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逸真】空旷(楔子)

《空旷》

逸真半AU/有私设/无人物死亡/HE/生子

 



 

 

楔子

 

 

烛影不安地摇晃。小楼外,夜色晦暗,风雨欲来。

天幕如负水的棉物般下沉。翻滚的浓云中,间或有闷哑的雷光。

 

床榻上的老人枯槁削瘦,气息奄奄,颤抖着皲裂嘴唇,不停喃语,近乎梦呓:

 

「陛下……我要见陛下……陛下……」

 

「陛下……羽后……臣罪该万死……」

 

苍老的嗓音饱含悲怆。悔恨如海水一般灌入胸肺,闷困着他的性命,吊着他顽强的最后一口气。

 

他已经铸下大错,报应也接二连三降临。如今命不久矣,说什么也不能将那个秘密带进棺材里。是时候该还羽还真一个清白了。羽还真遭诬陷这么久,生前身后皆受尽唾骂,想必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生。

 

想来,那件事的始作俑者和帮凶们,一个两个,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,不是死,便生不如死。他也逃不过这报应。两年之内,妻子、儿孙接连遭遇意外亡故,剩他孤家寡人一个,在噩耗的打击下,一病不起。他一直觉得这便是冤魂作祟,是恶诅毒咒。

病后,他更是梦魇缠身,惶惶不得终日。

 

「陛下……陛下啊……」

 

「啪!!」一个响雷炸开,电光以摧枯拉朽之势撕裂天幕。

老人抽搐了一下,气若游丝间,仿佛又看见了那张脸,惨白非常,眼窝深陷。有双手慢慢伸了过来,握住他的脖子,缓缓收紧,他用力呼吸,却依然头昏目眩……

 

就在这时,大门敞开,风雨的气息灌满屋子。

来人一身贵气,睥睨的姿态彰显了骨子里的狂傲。

 

丫鬟奴仆跪倒一地,恭称羽皇。

羽皇却目不斜视,大步地走向床榻,面色冷峻。

 

眼看老人魂游天外,怕怠慢了尊客,一旁的老奴惶恐出声:

「主子,羽皇陛下驾到了,主子……」

 

「……陛下?」

老人眼瞳略微失焦,但仍然认出了他的君主。

 

到这关头,面对一个行将就木的人,羽皇也没心思管什么君臣之仪了,在老人挣扎着要起来行礼时,他焦躁地摆摆手,直入正题:

 

「你要跟我坦白什么关于羽还真的事?」

 

羽皇站在榻边,面庞绷得很紧。

 

看到他这副冷酷的神情,老人悲从心来,眼泪迅速在眼窝凝聚。

「陛下……老臣、老臣该死啊……」他的声音喑哑衰弱,悔痛之情却溢于言表。羽皇屈尊俯身,以便听清。

 

「羽后……羽后他……他是被冤枉的……」

「他是被、被老臣冤枉的啊……」

 

尽管早有预感,风天逸仍是如遭雷击。

 

老人的热泪流过树皮一般干枯发皱的脸庞。

「老臣、老臣……咳!!……老臣该死……」他剧烈地咳嗽,「胎儿……胎儿本该三个月有余……咳咳!……咳……老臣故意说成、说成……」

老人羞耻有加,「说成两个月……诬陷羽后……」

 

话音刚落,窗外疾风骤雨来袭。

雨点打在屋瓦上、树叶上,发出「啪啪」的暴烈声响,仿佛在无情谴责。

 

一时间,偌大的雨声充斥耳畔。

 

风天逸好似站不稳了,身体不住地在摇晃。面上的血色褪干净后,一张脸惨白如纸。

 

每一个深夜里被否认、呵斥的痛楚,突然袒露眼前,如此残酷。

在真相面前,他的胸膛像被扒开了一样,血淋淋的,皮肉尽绽,每一处都被痛苦的匕首剜挖着。

 

突如其来的巨大的冲击,让他头晕,大脑放空,感觉不真实,不知今夕何夕。

他仿佛回到了那一夜。

 

那一夜,火光冲天,好似要烧灼满天的星辰。

火舌噼啪作响。他被几个人死死抱住腰腿,狂吼着,动弹不得。猎猎的风声带着火星吹过他的脸颊,他咬破嘴唇,尝到了绝望的腥热滋味。

 

激狂的情绪占据了他。他仿佛在一条大船上颠簸,恨不得把内脏都呕出来。过后再回想,那夜的记忆便只剩下了狂乱断片。

 

可笑的是,他竟在此时得知真相。

 

还有什么用吗?

那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夜。天明时,风天逸跪在地上,通体冰凉。眼泪淌了一脸,毫不知觉。

 

羽还真,还有他那未出世的「孽子」一并葬身火海,无处脱逃。

 

他害死了羽还真,害死了小孩……到头来,那是他跟羽还真的孩子……

 

「哈哈……」羽皇突地发出一声干笑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

「哈哈哈哈……」他直起身体,踉跄地后退,笑得更凶了。笑声中,张狂不过是一副面皮,揭开表皮,其下鲜血淋漓。他笑得几乎控制不住,咧开嘴时,蓄在眼眶中的泪水刷地流了下来。

 

众人纷纷跪下磕头。

风天逸甚至懒得去理会床上那枉负他信任的、奄奄一息的老东西。

 

大错已经铸下。哪个活,哪个死,又能怎么样?羽还真和孩子已经回不来了。

风天逸眸底尽显疯狂,跌跌撞撞闯出去,一头扎进了大雨里。

 

耳畔雷声炸裂,倾盆大雨打在他脸上、身上。

他在风雨中大笑,狂啸,到最后浑身脱力,呆立雨中,肩膀一耸一耸地闷声痛哭。



-TBC

死不了

评论(7)
热度(47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