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Hide and Seek(完结篇)

#黄景瑜×尹昉

#之后再整理txt

 

 

 

经过双方团队的迅速商量,决定由尹昉出面澄清。他是被塑造成「受害者」的一方。再加上,这几年他始终是半个娱乐圈的人,身为艺术家的耿直性情更能取信粉丝。

 

在第一波的舆论狂潮,以及机场事件过后,已经有黄景瑜的粉丝在试图辩白了。他们扒出现场的录像和照片,一通分析,强调黄景瑜前前后后一心在护着尹昉和孩子,而不是某些媒体信口胡诌的什么大男人主义、撒手不管。特别是上车那一幕。黄景瑜一手撑伞一手给尹昉开车门,伞肉眼可见地倾斜着,黄景瑜自己上车时已经半身湿透。

 

可在群情激奋面前,这些辩白的声音终究是太弱,非但没劝服网友,反而被指责为「蓄意洗白」而备受攻击,说是「再渣的行径都能解释出花来」、「这年头作秀打个伞都有人信」、「祝你也遇到像他一样的男人」……

 

尹昉决定从机场的事入手。

既然你们喜欢反转,就反转给你们看。

 

他戴着眼镜,条分缕析地撰写了一条长文章。

 

先是以当事人的角度,冷静地叙述机场事件的始末,从丹东起飞,到降落北京,交代了不少细节。比如一开始黄景瑜跟他是不同航班。但知道风波在即,怕他跟孩子出意外,所以改签,跟他坐了同一趟。机场被堵得水泄不通,出于人身安全考虑,黄景瑜不敢抱着孩子走前面。因此才变成他抱孩子。

 

写到这里,尹昉顺势拐到了他最为之不平的一点。他以一种极其疑惑的口吻说到,他搞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人揪着抱孩子这种事不放。他也是个四肢健全的男性,为什么一定要时刻由黄景瑜抱小孩,才能体现一种责任心?

他贴出三张自己抱女儿的日常照——不忘给女儿打上码——每一张都是轻轻松松,并且面带笑容的。

 

由此,他指责曝出的那几张照片居心不良,「我不需要人造的辛酸,更不需要由此激发的同情。此外——」尹昉笔锋一转。

 

对于有心人,他很遗憾地知会他们,即使黄景瑜不需要靠这种小事彰显责任心,平日大多数时间,仍是他主动在抱女儿。

尹昉一连附上五张黄景瑜跟尹安的照片——他别的没有,这种相处瞬间抓拍了特别多——有托在臂弯里的、有坐在肩膀上的、有托着她的背横抱的……每一张都洋溢着温情。

 

尹昉进一步就所谓「单亲爸爸」的事表达了他的愤怒,称这一切纯粹是泼脏水,因为黄景瑜几年来也被蒙在鼓里。

这是他自己的心结所致,是他自己做的决定,与黄景瑜无关。

 

至于爆料中所谓的绯闻,原本就是真假不辨的炒作,「另投怀抱」、「不负责任」更无从说起。

 

最后,尹昉贴出了一张流水。那是重新在一起生活之后,黄景瑜主动承担的家庭支出。

附上黄景瑜在机场撑伞的饭拍图,首尾呼应,尹昉强调,黄景瑜是个极具责任心的人,不管是对事业,还是对家庭。

 

声明一出,一大票黄景瑜死忠开始反扑,大声疾呼,迅速制造了一波声浪:黄景瑜怎么可能不负责任?别有用心的人乖乖被打脸吧!照片里的黄景瑜一看就很宠爱孩子,一定是个好爸爸!……

尹昉的粉丝也群起响应:相信尹昉的选择,尊重尹昉。尹昉不是任人摆布的傻子。他们有个幸福的家庭,不要妄加猜测……

 

短时间内信息量太大。在黄景瑜和尹昉的名誉面前,他们两个人在一起,甚至有了女儿的消息,反而居于其次了。

 

当事人发出的声明够实锤了。尹昉行文又非常冷静,逻辑上无懈可击。

但是,当晚,就在两边团队以为可以安枕无忧之时,之前的爆料人又甩出了一组图文。

 

是几年前尹昉的照片,瘦削得可怕。不是他所扮演的任何角色,就是他本人,精神状态很差,脸色蜡黄,眼袋耷拉,枯槁得仿似恶疾缠身。

尹昉不知道这组照片哪儿来的。但这的确是跟黄景瑜分手后不久的他。

 

