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Hide and Seek(06)

本章字数:1w+

本章信息量比较大,但节奏应该不算快。还没完结……

下章回个老家,谈个二孩,应该就完结了,我打死不往里头加情节了。再不完结我也要怀疑人生了。

另外,要转让13号北京门票的小伙伴,请务必考虑一下我。什么都愿意写,只要不嫌弃!









尹昉做了个梦中梦。

他做梦梦到,一觉醒来,发现尹安没有长大,还是嗷嗷待哺、一个劲啼哭的小婴儿。婴儿床安置在他卧榻旁边。他跟黄景瑜没有分手。尹昉从床上起来时,黄景瑜正光着脚坐在地上,背靠婴儿床的护栏,搂着小家伙。

丫头刚吃饱,趴在黄景瑜肩上昏昏欲睡。几个月大的小婴儿,窝在将近一米九的黄景瑜怀里,显得更弱小了。黄景瑜哼着不知名的调子,在午后的阳光里哄她入睡。

 

尹昉在黄景瑜身旁盘腿坐下,跟黄景瑜说,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见他们俩分手了。女儿三岁多了,黄景瑜仍一无所知。后来她遭到绑架,黄景瑜救下她,这才重新回到他们的生活。

黄景瑜眼睛大睁。

 

我这也太惨了点吧。他说。

对啊,好在不是真的。尹昉说。

 

为什么要分手啊?梦里面的那个你……觉得我不想要孩子?

也许是吧。可能是考虑到,你这么年轻,还有很多选择……事业也好,感情也好。

 

我之前也一直有很多选择啊。黄景瑜抗议。

可他仍然义无反顾地走向了尹昉。

 

女儿吮着拇指入睡。

尹昉轻轻地把她的手从嘴巴里拉出来,沉默片刻,才开口:

 

我知道。也许他……不是怕你不想要,反而是怕你想要。

 

尹昉盯着灰尘在光束中浮动,想得入神:

 

担心你想要,赔上一切,最后却惨淡收场。

 

没有什么他,黄景瑜说,只有你。你不会的,尹昉。

嗯。尹昉靠到黄景瑜身上,心头的闷堵卸了下来。

他说,好在不是真的。

 

窗口吹来一阵风,拨动了婴儿床上的铃铛。一串悦耳的声响流泻而出。

 

小婴儿呓语两声,在黄景瑜臂弯里伸拳踹脚地蠕动。黄景瑜低下头,亲了亲她稚嫩的毛发。「安安乖,爸爸就在这儿,哪里都不去。」

他又小声哼起那不知名的儿歌。

 

尹昉心头一片柔软。

他看向他们。

 

午后的太阳越来越大。阳光大片地披洒到黄景瑜身上。

 

他身体的边缘被镀上一层亮光,曚曚昽昽,仿佛下一秒,他就要在尹昉眼前融化,同这片金色日光一起,慢慢流失。尹昉不由地心生不安。

 

铃铛被风吹得越来越响。

好似石子入水,激起的涟纹一圈圈将尹昉摒退。

 

尹昉盯着黄景瑜和孩子,慌乱地发现,他像一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误闯者,被迫坐上驶别的船舶,正在逐渐远离他们。

好似别离的汽笛拉响,铃铛声尖利而急躁。

 

忍受不了这种恐惧,尹昉伸手去碰黄景瑜。黄景瑜看上去离他这么近,但纵使他手背绷直,绷到轻微痉挛,他仍痛苦地发现,指尖跟黄景瑜之间怎么都有消泯不了的距离。

 

铃铛声包裹着他,让他头皮发麻。

尹昉感到一阵天旋地转,仿佛置身于鸡尾酒的摇酒壶,下一秒,他惊醒了。

 

闹钟在床头聒噪。

 

懒洋洋地伸手关掉它,尹昉把脸埋在枕头上蹭了两下,从床上爬坐起来。

太阳穴发胀,疲惫浸泡着四肢。

 

窗外晨光熹微,从窗帘缝隙中渗入。尹昉便这样,一个人怅然若失地坐了很久。

左胸膛前一刻因为梦境的谎言而稍微减轻的壅阻,现在又堵了回来。像宿醉后的不适一样,经久不消。

 

现在来后悔,也没什么用了。

黄景瑜也许相信他,但他没能相信黄景瑜,也没能相信自己。

 

尹昉摸到手机查看消息。一打开,微信提示就占了满屏,看时间还都是深夜发的。

他们都不睡觉的吗?

