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Hide and Seek [07]

##我再也不说哪章完结的话了,我们得更且更吧,而且这次其实是特殊原因更文……

##本章6000+,主要就是家长里短,一些必须要交代的细节

##可能有常识错误






尹安是在尹雪那儿过的夜。

据说尹昉交代了尹雪,尹雪也发了消息给小崔,让他接到囡囡后,把囡囡送她那儿,先别送回家。但因为网络问题,消息没发送成功。尹雪等急了,给了小崔电话,才得知闹出了那么一个乌龙。

 

好在尹安不哭不闹,兴冲冲去看了电影。

从电影院出来,她频频朝旁边的小型游乐场投注目光,一步三回头。朝小崔抬起的小脸上,压抑着渴望。小崔叹口气,又由着她在游乐场疯了一小时。

 

精力折腾光了,一坐回车上,小姑娘就开始打瞌睡。等小崔把她抱上尹雪家时,她早睡熟,不知今夕何夕了。

 

次日早晨,尹雪因为还有工作,便把尹安送回了家。心想着再怎么久别胜新婚、干柴烈火,到这个点了,也该鸣金收鼓了……吧。

 

但她还是非常好心地教尹安:

「你爸爸好像还在睡。他可能……嗯,挺累的,你等他睡醒了再去找他,好不好?乖乖的。」

 

尹安用力点了点头。

她今早特别开心。尹雪给她梳了好看的辫子,还送了她一身小裙子,说是之前买的忘了拿给她了。尹雪在穿搭上的风格跟尹昉很不一样,小姑娘因为新奇而兴奋不已。

 

尹雪把地板上的衣物收好,扔到客房的大床上。

没有在客房见到景瑜叔叔,尹安还有点失望。

 

尹雪按了按额头:「没事,等你爸爸起床,你就可以见到你景瑜叔叔了。」立刻、马上就能见到。

尹安才又绽开笑颜。

「嗯,我等景瑜叔叔来!」

 

尹雪离开后,尹安对着镜子臭美了一会儿,然后给她的芭比换上了跟自己同样颜色的裙子……

她很乖。可听到卧室有声响后,心心念念尹昉的她,还是立马奔了过去——

 

爸爸醒了!!

 

她咚咚咚跑去主卧。门没有锁,一下就推开了。她看到被窝有一大片凸起,便不假思索踹掉鞋子,扑了上去,三两下跨坐在棉被上头。

 

「爸爸!起床啦!」

 

「唔……」

棉被下响起呻吟。不是她尹昉爸爸。

「囡囡?」尹昉从主卧的浴室里探出头来。

 

尹安愣了。

那她坐着的是谁?

 

「唔……囡囡?」

棉被拉下,露出黄景瑜那张睡眼惺忪的脸来。

 

「景瑜叔叔!」

小女孩又惊又喜。

景瑜叔叔怎么会在她爸爸床上?

 

「嗯……你回来了?」

尽管懒洋洋的,黄景瑜却朝她露齿一笑。一大早心情特别好。

 

「尹雪送你回来的?」

小女孩乖乖点头。

 

「来……宝贝,让我起来。」

黄景瑜伸出手,让压在身上的小姑娘挪开,慢条斯理地坐起身,靠在床头板上。被子滑落,尹安惊讶地发现,黄景瑜上身什么都没穿。胸膛裸着,肩膀和脖子上有好几处红痕。

 

这时,尹昉打理好自己,光着脚从浴室走了出来。

他也只穿了一条短裤,在女儿的目光下,似乎有点心虚,三步作两步捡起地上一件T恤,套到了身上。T恤显大,是黄景瑜的。他昨晚的西装衬衫,扣子被绷了好几个,还不如不穿。

 

小女孩面露疑惑,看了看尹昉,又回过头来跟黄景瑜面对面:

「爸爸,叔叔,你们为什么不穿衣服啊?」

 

童言无忌。

尹昉第一次被女儿问得面热耳赤。

 

黄景瑜倒是坦坦荡荡。

他伸出手,把小女孩抱到自己腿上。

 

「囡囡,」他盯着尹安,说:「从今天开始呢,你不能再叫叔叔了。」

 