每个人的妊娠反应不一样。

很不幸地,尹昉刚好属于反应特别大的那一类人。那一阵子,他几乎什么都吃不下。天天呕吐,每次都像要把胃也吐出来,吐到什么都吐不下了,便干呕。浑身乏力,却睡也睡不好。再加上他刚跟黄景瑜分手,心理状态非常差,又要在身体能承受的范围之内,加班加点处理工作,给自己腾出后面的假期来。

因此,他消瘦得特别厉害,有朋友甚至认不出他来了。

 

这组照片很扎眼。

有几张萎靡地站着,有一张趴着,前额贴着桌沿,看上去疲惫不堪。

 

爆料人开口就问尹昉,是不是忘记了曾经的不易?

那人有备而来,按照时间线,扒出这张照片摄于尹昉妊娠早期,而在尹昉身心俱疲的时候,黄景瑜却在上海某个朋友的生日宴会里狂欢、发酒疯。

 

他的文章疯狂暗指尹昉为了孩子委曲求全,不惜掩盖曾经的委屈来替黄景瑜辩护,也竭力暗示尹昉所说的「黄景瑜被蒙在鼓里」是一句「善意的谎言」。黄景瑜「勇于担当」的形象,也不过是风波之后,团队授意下,尹昉的一次塑造罢了。

 

结尾处,他甚至拿出一种真情实感的口吻,娓娓道来:「但是,我们能理解你。作为一个父亲,你需要捍卫你年幼的女儿得来不易的家庭。我们尊敬你作为青年艺术家的成绩与品格,但是,也请你好好想一想。有些事情是不值得被原谅的。」

 

舆论又炸了。

那组照片太过吸引眼球了,许多网友在震惊过后,无条件地相信了尹昉是在黄景瑜团队的要求下替他开脱。对黄景瑜的谩骂顿时卷土重来。

随后,事态一再发酵,甚至开始上升到了婚姻中弱势一方的权利问题。有人对尹昉同情有加,有人指责他这种打落牙齿往下吞的行为是在纵容不义。死忠粉声色俱厉地反驳,抱着尹昉的第一份声明搅和进了里头。

 

尹昉又一次愤怒了。

 

没想到对方会有后手,还是这么下三滥的步数。

 

半夜两点,在尹昉的强烈要求下,两边团队又开始死磕。

就在这时,电脑前的尹昉发现黄景瑜不太对劲。

 

他在反复翻看那组照片,神色伤感。

察觉到尹昉在看他,他有气无力地朝尹昉扬了扬手机,就要开口。

 

尹昉一口打断了他:

「景瑜,那不是你的错,你不必愧疚也不必道歉。这事我们之后再说,你打起精神来。」

 

黄景瑜一愣,对上尹昉的眼神,他也慢慢收起了犹疑的样子,点了点头。

 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 

尹昉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头的火气,按照之前跟公关商量好的,开始行文。好脾气如他,心里也爆过好几轮粗口了。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,不能意气用事。

 

「的确,有一段时间我身体状况欠佳。」他写道,「但就像我之前说的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景瑜完全不知情。对景瑜的所有诋毁,都是基于对这一事实的不信任。如果我的一己之言不足为信,那以下我将给出证据。」

 

「首先,我不可能为了孩子委曲求全。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都过去了,想必大家清楚,一段感情的破裂不可能由下一代挽回,不然离婚率也不会居高不下。如果我委曲求全,我就不可能向景瑜提出分手。是的,当初是我单方面主动提的分手。」

 

尹昉贴出了一张截屏:他说分手,黄景瑜问了很多,他一句没回——后来他们是当面分的手——这当然不是他或黄景瑜的存图,而是小韩那边翻出来的,黄景瑜曾截屏跟小韩说过。

 

小韩那边还发了一组照片和视频。

就是爆料人所谓的「黄景瑜在上海某个朋友的生日宴会里狂欢发酒疯」。

事情远不止如此。

分手后,黄景瑜消沉了很久。他精神状态也不好,难受的时候有意放纵自己,刚好有朋友办生日宴会。他玩得很疯,一整晚在笑,给自己灌酒,毫无意外地把自己灌醉了,然后开始发酒疯。大家只看到他跟朋友唱歌鬼嚎,却没看到他一个人时难受掉眼泪的样子,也没看见他醉醺醺叫尹昉……这些都被人拍了,甚至被录了像。团队为了避免麻烦,在有人主动找上门时,花重金把料给买了下来,想不到竟然有能用上的一天。

