐霞。

她这段时间在南美拍戏,因为时差,消息发得比较晚,但口吻格外真挚:

 

三句隆重的「恭喜」,每一句外加三个感叹号,让黄景瑜受宠若惊。

 

退出聊天框,划拉屏幕,看着一众好友热情洋溢的「恭喜」,黄景瑜都不好意思了。

他甚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

他不过是拿了个配角提名,至于这么大阵仗吗?

说实话,他自己都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

可是,就连许久不联系的“蛟龙”小队成员都纷纷发来消息。

 

杜江在祝贺之余,甚至感慨地说起了在摩洛哥拍《红海》的事情。这是黄景瑜事业的一个转折点,说说他从那时至今的成长,虽然小题大做了点,倒也很正常,黄景瑜很感动。

只是怎么又拐到尹昉身上去了?

 

「当初你跟尹昉形影不离,大家还以为你们只是兄弟。」

 

嗯?

 

谁跟尹昉是兄弟了?

他们见面没一个星期就搞在一起了。

 

这些天,工作室的人也都不太正常,一碰见他就满面春风,笑嘻嘻地挤眉弄眼。

尤其是有几个女孩子,跟打了鸡血似的。虽然死命忍着,但身上那股亢奋劲儿一眼就能看穿。上一次她们这样,还是得知他跟尹昉在一起时。

 

还有,一些相熟的前辈也对他多有抬爱,拍着他的臂膀,神色欣慰,就像目送孩子迈上新台阶的老妈妈一样,搞得黄景瑜几乎以为自己拿错了消息——

 

他是不是得了个影帝没人告诉他啊?

 

这架势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生孩子呢。

 

蒋璐霞又发来几条消息。

 

黄景瑜点开聊天框:

 

「你跟尹昉一定很开心吧?」

「我也很为你们开心,太好了!」

「你可得对尹昉好好的啊。」

 

好吧。毕竟是霞姐,以前在《红海》剧组就宠着尹昉,他跟尹昉在一起后,没少关心他俩,现在为他事业的小小进步开心一下,也挺正常的。

不过最后一句是什么情况?她还怕他拿个小配角就飘,做对不起尹昉的事情不成?

黄景瑜哭笑不得。

 

他想了想,索性放宽了心,接受好友们的祝贺。再小的成绩也是成绩嘛。

 

于是,他诚挚地回复道:

 

「谢谢,我会好好努力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[03]

 

尹昉告诉黄景瑜,他要去医院检查时,黄景瑜以为是体检。尹昉有按时体检的习惯,上个月还刚跟黄景瑜提过,说约了四月份去一趟。

 

体检这种事,他们两个大老爷儿们独立惯了。

有时间的话,他当然就陪着尹昉过去;要是他体检刚好撞上尹昉有空,他也软磨硬泡要尹昉陪。

 

可是,没时间的话,这也没什么好勉强的,他们就心照不宣地自己去。

 

而黄景瑜这会儿恰好时间尴尬。

 

他在外地拍戏。明天有一天假,但是回北京的话,行程实在太逼仄。连夜飞过去,明晚要折返拍摄地,后天一大早有戏……

他没必要这么奔波。他们前不久才见过一面。

 

他默认尹昉也是这么考虑的。

 

所以尹昉说起检查时,他也没多想,以为尹昉只是这么跟他提一嘴。

北京四月还很冷。他只是嘱咐尹昉,多穿点,别着凉,检查没事就说一声。

 

尹昉倒也不是不理解。

 

他内心有点矛盾。他知道黄景瑜只有一天假。

黄景瑜过去一周接连几场夜戏,尹昉不想黄景瑜太辛苦,往返辗转。但是另一方面,他又希望黄景瑜跟他一块儿去。毕竟第一次,意义不太一样。

 

他察觉到孩子的存在时,孩子月份已经不小了。

他早该去一趟医院了。拖了一周多,一直拖到现在黄景瑜有假。

 

尹昉之前觉得,按黄景瑜的脾气,就算打断他的腿,他也会飞北京来的。

他起初一直担心,怕有了Baby后,黄景瑜太恋家,拍不好戏。所以他尽量不跟黄景瑜提起Baby。

 

但黄景瑜这适应得也太好了,不仅从不过问Baby和他的事,甚至在他暗示之后,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不回北京。