 

他点开了几条,发现他们说得含糊其辞,不知所谓,可是都提到了微博和黄景瑜。

黄景瑜怎么了吗?

 

尹昉打开微博。热搜一二三四异常齐整地挂着黄景瑜的大名。还有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女星的名字。后面跟着的词,一个比一个暧昧:酒店后门、电梯、开房、女方疑似承认……

 

点开第一条。赤条条的标题便映入眼帘,恨不得每个字都是爆点,唯恐哪儿不够引人遐想:

 

黄景瑜深夜幽会女星亲密出入酒店疑似开房

 

有的转载干脆把「疑似」一删了之。

 

尹昉点开配图。

第一张,深夜,酒店后门。拍得虽然不近,但意外地清晰。旁人都能一眼认出那是黄景瑜。他身旁偏后,有一个穿露肩裙高跟鞋的女人。从照片来看,两个人靠得很近。

第二张,两人一前一后步入电梯的动图。

 

第三张,女方的微博。佯作文艺的句子,遣词充满暗示,却什么都不挑明。

第四张,女方微博的配图。是女方跟黄景瑜的自拍,两个人一同凑在镜头前。女方往黄景瑜脸上打了马赛克,但打了跟没打似的。

 

尹昉左右滑动,反复翻看这些照片,自始至终一言不发。

 

 

###

黄景瑜行程排得紧。这边路演一结束,那边就要录一天综艺。因为综艺特别篇本身耗时长,他连续录了十多个小时,期间没有空档看微博。尹昉也一整天没给他消息。

 

傍晚休息的时候,黄景瑜才知道这件事。

他当时边吃饭,边寻思着给宝贝女儿带点礼物,小韩告诉他这事,并给他看微博时,他气得差点没把手里的筷子扔出去。

 

女星拉他炒作。跟过去的很多情况类似,他甚至不认识那人。只是碰巧在一个时间进了同一家酒店的大门,借个位拍照,就成了他半夜携女伴开房。

的确,他跟小韩大意了。当时,那女人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,甚至没有费心往黄景瑜这边瞥上一眼。那家酒店房价不菲,住客很多非富即贵,这样的高姿态并不少见。

 

黄景瑜对她没有一丁点儿印象,在看到照片之后,他自己也不确定,当时身旁是不是有这么一个女人。

电梯那张就更冤了。小韩掏手机时,他家那位送的小玩意儿滚落到地上,他三步作两步上前捡。黄景瑜就这么成了四五个人中走在最后的那个。女人也是瞅中了机会,紧跟着他步入了电梯。

 

本来这烂摊子就够麻烦了。那女人还嫌不够,趁着热度,火上添油。

十八线小网红以前迷过黄景瑜一段时间。在她还是路人,没有涉足娱乐圈,而黄景瑜也还没这么火的时候,她托关系以粉丝的身份跟黄景瑜合过照。黄景瑜早就忘了她是哪号人物了。在这风口浪尖,她把两人那时的自拍发了出来,还很心机地打上马赛克,遮掉了一些能辨认拍摄时间的细节,比如头发长短、耳钉等等,却又让人能一眼认出这个轮廓就是黄景瑜。

 

照片已经足够引人遐想,再配上暧昧不明的文字,疯狂暗示两人关系不纯,甚至近期还在一起过了夜……

 

社交媒体疯了。

 

黄景瑜也疯了。简直飞来横祸,莫名其妙!他摸爬滚打那么久,见过不择手段碰瓷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 

小韩比他更早知道。当时,小韩心里一个咯噔,为能预见的加班而满心日了狗。

可黄景瑜第二天一早就得录一档大火的综艺,花了点工夫争取到的资源,说什么也不能被这破事搅和了。于是小韩闭紧嘴巴。

 

白天的时候,公司方面发了条声明,澄清了最离谱的「开房过夜」,对于所谓「亲密」出入和那张自拍,却只字不提。他们不愿意完全作出澄清,只需要确保绯闻不会损害到黄景瑜的形象就足够了。