 

尹昉看了心里刺痛。他并不想揭黄景瑜伤疤,但黄景瑜坚持。

于是尹昉把自己当下最真实的想法也写了出来,说他也是今天第一次知道这件事,既难受又后悔,但同时他也心怀感激,因为在得知有这么一段过去后,他更加清楚当下该做些什么。

 

他索性将自己的阴影也披露了出来,一五一十地叙说他跟黄景瑜分手的始末。

 

不仅如此,他说,当时他还担心把黄景瑜推到风口浪尖,就像现在这样。

几年前黄景瑜事业如日中天,却还没站稳脚跟;现在也被舆论裹挟,饱受非议。

尹昉说,他觉得他充满了责任,不仅因为这件事由他而起,而且他希望他的男人、他女儿的父亲坦荡地活在他人眼中。

 

随后,他对爆料人展开攻势,言辞辛辣。

「扮演着为我好的知性角色,但却试图蒙住我的嘴。请问,这是何种尊敬?前后没有逻辑,只有暗示和煽动。这不是理解和对话。我也不需要同情。因为我从不认为我是弱势一方,我在经济及情感上都具备独立能力。请就事论事,不要借题发挥。」

 

「再者,景瑜从来不需要谁的原谅,他没做错事。也请居高临下的诸位审视一下自身立场。」

 

「也许有人对我有误解,但我不会干违背本心的事。」

 

他说,他们一家好好的,不劳别人关心,更不需要同情。因为他们没有值得同情的地方。他有了让他降落的人,跟那个人又有了一个小家。

过去他们有遗憾,现在也已经不复存在。

人生的波折他接受,正如他接受自己的缺憾。

 

「我爱黄景瑜,这是我所有举动的所有理由。」尹昉最后郑重地写道。

 

仿佛嫌文字不够有说服力,小韩让黄景瑜回去搜罗了一堆票根——都是分手期间,黄景瑜偷偷去看的尹昉表演或电影。之前绑架尹安的那女人,就是跟踪黄景瑜到剧院,才怀疑他们复合的。

 

尹昉拍下来,配上文字说明。

末了,还遗憾地表示:你来了这么多次,我却一无所知。

 

风波期间,尹昉的朋友也给他发了张照片,说是希望对他有用。

 

照片是上次酒店吃饭时抓拍的:一家三口,尹昉低下头亲吻黄景瑜臂弯中的女儿。

尹昉挺喜欢,便把这张也附了上去。

 

他还补了在丹东时的照片。两个人坐在摩托上,一前一后,戴着头盔,在黄景瑜最喜欢的晴天的海边公路兜风。

 

还有很多很多……

尹昉不搞秀恩爱那一套,不过,他知道黄景瑜有小小的虚荣心,恨不得全世界知道他在跟谁谈恋爱。得!尹昉下了决心。那就一次秀个够!满足黄景瑜,也秀到别人无话可说!

 

他想了想,干脆跑到卧室,从那个女儿曾经钻进去捉迷藏的衣柜里,扒拉出了那箱票根和照片。

 

他翻看着这些东西,百感交集。

箱子里的这些,是几年里他内心的所有——所有密而不发的、旷日持久的。他从不向自己暴露这些脆弱,所以这个衣柜几乎没有被打开过,被一片幽暗笼罩。但这一次,他准备向所有人袒露。

 

这不再是示弱,而将同现在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一起,成为起点。

 

数量惊人的照片,从相识到热恋,再到同居……连黄景瑜都被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他曾经以为,尹昉爱黄景瑜,不像黄景瑜爱尹昉那么不可自拔。但他逐渐发觉,尹昉只是更能藏掖,更能忍耐而已。

 

就像这箱照片,等着人拉开衣柜,去探寻。

 

尹昉这么一手,事件被推上最高潮。社交媒体整个陷入狂欢,因为他们苦尽甘来的感情。

 

无数人倒戈尖叫:我又相信爱情了,好多年没有这么真情实感地流泪了,真心的人值得最好!也有一堆人表示羡慕嫉妒恨,到处发鸡汤,说世上最难达成,却也最值得期待的事情,便是你爱的人也数年如一日地爱你。所以不要犹豫了,要表白的赶紧表白,要复合的赶紧复合。

 

其中,嚎得最大声,最痛哭流涕的,莫过于两边的死忠粉了。

 

最开始,粉丝内部都掐得要死要活。
等尹昉发出第一次声明了,才逐渐形成战斗力。等尹昉发出第二份时,全部人在涕泗三千丈中表示:草他妈的,他们现在再不发声还留着过年吗?

