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套路得人心(上)

《套路得人心》

AU//教授×警官//ABO

私设这个世界中,关母并未逝世。ABO仅仅是为了使相亲合理。

Summary:关宏宇让关宏峰装作他去应付相亲,关宏峰却在那儿遇见了久未谋面的前男友。

    

####

 

「哎哟,哥我求求你了,你就帮我这一回吧!」

 

变着腔调哀嚎,面前仍是一张冷脸。

关宏宇一看,求到这份上了还无动于衷,得!威风八面叱咤风云的小关爷,差点没给他亲哥跪下了。

 

关宏峰坐在沙发上,大腿上搁着一本书,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瓷杯。杯口逸开腾腾的热气,关宏峰头也不抬,老神在在的模样跟关宏宇的焦头烂额形成了鲜明反差。

 

「哥,我还是不是你亲弟弟了,你连这点小事都不肯帮?」关宏宇忿忿道,「你就当在外面吃一餐不行吗?我出钱让你吃大餐,你说你怎么还不乐意呢?」

 

关宏峰给书本翻页,神色异常平静。

「如果你『只是』请我吃个饭,那没问题。」

 

「嗐!哥!关教授!大教授!」关宏宇叹了一口气,继续胡说八道,「你就当作『只是』吃个饭!我说了,其他的你不用管。你想插手我还不乐意呢!」

 

关宏峰呷了一口热茶,纹丝不动。

「我为什么要替你趟这趟浑水?」

 

「就当为了你弟弟的终身幸福?」关宏宇说到嘴都干了,「哎哟,哥,你也不忍心看你亲弟弟孤独终老吧?」

 

孤独终老?关宏宇?

这大概是关宏峰三十几年来听过最大的笑话。

 

关宏峰又啜了口茶,啪地把书本一合,抬起眼,淡定地看向关宏宇,口吻中不乏谐谑。

 

「妈今天给你安排相亲,不就是为了不让你『孤独终老』?」

 

 

 

####

暮色四合。钢琴曲流泻。窗外大雪纷飞,窗内灯火阑珊。

餐厅的装潢色调也偏于黯淡。餐桌上布置着盏盏台灯,亮黄色的光线被灯罩拦掩,堪堪洒落在桌椅之间。氛围被涂抹得温暖而神秘。

 

餐厅门口。关宏峰用带着皮手套的手扫落双肩的雪花,在地毯上蹭掉鞋底一层冰渣,理了理围巾,才慢吞吞推开餐厅的门。

一进入室内,一股温暖的气浪便迎面扑来,将关宏峰包裹其中。津港好多年没下这么大雪了,这地方暖气又开得足,室内外温差着实有些惊人。关宏峰一面脱着手套,一面打量餐厅的环境。不得不说,这一次真是逼上梁山的架势,全方位给关宏宇安排到位了,就差没说服人Omega揣上户口本直接走民政局了。

 

服务员见他进来,刚要开口询问,关宏峰打断了她:

「有预订了。请问九号桌在?」

 

「请往前走,您右手边靠窗的最后一个位置。」

 

关宏峰顺着服务员的手势望过去,看见空荡荡的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。背对前台的那张椅子椅背有点儿高,看不见里头的情况,也不知道是否有人。

 

关宏峰刻意迟到了十五分钟。不多也不少,但已经足够给人留个坏印象了。而且,他还得保证,那人不会因等待时间过长而愤然离席。

 

不过,现在看来,人该不会已经走了吧?

那关宏宇可就麻烦大了。

 

关宏峰想着,非但没有半分歉疚之心,反而冒出一点幸灾乐祸的意味。

 

这相亲本来就是给关宏宇安排的。哥儿俩奔三之后,母亲便开始操心他们两个Alpha的终身大事。最初瞄准的目标肯定是身为长子的关宏峰。

 

个人无不良嗜好,个性稳重,品相端正,身高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供职于公安大学,有房有车,年纪轻轻身居教授职位,能力突出,荣誉加身。

 

这种条件,放在任何一个婚恋网上,那都跟仙人跳似的。关母起先十分放心,如果连她大儿子都得孤独终老,那还有没有天理了?

 

似乎一切水到渠成。偏偏关宏峰这水九曲十八弯,就是流不到地儿,还摆出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。

关宏峰清汤寡水活了三十几年。当关宏宇在感情的世界乘风破浪直挂云帆时,关宏峰内心那汪小池塘可能连水花都没掀起一点儿。母亲每回要给他介绍对象,他便有课、有考评、有课题汇报,或者有什么会议,逼紧了,他甚至悄无声息跑外地出差去了。毕竟年底了,各单位各种学术大会跟百花齐放似的,关宏峰又是领域内的权威人物,邮箱里天天塞满了邀请函。

 

关宏峰打小稳重,典型的「别人家的孩子」,但恰恰是这个懂事的大儿子,有时候关母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只要是关宏峰不赞同的事,没人能挪动他半分。

 