因为他们想借这次的风波,转移一下舆论的注意。

最近老有人说,黄景瑜跟尹昉又在一起了。令人头疼的是,网友还把这件事跟之前黄景瑜抱小孩的高糊照片联系起来。

 

反对和轻蔑的声音不少。有人觉得,拉尹昉出场简直搞笑。就算抱小孩的真是黄景瑜,孩子的另一个家长也不可能是尹昉。

 

早几年那一段时间,他们的绯闻也闹得沸沸扬扬,拍到他们进出同一间公寓疑似同居,有传言说黄景瑜公司差点跟他翻脸……好像下一秒他们俩就要公开似的。

可是,那波热度一过,黄景瑜和尹昉便一丁点儿交集都没有了。像木柴燃尽,火焰熄灭,平淡的结局盖过了之前所有的轰轰烈烈。以至于大多数人都认为:那就是炒作,因为那段时间,他们俩都有重要的作品要宣传。

还有人从时间线上去扒尹昉有小孩的证据,也招来辛辣的反驳和嘲笑……

 

很多时候,网友的猜测多于推理,臆想多于实锤。

但知道事情真相的小韩他们,看了却头皮发麻。所以他们想到这么一招。

 

黄景瑜气急败坏。

他终于知道,白天录节目的过程中,工作人员的古怪眼神,同伴们的隐晦调侃都是什么意思了。一个不轻不重的声明过后,事件仍在发酵,各种穿凿附会,仿佛每个人手里都握有实锤。

 

一整天了,尹昉一条消息都没给他。他不会也误会什么吧?

 

黄景瑜心焦起来。他知道,那见鬼的自拍没那么容易绕过去,公司的声明没帮上半点忙,就算尹昉误会也在情理之中。

但他妈的,他一点也不希望尹昉误会!!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像样了点……

 

黄景瑜心急地摁回主屏幕,拨打了通讯录里尹昉的号码……

 

 

 

####

 

尹昉觉得,他似乎太自以为是了。

有些事,也许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清晰。

 

跟黄景瑜分手时,他自己到底是什么打算呢?

 

从此两个人再没交集?

你找你新的另一半,我过我的新生活?

 

可尹昉总是想起黄景瑜,而且从来没设想过什么「新的另一半」。

按理来说,分手之后的黄景瑜,再有新恋情也不关他什么事。拥抱谁、亲吻谁、跟谁上床,甚至步入婚姻,这些统统与他尹昉无关。

 

但是,也许他心底始终埋藏着不可告人的想法:有一天,他会跟黄景瑜复合。黄景瑜是他的人,不管怎么样,最终都会像指南针朝南、驳船返回港口般,重新回到他身边。

 

尹昉既没有想过,分手后自己会爱上其他什么人,也从没想过,如果黄景瑜爱上别人,他该是什么态度。

 

所以说他未免太自以为是。

 

就像现在这样,他似乎默认了黄景瑜会跟他一样,分开几年后,仍然爱得义无反顾——仿佛考虑一秒都是多余。因为它自然得就像呼吸眨眼一样,而你从不会去思考,你是否需要呼吸眨眼。

 

可是,也许这一切没有这么明朗呢?

 

也许只是他自以为是呢?

 

尹昉不敢确定。

 

理性判断告诉他,这次事件满是劣质炒作的痕迹。但他逐渐意识到,真正令他迟疑的,不是某个绯闻或某个女星,而是一个被他搁置了很久的现实问题:

黄景瑜,还跟过去一样吗?

 

尹昉很不喜欢这种借题发挥、患得患失的心态。

他尽可能冷静去看待这个事,烦躁的情绪却始终如嗜腥的蝇虫,挥之不去。

 

发酵一天了,黄景瑜那边也没什么动静。

早几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一有花边新闻,黄景瑜会马上跟他澄清,解释来龙去脉。不过,那个时候,尹昉也不需要他的澄清。

当时的他们在一段彼此明确的关系里,而他相信黄景瑜。

 

尹昉知道,主动去问个明白,才是成年人的处事风格。

可他一时竟想不出,他该以什么立场去过问黄景瑜的感情。

 

孩子他爸爸?

可别说笑了。如果全世界有谁认为,一个孩子能阻止一段爱情的破裂,那肯定不是尹昉。他自身就是再惨淡不过的一个例子。

 

那是余情未了?