 

于是,尹昉死忠泪如雨下。

 

尹昉啊尹昉,你让我们拿你怎么办好?能够理解你做的事,却还是好遗憾,好心酸。

 

事情到现在,也没有什么“如果”可说的了,但是事情到现在,我怎么也这么满意呢。总算在一起了。在一起就好——哭得不能自已,满脑子就这样一个想法。

 

一生有这么一个爱到铭心刻骨的,足够了!

 

「家」不再是奢侈的东西了,有个人愿意跟你互相扶持着走下去了。真好!

 

「我爱黄景瑜」,想将情话说得高级的、内敛的你,最终还是用了这么热烈的句子。也许有些语句,就像有些人,是永远无可替代的。你肯定肯定很爱他。他也一定值得你爱。

 

他们的感情符合我对爱情的所有幻想。尹老师你们一定要幸福!

 

黄景瑜粉丝也抓心嚎啕:

我们景瑜怎么那么专一,怎么那么痴情!又感动又心痛。

 

发酒疯的内幕竟然是这样子的。听一听,都听一听啊。他在视频里醉醺醺叫尹昉,恳求不要这样对他时的口吻……我眼泪一瞬间就流下来了,止都止不住。

 

想想看,那一段日子真的很难过,而且分手了,竟然偷偷去看演出……坐在台下,灯光熄灭,看心爱的人在聚光灯下,是什么样的心情啊……

 

好在在一起了,不然简直是一生负憾,老来回想岂不是要哭死了。

 

我们景瑜实在是个好爸爸啊。我的妈啊,女儿在景瑜怀里也太小太软了。求给放个正面啊。

 

照片上每个景瑜都笑得太开心、太温柔了,我的心都融化了。呜呜呜我爱的男人,跟他爱的人在一起了,我又难过,又他妈的爱得爆炸、爱得难以自拔。我爱死这个男人了!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啊!

 

……

 

情绪散播得太快,声势浩大。以至于爆料的人后来再有负隅挣扎的反驳,也在愤怒的叱骂和嘲讽中间被淹没了——他们策划整件事时,刻意留了后手,想要的结果也很简单:能让黄景瑜糊穿地心最好。就算路人和粉丝最后选不定站哪边,只要能令他们动摇,在心中埋下阴翳,都是他们这一方赢了。

 

但他们没想到尹昉和黄景瑜能做到这种地步。在利益中扑腾的他们,到底是低估了人的深情和疯狂。

 

黄景瑜工作室顺势贴出追究谣言的律师函。

 

之后,在团队的授意下,黄景瑜父母出面发出声明,顺应舆论的情绪,平实地讲述他们对于尹昉的态度——回老家时,跟他们的相处怎么样;一家人的互动如何自然……

 

他们对尹昉独自抚养孩子有歉意也有感激。

 

黄妈妈回忆:很早就听黄景瑜说过尹昉。后来他失恋了,一蹶不振,他们很担心,但也无计可施。之后,黄景瑜在情感上一直没有消息。他们心焦,想替他安排,也被他拒绝了。看他难受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

谁知道,后来有一天,他突然说他有了一个女儿,当时震惊的心情也是难以言表。

 

他们最后表示,他们尊重黄景瑜的选择,尊重并祝福他们的感情。

 

随后,尹昉和黄景瑜的朋友,被第二份声明感动到的,也纷纷转发微博,三言两语感慨:或是回忆几年前黄景瑜的失意,或是回忆尹昉一个人生下小孩时的勇敢,抑或回忆他们重归于好后,那丝毫没有改易的感觉……

 

这些掀起一波波小浪潮。局面扭转了过来。

意料之外的是,这一次变相公开非但没让黄景瑜和尹昉失去多少粉丝,反而收获了一大波路人的好感和祝福。他们身上的标签又多了几个,其中就包括「好爸爸」。接下来一天,已经有当前热播的亲子节目蹭着热度找上了他们,搞得他们哭笑不得。

尹昉再一次见证了真相的力量和互联网的荒诞。

 

两天内,风波渐渐平息下来,留下余韵和各种总结贴。

只有曾经的CP粉还跟过大年似的,暴风流泪。不仅被尹昉的声明,以及父母、朋友口中的狗粮噎到没话说,还一心要把黄景瑜、尹昉结识之初的糖给安利出去。

 

有人痛哭流涕地说,这两人几年了,跟决裂似的。他们早心碎大西洋了,差点站不住了。本来已经躺平任嘲,心灰意冷要在冷圈孤独终老了,结果有生之年我的CP连女儿都三岁了呜呜呜!