说实话,尹昉有点失望……

 

不过,他毕竟是性格独立的人,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——黄景瑜的确有难处。来回飞太折腾了,而且都不知道能不能赶上,还是算了吧,以后还有机会。而且,可能他把这种「第一次」的仪式感看得太强了,其实就是个小检查而已……

 

尹昉这样规劝自己。

可是,第二天,当他第一次听见孩子嗡鸣的心跳,顺着医生的手指在黑白影像上辨认孩子的轮廓时,他在满心激动之余,仍然为不能跟黄景瑜分享这独一无二的瞬间而感到怅惋……

 

孩子很健康,他也没什么问题。

尹昉原来要拍检查报告给黄景瑜的。但一下午的折腾让他回到家就犯了瞌睡,于是,他只是简单地给黄景瑜发了条消息:

 

「一切都很好,安心拍戏。」

 

 

 

[04]

 

黄景瑜杀青后有个长假。

回趟家,发现尹昉有点儿不一样了。

 

最明显的是,他的食量大了很多。

 

在家第一餐,黄景瑜看着满满一桌的菜,以为尹昉是为了给他接风,才整这么多。

当时他心里还惋惜,这么多他俩肯定吃不完,要浪费了。

 

结果,他几乎是有点瞠目结舌地看着尹昉一筷子一筷子地扒完两碗饭,还将菜也夹得干干净净,只剩香料和酱汁……

尹昉没有半点勉强自己的意思,反而慢条斯理地,吃得特别香。看他那样子,连放下筷子的黄景瑜都忍不住多夹了两块炒肉。

 

之后每一餐的菜量都差不多。

 

黄景瑜尴尬地发现,接风什么的绝对只是错觉。

 

更夸张的是,尹昉特别容易饿。

就算正餐吃再饱,一转眼,他又起身找坚果零食填肚子了。

 

夜宵是必备的。

黄景瑜回家第一晚,睡到半夜,迷迷糊糊感觉尹昉扒开他的手臂,起了床。

十几分钟过去了,他还没回来。黄景瑜懒洋洋叫了两声也不应。

 

黄景瑜揉了把头发,趿拉拖鞋,打着哈欠走出卧室。只见厨房的灯亮着。

他叫着尹昉走进去时,尹昉端着碗,面条正吸溜到一半。锅里还冒着腾腾热气。

 

他抬眼看黄景瑜,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

「吵醒你了?」他腼腆一笑,「我就是饿了,肚子一直在叫。」

 

黄景瑜起初还担心,尹昉突然食量大增,是不是肠胃出了什么问题。

有个午后,两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电影。尹昉剥了一个橘子,分开一半给他。自己没吃过瘾,又再剥了一个。

黄景瑜瞅着空子,忍不住问:「你肠胃还好吧?」

 

尹昉以为黄景瑜担心他吃太多,消化不了。

于是,他一笑,很肯定地回答:「没什么问题,放心。」

末了,他还挺开心,塞了瓣橘子到他嘴里,说,「我这很正常的,你别大惊小怪。」

 

好吧,黄景瑜想,健康就好。

 

目睹了尹昉的食量,黄景瑜才知道,尹昉脸上身上多的那点肉真不是他的错觉。

他倒不是不愿意尹昉多吃,相反,他特别喜欢看尹昉津津有味吃饭的样子,很香,看得人食指大动。

他也不在乎尹昉长多少肉,反正不管怎么样,尹昉就是尹昉,他自己开心就好。

 

但黄景瑜还是忍不住好奇,尹昉公司现在都不管他的饮食了吗?

还是说,他们什么时候接了一个角色需要尹昉增重?

 

严格来说,黄景瑜这人没什么大毛病,就是有时候嘴欠了点儿。尹昉跟他之间又不用拘束,他觉得尹昉不会在意的时候,便经常口无遮拦。

几天后,在他跟尹昉做完成人的事后,尹昉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。他起身帮尹昉一块煮宵夜,甚至自己还吃了一碗。在厅子里等食物消化的当儿,他捏了一把尹昉腰上的软肉,半开玩笑地说:

 

「你最近是不是胖了点?」

 

 


——

Carrier:世界观下,有一部分男性可以生孩子


评论(12)
热度(478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