「那叫什么呀?」小女孩一脸懵懂。

 

「叫爸爸啊。」黄景瑜开心地露出虎牙。

 

「可我已经有爸爸了。」小女孩不解。

 

「你不想多一个爸爸吗?我会跟你尹昉爸爸一样爱你的。」黄景瑜抵着她的额头,眼中的爱意快溢出来了,「我会陪你一起长大,带你看很多次大海,好不好?」

 

尹安半懂不懂,但黄景瑜说的却很令她心动。她扭头看向尹昉。尹昉温和又郑重地朝她点了点头。

 

于是,小女孩转过头来,绞着小裙子,期待又有些羞怯地开了口,叫黄景瑜:

「爸爸!」

 

黄景瑜嘴巴咧得大大的,眼眶发热。

他兴奋不已,俯下身,在女儿脸颊上亲了一口,然后中气十足地应了一声:

 

「欸!闺女!」

 

 

 

 

###

 

黄景瑜一连几天都兴奋得不行。每次尹安叫他,他都应得迅速又响亮,唯恐尹安动摇似的。

心血来潮时,他还喜欢把尹安抱大腿上,拿好吃的哄她:「叫爸爸,我就把这个给你好不好?」

 

尹昉好气又好笑:「我叫你爸爸得了!快别给了,一盒都给她吃了,会蛀牙的。」

黄景瑜这才罢手。

 

尹安发现,景瑜叔叔变成景瑜爸爸之后,跟尹昉爸爸之间好像不太一样了。

 

他们突然有了频繁的肢体接触。

黄景瑜像个大型挂件,攀着尹昉的肩膀,懒散地赖在他身上时,尹安心里充满了惊奇。

还有,午后,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。尹昉在宁静的氛围中昏昏欲睡。黄景瑜心痒,凑过去亲了尹昉一下。尹昉搡他:

「别闹。孩子看着呢。」

 

可不是吗?尹安坐在地板上,手上搭着的积木都忘了,目不转睛盯着两个大人看。盯了一会儿,她丢下积木站起来,咚咚咚跑尹昉面前,说:

「我也要亲亲。」

 

尹昉哭笑不得,俯下身,在小丫头额上印下一个吻。

黄景瑜顿时兴奋了。「我也!我也!」他也要尹昉亲!

 

这不是两个三岁吗?

尹昉索性把女儿抱起来,塞给黄景瑜,故意曲解他的话:

「来,你也,你也。」

 

黄景瑜吃了瘪。

只有小姑娘歪着小脑袋,一脸不解,等待着黄景瑜的「他也,他也」。

 

晚上,尹昉洗完澡,刚踏出浴室,冷不丁迎面飞来一个枕头。他伸手接下,疑惑地一看,不省心的一大一小正在他床上互相挠痒痒,扔枕头。褥子皱巴巴的,枕头飞了,被子揉成团快掉地上了,两个人也不管,玩得又喊又笑。

「黄景瑜!尹安!」尹昉想狠狠把枕头丢黄景瑜脸上,甩出去时又没舍得,最后黄景瑜乐呵呵地就把枕头接下了。

「你们两个,给我回房间睡觉去!」无法无天了。

 

「我不回客房,我就睡这。」黄景瑜理直气壮。

「我也睡这。」尹安抱紧黄景瑜的手臂,有样学样。

 

尹昉气笑了。他还没发难,黄景瑜先一步察觉哪里不对,于是他扭过头,对尹安说:

「囡囡你回房间去睡,好吗?」

 

「为什么?」

 

「因为我跟你爸爸……嗯,有事。」黄景瑜斟酌字句,一本正经,「然后小孩子不能看……」

 

「黄景瑜你他妈跟孩子说什么呢!」尹昉炸毛了。

 

「你们两个都回去睡!」

 

……

 

当然,最后回去睡的只有尹安。

 

真不公平。

早上醒来,尹安看着空无一人的客房,忿忿地想。

 