 

黄景瑜之前转发了尹昉两条声明。

心潮澎湃,言语笨拙,但在那种时刻又绝对不想让别人代写的他,最终只憋出一句:

「我爱你!我这一辈子都爱你!」

 

土到掉渣的情话,没有一丝亮点,但却蕴含了黄景瑜所有还没有机会公然袒露的爱意与承诺。

 

可团队希望黄景瑜最后收个尾,好歹表示一下。

发什么呢?他苦思冥想挺久。

 

尹昉说了太多,也发太多照片了,他都没什么好发的了……

 

正这么想着,他抬头,望见了落地窗前背对着他的尹昉和女儿。

虽然网络上热火朝天,但现实中的北京却已经下了两天雨了。

 

冷雨潺潺。雨点在窗玻璃上画出一道道蜿蜒的水痕。窗外彩灯的光亮投在了玻璃上,被雨水模糊后,混成一片五色斑斓的光雾。

 

尹安看得入了神,伸出食指,顺着雨滴下滑的轨迹滑动。尹昉蹲在她身边,专心看她画。

 

耳边仿佛能听见夜雨的声音。

静谧得令人屏息。

 

黄景瑜心头一热,拍了一张他们的背影,配着窗外的霓虹灯和冷雨。

他发到了微博上。

 

配字简单明了:

 

「宝贝。」

 

不管下一秒炸响的通知,黄景瑜关上手机,静静享受这一时刻……

 

 

 

###

 

 

公开之后,再做什么也不用遮遮掩掩了。

 

起初那几天涕泗横流的粉丝,抹干眼泪过了个把月后,又开始搞事情了。

 

比如,黄景瑜粉丝在求小公主正面照未果后,百无聊赖,就开始鼓动黄景瑜生二胎。当助理眼神暧昧地把微博上 #黄景瑜 二胎# 这个标签给他看时,黄景瑜目瞪口呆。他知道有人会因为尹安,在微博上开玩笑叫他「岳父」——顺带一提,他跟尹昉都一百万个拒绝——但他搞不懂,标签下一群小姑娘说要嫁他儿子是什么操作。他的儿子?拜托,别说八字还没有一撇,就连写不写这个八字都还是个问题。

 

他第一次听这事,还是他妈妈私底下问的,问他跟尹昉有没有计划要第二个。

当时他就懵了。

 

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翻看尹安小婴儿时期的照片,他无可避免也会产生怅惋,但他从没考虑过……第二个?

 

一个软绵绵的轮廓禁不住浮现脑海:

 

从肉眼不可见到长成小孩模样,从降生到第一次啼哭,还有第一次睁眼、第一次翻身、第一次爬、牙牙学语……长得可能像尹昉,也可能像他……不会再有遗憾,因为他这次能够全程参与……

 

黄景瑜爸妈倒没给什么压力,可这些想象浮出水面的时候,黄景瑜的确一颗心脏砰砰直跳,内心有大男孩在上蹿下跳,直呼:想要!

 

可另一方面,他又发愁,不愿意让尹昉受罪——尹昉那些照片真的吓到他了。一想到尹昉可能憔悴成那种样子,黄景瑜就满心抗拒。

而且比起几年前来,尹昉现在又长了几岁,风险也更大了。尽管有医疗手段保证,而且娱乐圈这个岁数生小孩的数不胜数,但是……

 

最重要的是,他不知道尹昉怎么想的。

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愿望,那他敬谢不敏了。

有一个女儿,他没什么好不满的。

 

所以,黄景瑜想,那就顺其自然吧?

