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瑜昉】Hide and Seek(上)

#黄景瑜×尹昉

#RPS圈地/生子



Summary:黄景瑜以一种惊险的意外的方式,得知了他女儿的存在。




(上)

她一定见过那个男人。

可能是坐在超市的购物车上看见的:尹昉戴着帽子、口罩在挑食材,她无聊地晃着小腿儿,一抬头,便在化妆品的广告牌上,瞅见了那人从容的面庞。

或者是在夜里,吃饱喝足了,她被尹昉搂在怀里,电视上刚好播着那人的综艺,男人笑声爽朗。她正是听觉敏锐的时期,视线一下子被吸引过去。尹昉不换台,也不多说什么,由着她看,有时还低下头问她:你喜欢?

 

可是,幼儿的记忆,就像晨间稀薄的雾气,没有触感,也不会留下实在的痕迹。她肯定不止一回与那人的海报或影像不期而遇,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那人对于年幼的她来说,不过只是广告板或电视荧屏上无意义的色块和声音而已。

 

尹昉跟平辈的人来往比较多,而大伙儿一到年龄,孩子就跟橡皮糖一样甩都甩不开。拜访尹昉,难免就要把自家小孩也捎上。

尹昉的小孩是尹家这一辈的老幺,在诸多朋友的孩子中间,也算是年纪偏小的一个。长得可爱,嘴巴又甜,跟在他们后头,「哥哥姐姐」叫得小大人们很是受用,都乐意带她一块儿玩。

 

如果只有两个人,可能就搭搭积木过家家。但三四个凑一块,就可以躲猫猫了。

 

毕竟是她家,藏起来谁比她更占优势呢?

她像个探险者一样,不断在她跟她父亲的公寓里搜索新的领域。

 

她藏过床底,也到沙发背后躲过——当时,大人们正在聊天,尹昉对她莽莽撞撞的闯入很不赞同,但还是宠爱地敲敲她,提醒她小辫子露出来了——她还躲去厕所过,尹昉的一个朋友在外头等了十分钟,等到脸都青了……

 

然后,那一次,三岁的她打开了尹昉卧室一个闲置的衣柜。

那里面很空,叠着一摞衬衫毛衣,还挂了几件带防尘套的大衣——看上去有点旧,而且不像是她尹昉爸爸的,因为太大,也太长了一点。

可她又哪里会在意那么多?

 

她拨开大衣,钻进衣柜的最角落,动作灵活得像只小猴子。

起初,大家都以为,按尹昉这性子,生个女儿肯定乖巧文静——就像每一幅艺术气息浓郁的油画里面的小使者一样。但尹昉只能苦笑。这丫头从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,好动,心思又多。顽皮起来,拆个房子尹昉都觉得没问题。

她身上好像蕴涵着无穷的能量,催促她去尽快探索这个世界。从咿呀学语、蹒跚学步开始,她便一刻也没法消停。

她这是像了谁,尹昉自然清楚。

 

钻进去之后,她自己从里面关不上推拉门,于是,她将挂着的几件大衣都推到最外面,让她自己蹲在关闭的那半扇门后,躲进大衣的阴影里。

而就在蹲下的地方,她发现了那个纸箱子。箱子不大,积了一点灰。她好奇地打开箱子,只见里面放了些零零散散的纸——机票、电影票、戏剧票……当然,这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她都认不得,所以她很快把它们抛在脑后了。

拨开那堆厚厚的票据,她看见了一沓照片。

借着大衣间隙里投下来的阳光,她在照片上看见了两个举止亲密的男人。一个她认识,是她朝夕相处的尹昉爸爸,而另一个……她懵懂的脑袋里没有任何印象。

但就在这一刻,在这小小的衣柜里,这个人开始走进她的视野,走进她的生命。

 

他跟尹昉的亲密,给她留下了触动和疑惑:

她看见那人嘟着嘴亲尹昉的脸颊,相机把这一刻定格下来;

她还看见那人微微弯下腰,让站在他跟前的尹昉给他打领带,澄黄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洒满一室,这个画面不知道被谁捕捉了下来……

 

他是谁呢?