暧昧对象?

 

他不由地想到,最开始黄景瑜跟他愤怒对质时,脱口而出的咆哮:「你知道跟你分手之后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!」……尹昉心底弥漫开一阵悲戚。

 

他又想到几天前那次视频,黄景瑜那一句意味不明的「想我吗」。当时尹昉解开自己的心结,跨出一步,主动去联系黄景瑜,却猝不及防被一记直球打蒙,到最后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

黄景瑜是怎么想的?

如果当时他坦诚地回答了黄景瑜,他们会怎么样?

 

把尹安哄睡后,尹昉一边收拾沙发上四散的玩具,一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突然,旁边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。

 

是黄景瑜。

 

尹昉接起电话。

「喂——」

 

他马上被打断了。

「喂!尹昉,是我!你别听网上他们乱说!我跟那女的什么关系都没有!这都是那女的故意的,我都不认识她!那张自拍是很多年前的了,当时她说她是我的粉丝,又是一个朋友介绍来的,我才跟她合了一张照而已,我真的不认识她!」

 

尹昉一个字没说完整,黄景瑜便连珠炮似的解释了一大通。又急又冲,似乎只要他慢上那么一点,语气缓和那么一点,尹昉就会不信他了似的。

 

这一瞬间,尹昉觉得,之前他所有关于黄景瑜的不安,都蠢得要死。

 

黄景瑜还十分激动。

于是,尹昉握着手机,耐心地听他从头解释到尾:

 

「……我回去的时候都已经半夜一点多了!听说有私生在酒店正门堵人,我才跟小韩从后门进去的!我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,当时我旁边还有什么劳什子女星,我们以为她就是酒店的客人!我当时跟她隔了老远了,鬼知道照片怎么拍成那样的!日了狗了!我也没有跟她独处,小韩先进的电梯,电梯里面一共有五六个人呢!」

 

「还有那张自拍。那时候朋友说她是我粉丝,千里迢迢过来,只想请我签个名合个照,我当时没有多出名,就没想那么多。我去,鬼知道七八年了她能给我整出这种幺蛾子来!我根本不认得她,都是媒体乱写的,我跟她能有个屁的关系!」

 

「气死我了,我刚录完节目回来,晚饭吃到一半,累都累死了,还给我整这么一出。这个星期忙得我都没时间找你和囡囡了,他们还净他妈给我添堵!」

 

等黄景瑜宣泄完,从脑子发热的状态中缓过来时,他突然意识到,一直是他单方面在心急如焚,尹昉一语未发。

 

于是,他停了下来,试探地喊了一声:

「尹昉?」

 

「说完了?」尹昉轻描淡写地问。

 

「嗯。」黄景瑜心里顿时七上八下。

 

「那我知道了。」尹昉回答道。

 

黄景瑜一时有点急了,生怕尹昉是不相信他,所以才这么冷淡。

「不是,尹昉,你听我说,我——」

 

他急冲冲地开口,却被尹昉打断了。

 

「那天晚上你问我是不是想你。」尹昉突然来了这么毫不相干的一句。黄景瑜一愣。

「我当时说尹安很想你,」尹昉拨着沙发上的玩具小球,终于把之前回避过去的答案吐露出口,「其实我也是。我……挺想你的。」

 

他尽可能说得稀疏平常,但说出来后,他还是后知后觉地感到害臊。尤其是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下来的反应,让尹昉不由地紧张起来,拨弄小球拨弄得更勤了。直到那球掉在地上,滚到他手够不到的地方。

 

「……」黄景瑜那边是被震得没声了。

 

「啊,也没什么。」尹昉急忙说道,「反正你好好工作,注意休息,别想那么多。我去洗澡了,拜拜。」

 

他像扔烫手山芋一样挂上电话,另一边,又强行说服自己,这没什么,成年人之前谈感情本来就没什么好藏藏掖掖的,说句我想你又算得了什么……

 

可想着想着,尹昉脸上却越来越热。

 

而且,说起来,他老早洗过澡了,还洗什么呢?

