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后现代和雨林(上)

《后现代和雨林》

#黄景瑜×尹昉

#RPS圈地

#日常,三月底写的了,在文档看到,就先发出一段来吧。写出来,感觉有点像是在“论证”,他们不同的性格不同的爱好怎么会在一起www


Summary:他们是如此不同,可爱情从来是两个不同的灵魂之间产生的吸引。它不会像融化巧克力那样,融化两个人的差异,抗拒他们作为个体的独特。他们仍是他们,只不过爱情抬起脚,像越过路边石子一般,越过了那些时间、身份、癖好和个人习惯。又像契合齿轮那样,契合他们迥然相异的凸出与凹陷。



——他老喜欢去做一些我特别讨厌的事情。

——但他玩得挺高兴的啊。

 

尹昉抵达顺义那家邻近机场的美术馆时,一架机体上画满功夫熊猫的国航客机正从黄景瑜的头顶飞过,顺着平滑的轨迹下降。

按理来说,这没什么好惊叹的。拍《红海》的时候,他们离直升机夸张地近——轰隆风声灌满耳朵,好像螺旋桨下一秒就要刮到他们脑袋。可是,此刻,没有黄沙,没有惊险,北京郊区的天穹又远又深,澄净得连片云都没有,白色的庞然大物以一种平和的姿态朝地面落下亲吻,没了钢铁机器的僵直,意外地可亲。十米开外的黄景瑜福至心灵地伸长手臂,飞机从他张开的五指中间穿过,日光下,手掌边缘被映出一种微红的通透。

等尹昉想起抓拍时,客机滑行远了,闪着航行灯,逐渐变成一个小点,消失在东北方青灰的白桦林间。黄景瑜也把手揣回了兜里。

年轻的艺术家有些遗憾,又很快摆脱了这点情绪。

他很早便敏锐地察觉到,平淡无奇的生活里,每个瞬间也是不可复现的,就像彗星一生一次。他曾经沉浸于捕捉每一个令他心动的瞬间,直到他发现他陷入生活的重围:太多了,目不暇接,而且,它们总是像高速路上的广告牌一样,一闪而过。很多时候他甚至拿着单反也拍不到,只能目送它消失。再成熟一点时,他释怀了——有些东西正是因为不可复现而弥足珍贵。偶遇的惊喜,还是无穷的遗憾,他总得选一个。

但这只是基于他敏感天性的一点小烦恼。大多数人,他们不需要绞尽脑汁,便对生活乐在其中。比如正朝尹昉挥手的那大个子。

 

黄景瑜看到尹昉的车了。

尹昉一笑,朝他小跑过去。黄景瑜快一米九的高个子在人群中很扎眼,为了不多生事端,他今天也是帽子墨镜口罩重重伪装。

「你好慢啊,都说了坐我的车就好啦。」他抱怨着,却难掩口吻的亲昵。酷酷的墨镜下面,一双眼睛分明包容又温柔。

 

「刚刚有一段路走岔了。」尹昉说,「你车不是让你助理开回去了吗?待会儿我们的安排自由一点,留一部车就好。」

「好好好。」不愧是请亲友看电影,一张票一张票打钩的尹昉。「尹老师就是精打细算。」黄景瑜煞有其事地竖拇指,张口就夸。

「欸你少来。」尹昉拿手肘撞他一下,左右环顾,「票取了吗?」

 

黄景瑜眼睛一弯,下巴微抬,扬了扬手里的两张票——尹昉立刻在脑海勾勒出了,口罩下面他咧开的嘴巴和得意的小虎牙。

红色的票面上,粗野的笔触勾画着怒绽的雏菊,在摇晃中曳成一片艳橘色的剪影。

 

大忙人先生最近通告跑得勤,呼天抢地好不容易腾出一个周末,便打算放松放松,跟男朋友约个会。

尹昉也忙,但小青年还在摸索着艺术和商业的平衡点,便多少控制着商业露出。

 

他也想让黄景瑜好好歇息一下。大忙人先生最近给新影片搞宣传,满天飞,焦头烂额,连口水都喝不上。

闲下来时,尹昉会找些黄景瑜的采访视频。看画面中的他一天下来,满身疲惫,直说胡话,也是又好笑又好气。

 