她转而去尹昉的主卧,却在主卧门口听见了两人交谈的声音。

她想起前一天晚上,黄景瑜列的一堆理由。其中他说到,他留在尹昉那儿,是大人之间有事情要商量。

他们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吗?尹安苦恼地想。那她就不该打扰他们吧?以前尹昉跟别人谈事情的时候,也不喜欢她冒冒失失地打断。

 

于是,她决定在门口等上一会儿。

门板的隔音效果还不错。他们俩的口吻也很平静。所以,尹安只能间歇地听见几个词。

 

尹昉似乎说到了「家庭」,说到了她听不懂的「疑虑」、「不信任」。

 

「有了尹安之后……」

尹昉突然提到了她,尹安竖起耳朵听,却一头雾水:有了她是什么意思?之后又怎么了?

「……我也说不清是哪个原因……是怕影响你,还是只是我自己……」

尹昉的嗓音忽高忽低。

「景瑜。这个道歉我欠你的,对不起……」

 

怎么突然道歉了?尹安感到很奇怪。

尹昉爸爸做错什么事了吗?景瑜爸爸生气了吗?

 

可门内久久没有回应。

尹安等得心急,怕他们又跟以前一样吵起来。于是,她果断踮起脚,把门锁扭开了。

 

但他们俩并没有吵架。

尹昉背对着门口,把额头抵在黄景瑜肩上,而黄景瑜一手搂在尹昉背后,一手覆着他的后脑勺,偏过头亲吻他的头发。

 

尹安的闯入让两人都吓了一跳。尹昉吃惊回头时,尹安注意到他眼眶有点红。

黄景瑜的脸色也比之前凝重许多。

 

可尹昉眉头一拧,很快就恢复了一个家长的样子。他有些火光了:

「尹安,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进别人房间之前要敲门。」

 

小女孩心虚地低下头,咕哝着解释:

「我怕你和景瑜爸爸吵架嘛……」

 

「你说什么?」声音太小了。

 

「我怕你和景瑜爸爸吵架,你们不要吵架好不好?」小女孩大声说。

 

两个大人都是一愣。

 

而后,尹昉的神情柔软了下来。

他翻下床,赤脚走到门口,把女儿抱进房间,放在他跟黄景瑜中间。黄景瑜宝贝地揽过她,亲了亲她的发旋。

 

「囡囡,」尹昉握着她的小手,说,「爸爸不敢保证,以后不跟你景瑜爸爸吵架。但我们以后……」

 

「以后一定不离开你,好不好?」黄景瑜微哑着嗓子接下去。

 

小姑娘一脸懵懂。

她不明白,怎么突然就从吵架说到离不离开了。

 

他们怎么会离开她呢?

就连景瑜爸爸都说了会陪她一块儿长大的。

 

可两个大人的眼神是如此认真。

尹安只好点了点头,回答说:

 

「好。」

 

 

####

 

黄景瑜真的带她来看大海了!

 

尹安隔着一扇车窗,已然兴奋了起来。

黄昏时分,公路外便是辽阔的海面。半轮夕阳褪去了锐气。橘红色的晚霞涂抹了大半天幕。

偶有几抹乌云,边缘被映得发亮,漂浮无定,衬着艳丽的背景色,将日暮的气氛填充得诡谲浓郁。海水浸了墨般黑重,卷起的波浪上却滋滋闪着红色霞光。

有渔船的剪影,有柔软的沙滩,还有晚归的海鸟。

 

「爸爸!爸爸!!」小丫头乐疯了,拽着尹昉要他看,自己却又马上巴回车窗上,没功夫理他。尹昉很无奈。在她很小的时候,他就带她去过北欧和美洲一些小众的景点。海也看了不少。但她天性里似乎就有跟大海共鸣的地方。无论去多少次,那股兴奋劲儿都半分不减。

 

他们在丹东。中秋节将至,他们推掉了邀约,带尹安回黄景瑜老家,跟他家人见面。

 

黄景瑜苦笑着说,当初跟二老坦白时,可刺激了。

 

黄景瑜是视频说的。一番问候、插科打诨后,他便牵起了话头:

 