 

三四十的人害臊起来可真要命。

 

而黄景瑜这边……

 

黄景瑜这边也不太好。

 

「……我操。」

 

黄景瑜呆呆地放下手机,憋了半天,风马牛不相及地憋出了这么一句。

 

一旁的小韩不禁有点懵。

「没事吧?昉哥不相信你啊?」

 

可黄景瑜跟没听见似的,哑着嗓子又说了一句:「我操……」

 

然后,小韩惊恐地看见,黄景瑜咧开嘴,露出虎牙,笑了。是那种激动到憋也憋不住,打从心里生发的笑容。

小韩这才发现,黄景瑜一张脸因为兴奋而迅速泛红。

 

他这笑法差点没让小韩瞎了。

 

可能黄景瑜也意识到了。开心着开心着,他竟然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,侧过身子不看小韩,又用手掌掩了掩嘴鼻。

 

可他露在外头的耳朵尖,整一个儿都红透了。

 

……跟若干年前,这小子刚跟尹昉恋爱时一模一样。尹昉第一次说爱他时,他也这矬样。那股春风得意的劲儿半个月都没消停。

 

小韩心里叫苦不迭。

哇,大哥,敢情这么多年您变都没变啊。我宁愿您脸皮厚着,不要害羞啊。您今年三十还是十三啊?没谈过恋爱吗,搞得跟言情剧似的,怕不是傻吧。卧槽昉哥到底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啊?您两位孩子都三岁了,清醒一点好不好!!

 

小韩到底是没把这一肚子吐槽倒出来。

反倒是黄景瑜清了清嗓子,佯作镇静,先开了口:

 

「韩啊!」

 

不,大哥您别这么叫我。您这么一说话,保管没好事。

 

「我想早点回去一趟。」黄景瑜真挚得不行,「你看……」

 

我不看。

 

「……后天的机票,能不能改到明天傍晚啊。」

 

不能。

小韩一脸冷漠。

 

……

 

嘴上这么说,小韩最终还是给他改了。

反正对工作没影响,就是奔波了一点。

 

而且,说实话,他也忍不下心。

 

黄景瑜很久没这么兴奋过了。

 

早几年跟尹昉分手后,他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情绪低迷。人前,还是那个精力充沛的小伙子。离开镜头后,他却明显地沉默许多,又工作狂一样接了一大堆通告,常常面露疲惫。

好不容易有点以前的样子了……差不多的话,就随他高兴吧。

 

 

 

###

 

黄景瑜头脑发热,像个小毛头。

 

「……我挺想你的。」

这话从手机那边传来时,黄景瑜脑袋轰地一声,所有想说的、不想说的都瞬间清零。他的脸立即烧了起来,心脏也砰砰砰狂跳。

 

脸不红气不喘说出「我是很多人理想型」的他,面皮不算薄的他,却总是架不住尹昉的三五个字。

 

栽了。

 

他摇着头,半自嘲地想道。

可嘴角却抑制不住地疯狂上扬。

 

他迫不及待想见尹昉。

 

尽管他们之间还有问题没有解决,回去见面要说些什么,作何反应——保持距离还是鲁莽拥抱——过去的事要耿耿于怀还是一笔勾销……这些黄景瑜都不确定。

但他的心仍然像要爆炸一样,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叫嚷着要见尹昉。

 

本能的情感需求太过热切,轻而易举冲破了理性的拘囿。这一刻,过去的不信任、自作主张的欺瞒、无可挽回的错失……所有如冷水一般的纠葛,都难以使它降温,而仅仅是被蒸发成水汽,缥缈地萦绕身畔。

 

而且这并非一时冲动,过后脑袋冷静下来了,心口雀跃的渴望却分毫未减。

 

客机在万米高空飞行时,这一情绪被重新点燃。

 

舷窗外,天幕被清晰地分割成几层:炽烈的橘色晚霞,乳白色的过渡,愈往上愈浓重的灰蓝色……白天与黑夜,截然不同的肌理,在这一时刻却纯粹地共存着。

圆日沉沉。

 

黄景瑜背靠座椅,第无数次想他跟尹昉的事。

也许他不能马上达成谅解,但他很清楚,他不可能一辈子花在原谅尹昉上。

 

他想了一天,还是觉得,这次回去应该跟尹昉彼此开诚布公。他隐隐感觉到,为了他的事业不是尹昉跟他分手唯一的原因,没有这么简单。他要尹昉说清楚。

 