顺义这边有个后现代相关的展览,尹昉之前事务缠身,一直没机会过来。预定了今天的票,也是展览的最后一天。但黄景瑜难得休假,两人快一个月没碰面了。尹昉原来都打算取消预约了,可不知怎么的,给大忙人先生知道了,他吹声口哨:

 

「别,尹老师,不介意也带我去熏陶熏陶啊。」

 

上一回休假,尹昉跟着他两个人窝在公寓,打游戏打疯了。

 

尹昉跟黄景瑜看着没差几岁。六岁的年龄差,说多也不多。平时聊到一起、闹到一起完全没问题,尹昉虽然个性稳重了点,但年轻人有的血气方刚可一点不少。两个人窝在被窝,重温《火锅英雄》时,黄景瑜对着拿刀耍狠、冲人脸上扇巴掌吐唾沫的尹昉,神经质地噢噢啊啊,跟疯狂粉丝似的。

末了还一脸扼腕:

 

「尹老师,我们啥时候搞个什么角色play啊。」耍狠的尹老师太他妈性感了。像一口烈酒,黄景瑜被冲得下面梆硬。

「啊?」尹昉被窝底下踹他一脚,「想什么呢!」

 

「想操。」黄景瑜把pad一丢,手脚并用把尹昉压在身下,顶了顶胯。

「卧槽……你看个电影都能硬?」尹昉瞪大眼。

他们看的是《火锅英雄》吧,是吧?不是什么午夜频道吧?


「我光看着你就能硬。」黄景瑜一语道破,制住尹昉的双手,低下头,覆上对方的嘴唇……

 

咳咳。走向有点十八禁。

但,确实,尹昉跟黄景瑜对这年龄差几乎没什么认知。就像每天在等红灯时在路口瞅见的法国梧桐,知道它存在,但从没有对它产生过什么想法。

黄景瑜拒绝叫尹昉「哥」,尹昉又顶着一张瞒天过海的少年脸,有时候黄景瑜想想,他可能反而多多少少鬼使神差有了一种「做哥哥」的错觉。

 

不过,他们六岁的「代沟」也会猝不及防地蹦出来,尤其是在文化上:青少年时流行过的歌、追过的歌星、时髦的海报、喜欢的电影、打过的游戏……

在这些领域,他们截然不同。时间在他们身上打下了关乎年代风情的、迥异的烙印。这是怎么样的娃娃脸都欺瞒不了的。黄景瑜听着周杰伦长大,尹昉就未必了。而尹昉年少时沉迷过的街机,到黄景瑜眼里,可能只是淘汰了的老古董……

 

可这又怎么样呢?他们乐于去接近对方。

将不同年代的记忆严丝合缝地重叠,似乎能借以窥见时间巨流中的一股暗涌,反而总是给尹昉以思考。

 

不过,话说回来,现在小年轻打的游戏,尹昉的确是彻头彻尾的苦手。他上大学那会儿,电子游戏方兴未艾,而且人人喊打,远没有今天这样铺天盖地、几乎人手一机的程度。

十几年没打,他手生了。

 

黄景瑜倒嘚瑟,一口一个「爸爸带你飞」,被尹昉照头敲了一下:「叫谁爸爸呢?我比你还大六岁。」

黄景瑜嘿嘿一笑,凑到尹昉耳边,压低声线:「我可以叫你爸爸啊……」他特地拿气音,吹在尹昉耳廓上,「就等今晚啊,尹老师。」

尹昉把他推开,嘴上嫌他不正经,耳根还是烧了起来。他清楚,黄景瑜向来说到做到。最糟糕的是,他内心蠢蠢欲动,似乎还真有些期待……

 

不能想了。尹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丢出脑袋,认真观察黄景瑜的示范,然后自己上手。

 

小青年打游戏,一神带一坑,开局前再怎么你侬我侬情深义重,急起来也会画风大变。

公寓里不时响起黄景瑜的喊叫:

「哎哟,我操,尹昉!」

「尹昉!走位!」

「尹昉!!你干嘛要跟着我过来!」

「尹昉……」

 