尹昉不提,可能也是不想要吧。那他乖乖闭嘴就好。

 

而最后,也确实是尹昉提的。提也提得相当直接。

 

一段走链

 

尹昉抽纸巾擦去腿一根的黏腻时,黄景瑜还在回味尹昉那句话。

他靠坐着,侧过头盯看尹昉。

 

尹昉知道他想问什么。

「套是我丢的。」他大方承认。

 

「啊?」黄景瑜问,「为什么? 」

 

「还能为什么啊?要小孩啊。」尹昉眼都没抬。

 

「……你真想再要一个啊?」黄景瑜犹豫着问。

 

「要啊。你不想要吗?」尹昉笑了,「不是,我说,景瑜,看别人的小孩看得那么出神,就不敢跟我说要一个?」

 

「你不是迁就我吧?!」黄景瑜一下子坐直了。

 

尹昉看他紧张的模样,好气又好笑。

 

「我不迁就人,景瑜。」

「我想要,刚好发现你也想。就是这样。」

他挺起身,印上黄景瑜的嘴唇。

 

「所以,我们可以开始第二轮了吗?」

 

 

 

 

###

 

一个午后。

 

尹昉闲来无事,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了一半的书放在一边。

黄景瑜把尹安叫去说悄悄话了。父女俩不知道又想搞什么幺蛾子。

 

尹昉摇着头,瞥见手机锁屏上冒出的特别提醒。黄景瑜又发微博了?还艾特了他?

 

好奇地点开一看,竟然是一组他的表情包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抓拍的。

 

说好的不喜欢表情包呢??尹昉简直满头问号。

 

底下的评论也让人哭笑不得:

 

爱到深处自然黑?

——所以他是不是也要回敬一下黄景瑜?

 

尹老师连表情包都那么好看!

——你是我的粉丝跑错场了吧?

 

您家那位不打死你,真的很宽宏大量了。

——嗯。尹昉点点头,无比赞同。

 

懒得理黄景瑜的幼稚举动,他丢下手机,直打呵欠。

 

他这几天越来越嗜睡了。他想,那看来八九不离十了。

差不多该跟尹雪调整工作计划了。嗯……他都能想象到尹雪目瞪口呆的样子了。

 

不只是工作,接下来很多都要重新计划了。

 

他还得想想,怎么跟黄景瑜说这事,太平常就没意思了,他还期待看见黄景瑜精彩的表情……

 

尹昉有一茬没一茬地想着,继续在午后的阳光中昏昏欲睡。

 

 

里屋。

 

黄景瑜挪出藏在衣柜里的箱子——现在这箱子里又多了很多照片。曾经停止在衣柜里的时间齿轮又开始转动了——他挑了好几张照片,错落地叠在票根和其他相片上头,而后郑重地将一个棕红色的小盒摆在了正中。

 

打开绒布小盒,里灯投在了一枚大方而独特的男性戒指上。

黄景瑜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这件事了。

 

他跟尹昉同样没谈过结婚的事。

他起先以为尹昉不在乎形式上的东西。黄景瑜自己其实是个很注重形式感的男人。但他还是跟他爸妈说,结不结婚都没什么关系,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逼尹昉。

 

可是,几个月前,他翻到了尹昉一条旧微博。一个合作的女演员结婚。尹昉说:他起初以为婚礼只是走过场,但还是感觉到了真诚和感动。

 

当时,黄景瑜心里冒出了强烈的冲动。

他突然觉得,他这样老神在在,等着尹昉主动也太……蠢了。他还是该做点什么的。

有些事就该由他提起。

 

而现在的时机,再成熟不过了。

 

布置好后,黄景瑜拉上衣柜门,转过身,蹲下来,嘱咐自己的僚机:

 

「囡囡,我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吧?」

「你就说那些话,把尹昉爸爸拉来这边就好了。」

 

小女孩用力地点头。

「那你让我吃两个冰淇淋对吧?」

 

「一个好不好。吃多了肚子痛。」

 

「两个。我两天吃。不会肚子痛的。」

小女孩讨价还价。

 

「行!」黄景瑜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

尹安越过他,看了看合上的衣柜门,好奇地多问了一句:

 

「爸爸,那里面到底放了什么啊?」

 

黄景瑜眨眨眼,说:

 

「你爸爸我这一辈子啊。」

 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

彩蛋一

 

尹昉:那,我也给你个惊喜?

 

 

 

彩蛋二

 

时隔几个月,黄景瑜发了条微博,两张窄口梯形的黑白图片,看不太懂是什么。

他的配文倒是清楚明了:

 

欢迎小家伙…们?![捂脸][笑cry]说好了只再生一个的[捂脸]尹老师说要打我。下手轻一点,给我留点面子[可怜]毕竟我现在是三个孩子的爸了[酷][酷][酷] @尹昉InFun

 

 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完结了。给我留条评论吧,一篇文的交集也是交集。
 

评论(193)
热度(890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