一切其实在朝好的方向发展。只不过需要再多一些时间,而他们最不缺的,也许就是时间……留给他们的时间还那么长……

 

慢慢来。黄景瑜想。

 

可是,两个小时后,突如其来一个意外,却在瞬间打乱了他所有算盘……

 

 

###

 

黄景瑜跟尹昉说了一下,他会提前回京。

尹昉晚上八点有个座谈会。女儿被托给幼儿托管机构了。他让黄景瑜先去接女儿,在家等他。

 

出了机场,黄景瑜在车上用Pad点开了小韩给他找的一个链接。座谈会不仅邀请了尹昉,还请了几位重量级导演和编剧,一票难求,主办方很重视,所以全程直播平台直播。

活动还没开始,在放暖场视频。黄景瑜点开链接时,刚好放到尹昉的影视剧Cut。

 

这种视频,黄景瑜看几遍都不会腻。

明明是尹昉,骨子里又是跟尹昉完全不同的人。每一个都不是尹昉,每一个又是尹昉的一个小的侧面,可能是埋藏在心底、微弱如火星的一点剪影。他们共同构成了一个再丰富不过的尹昉。

 

放完,黄景瑜还有点意犹未尽。接下来又放了其他嘉宾的作品介绍。那几个导演、编剧,都是以前尹昉念叨过的,应该很谈得来。黄景瑜挺为他开心。对于喜爱的东西,尹昉往往不加掩饰,谈起的时候,眼睛都会发光。

黄景瑜特别喜欢那种时刻的他。

 

暖场视频进入尾声,画面切入座谈会。

摄像机从观众席扫过,人头攒动。观众脸上大多挂着激动的神情,喁喁私语,间或有观众朝镜头打招呼,气氛挺热烈。主办方租用了一个剧场小舞台,布置雅致。五张单人椅摆在台上,跟观众一起,翘首等待嘉宾的入座。

 

正在这时,小韩的微信响了一声。

他划拉了两下屏幕,而后淡定地打开微博,把手机递给黄景瑜。

 

黄景瑜把Pad放在大腿上,接过手机,看到了工作室对绯闻的二次声明。

 

直播还在进行,Pad里传来主持人的开场白。

黄景瑜没分心去看视频,而是一段一段先确认声明。

 

在他的坚持下,再加上网友扒出女方一些严重的黑料,对她的风评一边倒地迅速恶化,公司不敢让黄景瑜跟她扯上什么关系,于是迅速做了全套的澄清,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并且明文表示,再发布谣言将采取法律手段。

 

黄景瑜挺满意。他跟公司不同,他觉得,自己跟尹昉的事不可能再瞒上个七八年。为了转移视线,炒作跟别人的绯闻,等真相公开后,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

直播中响起了观众的欢呼。

 

黄景瑜转发工作室的声明,并按之前讨论好的内容,在转发中打上几句话强调立场。

打字的时候,突然想起尹昉那一句想他,黄景瑜不禁笑了。

 

这时,Pad里传来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:

「……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!欢迎!尹昉!」

 

哟!到了!

 

黄景瑜一个激灵,手速加快,打完最后几个字,按了发送,便把手机塞回给了小韩。刚要拿起Pad,看尹昉入场的模样,直播现场却发出一阵预料之外的巨响。

等黄景瑜惊慌地望向屏幕时,舞台上方倒塌的整块灯饰和钢板已经占据了视野的全部。他既没看见之前舞台的情况,也没看见尹昉……黄景瑜脑子「轰」地一声,主持人那句「欢迎尹昉」仿佛还在耳边回响,他全身血液都凝固了。

 

镜头前的骚动不到三十秒,画面被平台给切掉了,Pad上只剩一片漆黑。黄景瑜盯着它,仿佛要被这黑洞洞的深渊卷进去。

 

接下来他做了什么,过后再想,他也记不太得了。

恐惧整个儿攫住了他。他难以思考,几乎是靠本能在行事。

 

尹昉,尹昉,尹昉,他脑袋嗡嗡作响。小韩焦急地过问,黄景瑜也顾不上,拿起手机,便颤着手给尹昉拨了个电话。

 

嘟——

 

嘟——

 

嘟——

 