 

这里的照片太多了,她一张一张翻看。

每一张,他都是那么神采飞扬,甚至洋洋得意。镜头遮掩不了的生命力直闯闯地敲入了她的内心,在她未能发觉的角落里引起震响。

而那时候,她的尹昉爸爸看起来也那么开心,每一张都带着笑,以及无法掩饰的爱意……

 

这个男人是谁呢?

恍如走马灯在她眼前周转,照片数目之多,已经足够在她生命的最初阶段,给她烙下一个懵懂而深刻的印痕了。

 

那一次捉迷藏,她赢了。

跟她玩的那两个哥哥,因为父母突然有事,提前动身走了,到最后也没能找到她,只能在说再见后,又乖巧地折返回来,托尹昉去找她。

而当尹昉收拾好厅子,回到卧室,看见多年不用的衣柜被打开时,他拨开那几件不属于他的衣服,探进头去,便看到,小女孩已经靠着那个照片散乱的箱子睡熟了。

 

过后尹昉没有提起这件事。

三岁稚儿的记忆也不足以让小女孩在午睡后的困倦和饥饿中,将昏暗衣柜里的一个小箱子从不连续的记忆之河中钩捞起来。

 

但印象总归是留下来了。连她自个儿都没有发觉。

几个月后,在莫大的恐慌中,她再一次近距离地见到了那男人的照片,这才唤起她内心的触动,给予了她救命稻草般的安全感。

 

那一次的惊心动魄,是尹昉后来几乎不愿回忆的。他深知,童年的创伤性记忆对一个人锲入骨髓的影响。他便是一个鲜活的例子。

单亲家庭已经足够异样了——他惶恐地等待着女儿懂事、心灵被这一事实无情扣响的那天——在其他方面,他一直尽可能保护他女儿。他甚至曾经想给女儿起名「尹安童」——虽然后来还是取简叫了「尹安」——他只希望女儿能有一个烂漫安稳的童年。

危机解除后,他找了很多专业的心理咨询师,也没能完全抹除那次绑架给女儿造成的阴翳。

 

她只有三岁,不大记事,留在她脑海中的,是几个阴暗片段。

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绑到那部红色跑车上的。她只记得,她被一个擦着很红的口红的女人,带到了一个昏暗的出租屋里,那儿有一个大大的鱼缸,水泵咕噜噜冒着气泡——这让她在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对黑暗和鱼缸心存抗拒。

 

她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。她被勒令不要动。那女人挥舞着一根棍子——或者一把刀子,她记不清了——她没挨打,但她怕,所以她缩着,一动不动,也不敢哭。

女人把她关在那儿,自己打着电话,走了。

窗帘拉上了,那房间有点暗,却隐约能看见墙上有一个个方框形的痕迹,应该是以前挂了很多照片,而最近一段时间又取下来了,相框也打碎了——地上有许多碎玻璃。

小女孩蹲累了,想找个角落坐,却意外地在她靠着的橱柜底下,找到了一张脱落的相片。那张相片尺寸不大,可能正是因此逃过一劫。在惶恐与好奇交织的心态下,她借着微光,打量照片上的人……

 

她一下子就记起他来了——这对一个三岁小孩来说很不容易——这是衣柜里面,跟她尹昉爸爸亲密合照的男人。

他仍然笑得很自信,仿佛没有什么能难倒他。

在全然陌生的环境里,小女孩对这人产生了信任感,甚至亲近感——大概是因为他曾经跟尹昉亲密无间。而小女孩本能地觉得,跟尹昉亲近的人不可能伤害她。周遭充斥着冰冷的威胁,只有这张照片让她感觉到安全。

于是,她偷偷地,偷偷地把照片里的那人撕了下来,攒在手里。怕照片的其他部分被发现,她还将剩下的揉成团,丢到了柜子的最里面。她感到害怕,心一直砰砰直跳,可是只要看一下手心里这个人,她又能得到些许安抚。