「爸,妈,我跟你们说件事。呃……可能会稍微有点……刺激,你们一定冷静一点。」

「什么事?」一听儿子这踟蹰的语气,他爸妈都精神一震。妈妈满脸狐疑,爸爸也眉头微拧:

「你不会犯什么事了吧?」

「没有没有,你当我多大呢,还犯事儿。」

 

「那是怎么的?你快说。」妈妈催促。

 

「那你们真的冷静一点啊。」

黄景瑜这反复强调,反而悬起了二老的心。

 

「啊,知道了。你快说吧。」爸爸也有点急了。

 

事情本来就乱了,拐弯抹角可能更说不清楚。

黄景瑜在心里权衡了一下,决定单刀直入:

 

「我有小孩了。」

 

「啊?」爸妈惊喊出声。

 

「你有什么了?」爸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

「小孩,孩子,一个女儿。」黄景瑜耐心解释,也不强求他爸妈马上消化。

 

「你——你这几年不是没谈恋爱吗?」内里的原因他们多多少少也知道,「怎么就……?」

妈妈傻眼了。

 

「你不会跟别人乱来,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吧?」爸爸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

「爸,你对你儿子多点信心好不好啊。」黄景瑜吐槽。

但他马上被妈妈喝得浑身一震:

「黄景瑜!」

 

妈妈真急了,「你给我说清楚啊。到底怎么回事?孩子几个月了?都已经知道性别了是吗?打算生下来吗?」

 

黄景瑜很尴尬。

「妈……那个,其实不是几个月……我……」

 

吞吞吐吐一阵,他眼一闭,决定一次刺激完算了:

「妈,其实我女儿已经三岁了。」

 

「什么!!」

视频那边传来妈妈的尖叫。

 

……

 

总之,乱七八糟。不堪回首。

 

二老得知消息的当天就想飞到北京来。但绑架风波刚刚平息,黄景瑜跟尹昉又不尴不尬。怕吓到尹昉和孩子,二老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。(*注)

 

但过了一段时间,在黄景瑜表示,父母想视频见见尹安时,尹昉不假思索便答应了。起初他并不露面,自己躲去书房或卧室,把空间留给黄景瑜和尹安。

可随着他跟黄景瑜之间的破冰,他越来越觉得,避让不是个办法,反而显得失礼。

 

刚好,有一次,不知怎么的,尹安跟黄景瑜爸妈聊到尹昉,她大声喊尹昉。

尹昉刚被叫到视频前,挺忐忑的,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。他怕黄景瑜爸妈怪罪他。

但一看到他,黄景瑜妈妈的眼睛都笑弯了,热络地跟他拉家常,夸他比电视上更年轻更帅气,仿佛他们已经相识很久了,而从未有过任何的芥蒂……

 

 

 

###

 

「爸!妈!」

 

黄景瑜进门时,二老正边包饺子,边看黄景瑜主演的热播剧。一见黄景瑜身后略显局促的尹昉,和缩到黄景瑜腿边的孙女,妈妈脸上便笑开了。

 

「尹昉,囡囡,来了啊!」她热情地走过来,招呼道,「听说飞机晚点了,累了吧。」

「快过来坐。」爸爸也站了起来。

 

「叔叔阿姨好!」尹昉提着水果和烟酒,忙不迭探出头来问候。

 

「啊,终于跟你和囡囡见面了!」妈妈乐呵呵的。

尹昉能看出来,他们在克制激动的心情,大概是怕吓着他或囡囡。尹昉不太擅长家长里短,特别不擅长应对这么热络的感情。他手足无措,但他为人又一向真挚,相信真心值得换真心。于是,他轻轻推了推女儿:

「囡囡。」

小女孩刚到陌生环境,有些情怯又十分好奇。尤其是对这两个视频里和蔼可亲的老人。

「快叫爷爷奶奶。你不是说喜欢爷爷奶奶吗?」尹昉鼓励她。

 

黄景瑜父母也面带微笑地注视着她。

虽然还有点紧张,抓着黄景瑜的衣服不放,但她仍是乖巧地唤了两声:

「爷爷,奶奶。」

 

孩子叫爷爷奶奶,尹昉叫叔叔阿姨,这辈分可真乱,黄景瑜想。

但他妈妈分明有些红了眼眶,他爸脸上的镇定也有了松动。

 