一声比一声难熬。

接啊,快接啊。黄景瑜在心底咆哮,手上的劲儿都快把手机捏碎了。

 

通话自动挂断。

 

接不通。接不通。怎么会接不通。

不是。尹昉。接电话。尹昉。

 

他又迅速打了尹昉助理的电话。

还是不通。

黄景瑜一张脸煞白,手脚冰凉,身体直打颤。

 

尹昉你不能出事!拜托老天,千万不能让他出事!他不死心地又拨了一遍尹昉的号码,眼眶急得发红。

 

「景瑜!景瑜你冷静一点!有网友说尹昉好像还没上台。」

小韩指着一条弹幕说。但那一条转眼就被刷没了。黄景瑜看不到,也听不大进去,脑子里全是滚烫的舞台灯整块崩塌的画面。

 

尹昉,尹昉。

尹昉。

 

他像绞刑架上的囚徒叨念自己的性命一样,念着尹昉。

 

这部车是去接他跟尹昉的女儿的。他不方便去座谈会直接找尹昉,但现在他管不上了!

 

「去会场!!」他激动地喊。短短三个字,嗓子却都喊破音了。

 

「景瑜!你冷静一下——」

「我冷静不了!!」

 

小韩本来还有所顾虑,可黄景瑜红着眼睛的模样却令他心惊。没办法,小韩迅速报了个地址给司机。

 

走一步算一步吧,唉。

 

八点多,过了晚高峰,道路通畅,司机也体谅黄景瑜,尽可能快了。可这段路还是那么漫长。驶过了一条街,还有好似望不到尽头的下一条街。

 

黄景瑜在发抖。一遍遍拨尹昉的电话。不知道第几次自动挂断后,黄景瑜怒上心头,一拳捶向了窗玻璃。司机和小韩被吓了一跳。

 

他鼻子都红了,咬着牙,泪水在眼眶中岌岌可危。为什么不接电话,为什么不能再快一点……

 

平素没怎么服过软的他,第一次感觉到浑身无力。心脏被捏紧,像是置身于几十层的斜塔边缘,随时要坠落……

 

黄景瑜低下头,双手重重地抹了把脸,竭力制止自己滑向崩溃。他亟需确认尹昉的安全。他快疯了。

尹昉可能出事。这种事光是想,他就备感煎熬。

 

他想起尹昉前几天说的话,想起他们一家三口,想起他们的过去——那些鲜活的、温柔的记忆一瞬间大肆涌入脑海,黄景瑜鼻子一酸,眼眶湿热得承载不住。他突然觉得,那些狗屁纠结,什么都不算,真的什么都不算……

 

他打了不知道第几个电话,红着眼睛盯着屏幕。

小韩托关系跟在场的人员确认了情况,得知尹昉安然无恙,刚扭过头要跟黄景瑜说,黄景瑜的电话打通了。

 

他浑身一震,迅速地把手机举到耳边。

「尹昉!尹昉!你怎么样了尹昉!!」

 

对面惊魂未定。

「我没事,景瑜。」

手机里传出尹昉的声音时,黄景瑜感觉活过来了。

「你别担心,我没事。我还没上场,所以躲开了。我刚刚在帮忙救人,手机开着静音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」

 

可黄景瑜并不满足于这几句话。

 

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尹昉,想亲眼确认他好好的。

 

「尹昉,我去找你!」

 

 

 

###

在小韩的安排下,他们最终没在会场见面。那边媒体太多,太冒险了。

他们在附近一家地下停车场碰面。下车时,尹昉嘱托小崔接尹安回家。

 

而后,他小跑跑到黄景瑜车旁。他几乎是被黄景瑜拽进去的。车门一关,黄景瑜紧紧地抱住他,甚至箍痛了他。

可他的恐惧、他的爱意、他的狂喜,却在这种疼痛中,一丝不漏地传递给了尹昉。尹昉接收到了。

 

不管是手机里几十通的未接来电,还是黄景瑜喊他时哽咽又焦灼的声音,抑或是这一刻的拥抱……尹昉都清晰地接收到了。

 

「好在你没事……」

黄景瑜把头靠在他肩上,闭上眼,呼吸剧烈起伏。

 

尹昉用了些力,抱紧他。

 