 

她睡了一觉,可能就三十分钟。
那儿有点冷。

她以为一切都会是噩梦,只要她睁开眼睛,尹昉就会把她抱在怀里,低声说,这些都不是真的,她还在家里,而他永远不会离她而去。

可是,没有尹昉,没有温暖拥抱,她看见的仍是暗无天日的屋子。她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。

 

门外突如其来的骚动却让她瞪大眼睛,瞬间收了声。

 

她听见了那女人的吼叫声。

「……不是黄景瑜的女儿?你以为你骗得了我吗?他们长得一模一样!凭什么!我不顾我的面子,抛弃我的一切追了他那么多年!他对我理都不理,甚至报警,去法院申请禁止令!我那么爱他!但凭什么是你拥有他的女儿!凭什么!」

 

「……好!你不信是吧!你不信!好!我就让你看看!看你信不信!」

她尖利的声音越来越近,女孩瑟缩着,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。下一秒,门被暴力地一脚踹开,那女人像一阵飓风一样闯了进来,啪地打开电灯,神色疯狂。女孩吓了一大跳。

那女人却把手机摆到了她面前。伴随着她呓语般歇斯底里的「看啊,看!是不是你宝贝女儿」,小女孩在屏幕上看见她尹昉爸爸惊恐的脸——仅仅是一闪而过,手机一下子又被拿走了,女人对着手机狂吼:

 

「看到了吧,相信了吧!!现在,让黄景瑜来见我!我要见黄景瑜!让他来见我!!」

 

黄景瑜是谁?小女孩不知道。但她听见女人手机里传来尹昉的声音:

「你不要伤害她,我什么都答应你,你不要伤害她!如果你敢伤害她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!她是我女儿!」

 

「但他妈的她也是黄景瑜的女儿!」她愤怒地又冲出了房间。她身上的情绪好像已经来到了一个临界值,不这样来回走动,就随时要决堤一样。

 

女人在隔壁又吼了好一会儿,才捏着手机回来。

这回,她脸上的狂热换成了得逞的冷笑。她再一次把手机推到小女孩面前,但这次停留的时间足够长,足够让小女孩看清楚她爸爸苍白的脸。

「爸爸……」惊恐夹杂着委屈,小女孩叫他一声,放声痛哭起来。一声声都像刀子一样扎着尹昉的心。尹昉鼻子一酸,也差点没掉下眼泪来。

但他竭力控制着,朝她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。

「别怕,囡囡,爸爸就是在跟你捉迷藏,你别怕,好吗,囡囡,爸爸很快就能找到你的,好不好?」他绝望而勉强地撒着谎,希望多少能安抚一下孩子。

女孩儿却啼哭不止,脸上的恐惧几乎令尹昉心碎。

「我不要,我不玩,我不想玩,爸爸我想你,我害怕,我不玩了……」

「别这样,囡囡,爸爸还有一点事,你得再跟爸爸玩一会儿。我保证,我很快就去找你好不好?」

「我不要!!」女孩儿尖叫。但手机却被无情地挪开了,那女人瞪了她一眼,无声地恐吓她。

 

然后,在小女孩的啜泣声中,女人对着手机另一端的人,下了最后通牒:

「让黄景瑜来见我!让他来见我!如果你还想见到你女儿的话!」

她踩着高跟鞋离开,门「砰」地一声被摔上。

 

门外的声音渐行渐远:

「……你滚开!你不要来!我不想见到你!别让我看见你们站在一起,不然我会掐死你的小杂种!……」

「……我恨死你和你的小杂种了!」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绑匪非疯狂粉丝,只是一个原创角色,设定上是偏执追求鲸鱼的圈内人。没有抹黑谁家粉丝的意思,我努力避免误会,所以也不接受恶意的曲解。

等女儿视角写完,可能会写个瑜or昉的视角。

请自觉圈地。谢谢。

评论(27)
热度(458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