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逸真】空旷(01)

警告:生子//私设满天满天飞。当AU都没问题了。


第一章

 

梧桐清冷,枯荷听雨。棠梨叶落胭脂色,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
风天逸不爱这时节。倒不是骚人情怀伤春悲秋,只是他为之耿耿于怀的悲剧,正发生在六年前这秋意渐凉的时候。

 

白驹过隙,六年的冬雪皑皑,六年的春花烂漫。旁人每每以为,他会在荏苒间放下芥蒂,做回多情浪子,耽于声色。但风天逸却好似没入了沼泽,非但没能抽身,反倒逐年逐年地,挣扎着越陷越深。生如春蚕,作茧自缠裹。

 

焚得发黑的残垣中,没有寻得羽还真的尸体。火势如此疾猛,朝臣大多嘴上不说,暗地却惋惜摇头:羽还真怕是已尸骨无存。

 

可这终归成了风天逸抓到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他不愿相信羽还真已经死去。

 

公布羽还真遭人诬陷的真相后,风天逸曾当着朝野上下的面,诉说悔恨之情,为羽后正名,昭告天下,如若寻得皇子,即刻立为太子。他恳求苍天归还羽还真,苍天不语。他希望打动羽还真,求取原谅,说出去的话却似泥牛入海,没有得到半点儿回应,仿佛世上确无此人。

 

风天逸却不放弃。他也不敢放弃。他固执得入了魔。这微弱的希望,似乎成了吊着他性命的一根脆弱丝线,是烛台上最后的灯油、干涸的河床上最后一滩清水,他仰赖于此,得以苟活。

有时候,风天逸自己都觉得自己疯了,陷得太深,歇斯底里。如果某一天证据确凿,指向羽还真的死亡,他大概难以独活。

 

他疯了,但疯得如此清醒。

 

手下人对羽还真的搜寻从未间断。政事无虞时,他的步履也曾走过大街小巷。他总以为他们是有缘的,福至心灵,举目张望,也许越过茫茫人海,刚刚好对上眼。

羽皇如此高傲,睥睨天意,以为万万人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视线;以为绵延纵横的土地上、星罗棋布的时间轴线上,总会有两个点交汇,碰撞出他们重逢的地点、时间。

然而,相聚别离从来是比做君王更艰难的事。

 

他一次次翘首以盼,一次次悻悻而去,却从不知气馁。到后来,这似乎成了他一种习惯。每到一个新地方,内心便蠢蠢欲动,开始想象与羽还真相遇的场景:哪一个街角、哪一家店铺,哪一个渡口……

 

即使在他人眼里,这不过是痴人说梦,化作一抔土的羽还真已经飞散干净了。

 

风天逸不准臣下说混账话。事不关社稷,臣下索性三缄其口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

知道羽还真爱好机关术,风天逸便潜心搜藏了许多珍稀的物件,从材料到器具,再到成品、书目。这是羽皇的宠爱,也是筹码。如果羽还真现身了,势必会对此心动,到时候交涉起来也容易些……说起来,羽皇多少还有几分嫉妒这些死物。

 

《渊海天工》是机关师梦寐以求的至宝,可惜散佚了。风天逸动用了许多人力,甚至亲力亲为,历时四五年,才悄无声息地凑齐大半。如果有一天羽还真归来了,风天逸要给他一本完整的《渊海天工》。

正是为了那缺失的下半部分,风天逸在这树树秋色的时节,踏上了人族的土地。据说有人在一偏远的村镇,见过《渊海天工》的残本。

 

既为寻书而来,自然不便大张旗鼓。而且,毕竟是封闭的小村镇,生人多了,是非也多。风天逸只带了雨瞳木在左右,羽卫暗中护卫。

 

结果,步入小镇后不久,一颗突如起来的石子便令羽卫绷紧了神经。当时风天逸正打量周身环境,揣度着如何盘问《渊海天工》的下落,人声嘈杂,冷不防地,一颗石头打中了他的后背。石头不大,打在身上不痛,但已经足够引起风天逸的注意了。雨瞳木和羽卫们更是如临大敌。又一块石头丢来,雨瞳木先行拦下。

风天逸微蹙着眉,转过身去,正好看见了……一群打架的小鬼头?

 

他们叫嚷的声音被淹没在隔壁茶楼的吆喝之中,风天逸起先没有觉察。

 

说是群架,实则更像是围殴。几个大孩子,在欺负一个小孩。小孩身后,还躲着另一条弱小的身影。仔细看看,竟然还是双生子。

挡在前头的大概是哥哥,身处弱势仍桀骜不屈,怒目以对时,星眸如火。而躲在后头的弟弟,却哭花了脸,委屈写满了小脸。从他手里抓着的石头来看,先前的石子应该也是他情急之下,胡乱扔过来的。也不怕波及了旁人。

 

原来只是小孩争斗。雨瞳木和羽卫松了一口气。而风天逸冷眼睨了一下,便转身要走。就在这时,情况急转直下。

 

见那双生子哥哥傲到了骨子里,拳脚打不服,大孩子们恶向胆边生,竟抄起一根短木棍,朝那哥哥身上打去。弟弟尖叫了起来。但路人却一个两个行色匆匆,低着头假装没看见。

眼看棍棒又要落下,哥哥无力招架,弟弟着急地左右环顾,仍然没有人愿意插手。他拔腿便朝前头那两个陌生人冲去。这两人不是镇上的,也许能阻拦一下这残暴的围殴……

 

可风天逸头也不回。小孩急了,为了留下他,他冲过去,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。

 

风天逸从未遭遇过这样接二连三的冒犯。在暗骂护卫吃白食的同时,他冷颜转向小男孩:

「放手。」

羽皇口吻冷厉,不带一丝情感。

 

雨瞳木赶紧将男孩的手臂扒开,结果男孩倔劲儿上来了,在挣扎间,竟伸手使劲儿拽掉了风天逸腰间的环佩,而后用力地朝围殴的方向投去。环佩碰撞石板路,自然是碎了个干脆。

风天逸震惊万分。

 

他正要发怒,冷不防却对上了小男孩泪湿的双眸。一瞬间,缭乱一池春水,风天逸的内心受到了强烈震动。



=TBC

得罪了羽后之后,开始得罪娃儿。

护卫的人都不干活。他们干了,太子爷就没戏份了。

评论(6)
热度(70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