「我没事。让你担心了。」

 

黄景瑜鼻子又酸了,他说:

「尹昉,我爱你。」

 

「我一直一直很爱你。」他又强调了一遍。

仿佛不这样做,尹昉就不会相信他。

 

尹昉心里百感交集。

「我知道。我也爱你。」

「我爱你,景瑜。」

 

抱了一会儿,黄景瑜让尹昉从怀里退出来,盯着他,盯了几秒,再也忍不住了。

「……去他妈的!」他爆了一句粗口,扳住尹昉的脑袋,用力亲吻上他的嘴唇。

去他妈的原谅不原谅,去他妈的纠结理性,都滚吧,滚吧!还有什么能比亲吻更适合这种时刻?

 

还有什么,能比尹昉更重要?

从来没有。

 

尹昉扶住黄景瑜的肩膀,也激烈地回吻起来。

 

所有这么多年的爱恋与思念,都在这一刻的唇舌交缠间爆发。

 

 

 

###

 

而这一刻,也没有谁比同坐后排的小韩更尴尬了……

他别开脸,紧紧挨着车门,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感压到最小,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

 

###

尹安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是小崔来接的她。早上尹昉跟她说,景瑜叔叔晚上回来,到时会去接她,她还兴奋了很久呢。

 

可现在,小崔说,景瑜叔叔有点事,不能过来了。

「不过他跟你爸爸在一块儿。他们那边离你家比较近,现在应该已经在家等着你了。」

 

小崔有他们家钥匙。以前爸爸有事要忙时,也经常是他来接,所以尹安并没有不开心,一路上哼着今天刚学的儿歌。

 

可是,等车开进小区时,尹安张望着,却发现,家里没开灯——如果有人在家的话,厅子的灯一定会开的,而且从这个位置就能看见。

小崔也注意到了。

 

「他们还没回来吗?」小崔自言自语,「又去哪儿了,微信也不回……」

 

「没事,囡囡,」小崔出声安慰她,「如果他们还没回来,我会陪你等他们的。他们可能路上耽搁了……」

 

「嗯。」尽管有些遗憾,尹安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 

车开进地下车库。他们坐电梯来到尹昉家所在楼层。

小崔打开门时,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。

 

玄关的鞋子胡乱四散,东一只西一只更像是被踢走的。有西装和领带掉在了走廊的地板上,一路上都是,一直散落到卧室门口。屋子里没开灯,只有卧室的门缝投出一线光亮来。里面似乎还传出了一些模糊的声响……

 

再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,小崔就枉为成年人了!

 

好在这屋子够大,门的隔音好,不然就他妈现场直播了啊!他还带着小孩啊!

 

此时,小孩正从他身后探出小脑袋来,疑惑地看着四散的衣物:

爸爸怎么乱丢东西呢?他最爱整洁了。平时她乱丢玩具,他都要说她的。怎么了?

 

卧室有光。爸爸和景瑜叔叔在里面吗?

 

她本想出声喊人,小崔阻止了她。

小崔把食指竖在嘴巴前,示意她安静,然后一把抱起她,退出了门外。

 

她懵懂地看向小崔。

 

小崔强打微笑:

「你爸爸和景瑜叔叔在忙很重要的事。我带你去吃夜宵,去看电影好不好?你之前不是说想看那个动画片?我们今晚就去看。」

 

「可是……」

 

「乖。你爸爸和景瑜叔叔那事真的……还挺重要。先不打扰他们好不好?景瑜叔叔不会跑掉的。」之前不会,现在更他妈不会。

 

「好吧,那我们去看电影吧。」

小女孩一向体贴。

 

小崔牵着她的手回到车上。

 

路上,小崔思来想去,还是气不过。等红灯时,他给小韩发了一条微信,聊表谴责:

 

「要不让他俩去外面开房,要不就跟我说一声啊!还有小孩呢,我还以为他们不在!你知道我带孩子回去有多尴尬吗!」

 

「???」

小韩迅速回复她:

 

「他们现在就……」

「我去,我也不知道啊!我就载他们到楼下啊!」

「哎哟卧槽,这种事你还是别跟我说了。」

 

「你们他妈都不知道我这两天都受了什么刺激……」

 

 ——TBC

 

 

 

评论(103)
热度(766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