尹昉被喊得臊了,心急了,也会大声呛回去。

「我知道!」

「欸你先别说话!」

「……」

 

尹昉一紧张,手一滑,把黄景瑜拖下了水。

黄景瑜嚎得更大声了。

 

一局毕了,生无可恋。

 

果然太菜了点。尹昉闷想。

但黄景瑜毕竟老司机,迅速调整好心情,一扫之前的急躁,忠犬一样凑过来:

「昉啊,你没生气吧?我也是急,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」

 

尹老师没少呛黄景瑜,但毕竟是虚心小青年。冷静了,黄景瑜主动求和了,他也就赶紧给两人台阶下:

「没没没,我菜,你让我再熟悉一下。」

黄景瑜乐了,看他微拧着眉认真琢磨的模样,越看越喜欢,于是果断在开局前,吧唧,亲了他一口。

 

如此反复,到最后,虽然不是输了一天,但也是输多赢少。

黄景瑜丢下鼠标,昂起头盯着天花板,让沙发背托起累了一天的颈椎。

他爬了爬头发,好久,终于笑着说了一句:

 

「果然不是尹老师擅长的领域啊。」

 

尹昉也生无可恋,跟黄景瑜一个姿势瘫在沙发椅上,拿手肘推他:

「天黑了,饿了,该吃饭了。」

难以置信,他竟然玩了一下午,输着输着,还有点儿——沉迷进去了。也不知是沉迷游戏,还是沉迷人。

他偏过头,看了看黄景瑜。窗外日薄西山,室内的灯还没开,只有电脑屏幕亮着,暗淡的白光投在黄景瑜眉骨、鼻梁、嘴唇上。

尹昉打量了几眼,又摸摸鼻子,不太好意思地挪开视线。

主机呼呼地轻响,像日暮时分从摩洛哥峡谷中穿过的微风。

尹昉享受了一下这特别的静谧,然后边伸懒腰边去开灯。

灯亮起。
黄景瑜被闪了一下,鼻子一皱。

一下午,终于感到眼睛有点累了。
倦意袭来。

他毫不避讳地将目光投向尹昉,半躺着朝他伸出双臂。尹昉很自然地走进他的领域。他便抱住尹昉,放松了全身。

感受着巴在身上的大男人的重量,尹昉用手胡噜了一下黄景瑜的头毛。

「累就躺会儿,别玩了,今晚不吃外卖了,冰箱里还有点东西。」

「我帮你啊。」他听着像是困了。

「……」

「……你知道吗?自从上次你烧穿我一个锅后,我就一直在想,怎么才能让你滚得远远的又不伤你自尊心。」尹昉装凶卖狠,掐掐他后颈。「所以,黄景瑜,你,还是乖乖洗碗吧。」

 

「啊——」

黄景瑜懒洋洋地不肯松手,直到尹昉走到他够不着的地方了,双臂才悻悻地垂下。

 

他望向落地窗外。世界平静得不像话。

趴在沙发上刷刷手机,温习一下最近几天的行程,看着看着,眼皮越来越重,便在尹昉翻橱倒柜的声音,和轻微的油烟味中,酣然入睡。

 

尹昉回来时,看见的便是这样的画面:黄景瑜半搂着靠枕,趴在沙发上小声打着呼。

窗外,天已经黑了。

 

褪去了白天的活力和躁动,他睡着的样子别有一种乖顺。

尹昉蹲下来打量他,心底浮现出了异样的安宁,觉得似乎怎么看都不会看厌。

 

就像是,独坐敬亭山,相看两不厌?那这一境界可高了。尹老师想。

要不怎么说艺术源于生活呢。

可现在他要回归生活了,以一种最俗的方式——肚子饿了,该吃晚饭了。

 

「喂,起来了……」

 






——TBC

发现没有,我还没有绕回去写他们看画展…………这其实是我三月份某一天的经历,看了两个展,晚上看了个演出,一整天的熏陶让脑袋都嗡嗡响。

后面还有一大堆关于艺术和话语的想法,从很久以前看月亮六便士、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、挚爱梵高那些时就开始想了,现在也算是有个机会给自己整理一下了。

评论(8)
热度(236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