关母最终悻悻收手。

而就在这时,她突然想到,尽管关宏峰顶着个「哥」字,成熟的个性也使他显得更为年长,但事实上,他跟关宏宇之间不过差了十几秒。关宏宇也三十好几,人生大事当头了!而且,尽管关宏宇自小不让人省心,但对付起来比关宏峰可容易多了。

 

可怜了关宏宇。看老妈跟哥哥斗智斗勇,看得正乐呵,母亲大人的目标说换就换,猛不防地就把箭头指向了他,而且来势异常凶猛。

 

关母对于花心男人最看不上眼。椎心顿足的是,她小儿子秉性风流,到处拈花惹草,能撩则撩,撩不动的,变着法子也要撩。关母对这处处留情的做法十分不赞同,所以从第一回便下了狠手。小关爷在外是津港扛把子,在家中倒其实没那么顽劣不羁,因此被折腾得够呛。

 

关宏宇向关宏峰抱怨时,急得快跳起来了。

他最近看上了津港一刑警队的女法医,见天儿给人献殷勤。上一次他去相亲,就刚好被那名叫高亚楠的法医撞见了,要不是关宏宇死皮赖脸把口水都说干了,恐怕他已经被一脚踹了。这一次又让他相亲,相亲就算了,高亚楠临时告诉他,今天她生日。关宏宇一颗心拔凉拔凉的。

 

他不是没跟关母解释他的情况,但奈何关宏宇是「累犯」,诓人诓多了,关母也就不信他了。任凭他怎么发誓他会跟高亚楠好好处,关母就是能翻出一溜儿的旧账。更要命的是,「生日」这理由,上次已经被关宏宇当做推拒的借口用过一回了。关母就差没有把「我不相信」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。

 

无计可施之下,关宏宇只能腆着脸去求关宏峰,让双胞胎哥哥替他应付相亲。关宏宇算盘打得精。照他哥这个性格,棒槌似的,没有他小关爷舌灿金莲的本事,到时候再表现得冷漠一些,他就不信对方不打退堂鼓。等这次风波过去了,他跟高亚楠有眉目了,到时把媳妇儿往亲妈面前一带,得,顺遂!完美!

 

关宏峰当然不愿意做这种事。一方面,他没有理由趟这趟浑水。另一方面,关宏宇所说的突然遇上Miss Right,浪子回头的戏码实在倍感可疑。

关宏宇磨破了嘴皮子,把亲妈心脏有点小毛病的事都拿来大做文章,还信誓旦旦,他一定跟高亚楠有个结果,告别过去的莺莺燕燕。

「跟陌生人吃顿饭而已,你就当在你大学的食堂啊。你在食堂吃饭,对面的陌生人是谁也无所谓啊。」关宏宇振振有词。

 

关宏峰不胜其烦。不过自从结识高亚楠之后,关宏宇的确安分了不少,不管是感情上,还是在工作生活方面。如果他俩能成,肯定不是坏事,也算了却了妈妈一桩心愿。再说,只是吃一顿饭而已,关宏峰不觉得自己会节外生枝。

两相权衡之下,关宏峰站在了这家温馨的西餐厅中。

 

窗外仍飘着大雪。街上的行人纷纷缩在厚重的衣物中,透过围巾哈着气。路灯泛着橘色的光,映照在地面上,将潮湿的黑色车辙、行人脚印映得十分分明。临近圣诞节,餐厅的窗户贴上了缤纷的插画:圣诞树、糖果、红色袜子、驯鹿……窗子上边挂了一串彩灯,色彩洋溢,交叉变换着,投在窗前的积雪上,为这清冷的夜晚添上了一丝人气。

 

到九号桌之前,关宏峰想,如果那人已经走了,他自己在这儿吃一餐也不坏。

 

但当他停下脚步,眼前这一幕却令他愣住了。

 

他确认了一下。没错,是九号桌。

九号桌,有个穿皮衣的男人,趴在餐桌上睡着了,环着手臂掩着半张脸。后脑勺背对台灯,温柔的光铺洒在男人略微蜷曲的黑发上。明眼人轻易便能看出,男人并非装睡。相反,他黑眼圈重得像几天几夜没睡了,神色十分疲惫,甚至轻轻打起了鼾。

 

关宏峰一时有些哑然。

他以为他迟到十五分钟够夸张了……

 

就在关宏峰犹豫着,是叫醒对方,还是扭头离开的时候,那人哼哼了两声,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,模模糊糊嘟囔道:

「汪儿,结案报告……」

 

额上一捋头发垂下来,像是碍着了他,令他不舒服了,男人先是下意识地轻摇脑袋,没晃开,这才不耐烦地伸手去拨。但挡着脸庞的手臂一挪开,那张脸便暴露在了关宏峰的视线中。

 

关宏峰禁不住一愕。

 

……是他?

 

大雪茫茫,几千万人的城市,因为一个个小契机,那仅此一片的雪花,便落在了仅此一人的肩膀之上。


-TBC

评论(17)
热度(189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