「欸!好孩子!」

 

「去抱抱爷爷奶奶,好吗?他们很喜欢你。」尹昉跟女儿沟通。

 

女儿看了眼尹昉,又看了看二老,点了点头。

咚咚咚,她撒开小腿跑到二老跟前,怯怯地说:

「爷爷,奶奶,我能抱抱你们吗?」

 

「可以,可以,当然可以!」黄妈妈蹲下身,将尹安揽入怀中,在激动中又克制着不敢抱疼孩子。黄爸爸也是。

「景瑜爸爸说,你们很爱我。我也爱你们。也想见你们。」小孩嘴巴跟抹了蜜似的,一看就是有人教过。黄景瑜意外又感激地看了尹昉一眼,尹昉假咳一声,别开了脸。

 

等二老跟孩子其乐融融完,他们才发觉,他们把尹昉晾在一边太久了,顿时有点不好意思了。他们不想让尹昉误会,觉得他们只在乎孩子。

 

「对不起,昉昉,」妈妈赶忙起身,抹了抹眼角的泪,笑着说,「我有点太激动了。」

「您不用道歉。我应该早点把孩子带过来见您的。」尹昉说。

 

「好了,别干站着了,来坐吧。」黄爸爸领孙女来到沙发前,又招呼尹昉。

 

「好!」

 

「欸。」黄妈妈这才注意到,尹昉拎着的一堆礼物。「啊,真是,来就来,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。」

「欸黄景瑜,你怎么让昉昉一个人拎啊,也不找个地方给他放一放。」黄妈妈话头一转,开始抱怨起黄景瑜来。

 

黄景瑜忍不住打趣:

「妈,谢谢你,你终于想起你儿子我也回家了。」

 

「别贫。」妈妈说他。

 

「好好好。毕竟我现在的地位,不比从前啊。」黄景瑜感叹着,接过了尹昉手里的东西。

其实不是他不给尹昉拎,是尹昉坚持要自己拎。所以他们分好了工,尹昉拎东西,他抱女儿。

等他把东西一一放好,回到厅子时,他的一大家子,爸爸妈妈,伴侣女儿,都坐在沙发上等着他。

 

黄景瑜真是爱死这种感觉了!

 

 

 

###

之后,他们还去见了黄景瑜上了岁数的姥爷姥姥。

关于姥爷姥姥,尹昉听得最多的,莫过于黄景瑜的悔不当初:他爸他妈带上他姥爷姥姥一块儿看他出道网剧,姥爷看不懂,还千里迢迢给他打了个电话……

 

尹昉有时候想,黄景瑜突然有了一个三岁女儿这种事,不知道黄景瑜爸妈是怎么跟他姥爷姥姥说的,也不知道观念传统的两位老人是怎么接受的……

 

他有些不安。

但老人对他特别和蔼。姥姥还面带歉意地握着他的手,跟他说:真是辛苦你了啊。

 

尹昉心中有愧。没能对黄景瑜爸妈叫出爸妈的他,却怀着敬意,随黄景瑜叫了「姥爷」、「姥姥」。

 

老人家给尹安塞了个大红包,还要给尹昉一个。尹昉怎么敢收,塞回去不说,自己还偷偷留了一个。虽然尹昉家人不少,可他自小就在北京打拼成长,对应付亲族的规规矩矩实在不懂,只能凭有限的经验行事。

 

但就是这种俗到尘土里的人情世故,让尹昉觉得,他在拥有一个家,在跟许多人产生连结,如同虬曲生长、纵横盘桓的树根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(*注:本人子博的一篇顺懂文里有相似的梗。但在那一篇文里,这个梗只是一个预告性质的脑洞,并不成文。读过不才那篇文的读者,在情节上,可能会产生既视感。因此在此说明,避免不必要的误会。子博的顺懂文写于2018年3月17日。就个人所阅的顺懂文来说,还没有撞梗的情况出现。总之略作说明,别搞出什么自己抄袭自己的事情,不然就哭笑不得了。)

评论(61)
热度(506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