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一丝不挂(中/娱乐圈Paro)

峰巡/娱乐圈Paro/金主×明星

双箭头未捅破阶段

####

他明明只对一人伸出双臂,世人却皆以为他是婊子。

 

说起来也滑稽,他性子糙,大大咧咧的,最后却因为一张照片爱上一个男人——此前,他甚至不知道他对同性感兴趣——这种浪漫戏码,与他本人的形象似乎格格不入,但是却真实地发生了。

 

关宏峰平素不掺和娱乐圈的事,只是有个小爱好,兴会神到,福至心灵时,喜欢拍点儿片子。大多是寡言的艺术片,色调晦暗。大大小小的奖拿过一点,但这种片子投到市场,终究是不叫座的。关宏峰也理智,拍完就算,也不浪费手下资源去炒作宣传。爱好归爱好,赚钱归赚钱。再加上他秉性低调,大多时间退隐幕后,便始终没掀起什么大浪来。

 

起初,周巡真的以为,关宏峰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。

某次偶然的机会,他看见一张片场照。可能是摄影师随手拍下来的。时值黄昏,色彩浓烈的火烧云布满天际,寥廓的海面倒映着这一片烈焰,上下交织,好似醉酒的女性面庞,酡红一片。海天交接的远方,一道深黑的地平线呈圆弧状,向两端延伸而去。有个男人伫立在画面的右侧,尽管侧脸染着夕阳的光晕,整个剪影仍然显得那样冷清、浓重,与这一片光景格格不入,又分外夺人眼球。

盯着他,周巡当即心跳漏了几拍。反应过来后,他像意识到什么羞耻的事情般,一张脸自以为厚得跟城墙似的,却腾地一下,顷刻间连耳朵尖都红到发透。

 

可是,那时候的他,正处于事业的最低谷。说来说去也还是潜规则那破事。他一心只想拍戏,但树欲静而风不止。这个圈子,表面上光鲜亮丽,但只要涉足,走上一步,就会明白水有多深。耿直如周巡,差点没淹死在这里头。

出道以来,想潜他的,女的男的都有。奈何他背景没有,骨头倒挺硬。最终,在几年前,他跟公司翻了脸,甚至暴躁地动手打了人,因此遭到雪藏,整天窝在公寓里吃老本,浑浑噩噩度日。

 

他几乎一无所有,得罪了很多人。自己愤世嫉俗,也十分迷茫,不知道除了拍戏,还能做什么。这样的他,谈得上追求别人吗?站在镜子前,盯着酒后眼袋浓重、面色发黄的自己,在疲倦之余,周巡也感到由衷的绝望。

 

就连这样,前经纪人还死性不改,给他打电话,例行公事一般先捧了他一通,而后挑明来意:最近,圈里有个大佬很关注他,希望他能「多跟对方接触接触,交个朋友」。

来者不善,周巡早就知道,这人突然打电话,准没什么好事。但说实话,他还挺意外。几年没活干、不露面了,在风云变幻的娱乐圈,别说有谁想起他——不要以为他死了,这就算万幸了。这种时候,竟然还有人「关注他」?

 

周巡嗤笑。

话也别说的这么好听。明面上说是交朋友,但实际上要怎么样,谁能心里没个底?这里似乎容纳不下一点干净的情谊。嘴巴上说「关注」、「朋友」,进到第二个人耳朵里,也会自动转译成「床上见」。

 

你自己交吧,我没兴趣。

周巡登时就把电话挂了,把手机丢得远远的,而后,从桌上提起一瓶酒,又开始灌自己。

 

这只是一个小插曲。周巡从未想过,它能有什么后续。

但有时候,现实就是这么阴差阳错。好似精神错乱的疯子手舞足蹈,引人发笑,也让人沉痛。

 

过没几天,周巡在一家酒店遇见了关宏峰本人。现在无事一身轻的他,自然不会有这种高档酒店的应酬。只是赵馨诚丢三落四,前天来他家发牢骚,把一份重要文件落下了,周巡只得跑一趟,顺道又喝了几杯。

 

赵馨诚稍晚还有事,周巡单独离开了。电梯间亮堂堂的。洁净的墙面映照着他微醺的模样。他一面嘲笑自身的窘迫,一面等电梯上来。处处敞亮热闹,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如此落寞。

 

不期然地,周巡又想起关宏峰。

 

月色明净。

 

拜酒精所赐,周巡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:不知道今晚关导在哪儿,做些什么;或许过去某一天,他也曾在这个地方等电梯……

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念念不忘,周巡恍惚觉得,他的酒也许从没醒过。

 

「叮咚」,响亮一声。电梯门缓缓拉开,里头的光亮也随之倾泻而出。周巡一抬头,对上了一双陌生而熟悉的眼睛。

前一秒还盘旋在他脑中的那个人,此刻便站在了他的对面,目光沉着,右耳戴了一只性感的黑色耳钉。这像是世界给他变的一场大魔术,抑或是——这念头在他脑海一闪而过——他喝得比他想象的还醉,乃至出现幻觉……

 

可周巡仍然精神一震。

 

关宏峰迈着稳重的步伐,从电梯里走出来。一身挺括的银灰色西服,搭了条深蓝色领带,一丝不苟。再配上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情,成熟气息呼之欲出。

 

周巡的视线黏在关宏峰身上。这样太过大胆,也并不礼貌。但他醉了,无法自控——周巡有种不负责任的预感:看来今晚要莽撞到底了,酒精的借口会替他粉饰太平。

 

关宏峰第一眼看见周巡,眼底掠过了几分意外,但他按兵不动,袒露在周巡赤果果的视线下,也毫不露怯,反而一面回视周巡,一面走出电梯。直到跟周巡擦肩而过。

 

电梯门在眼前关上,本该下楼的周巡却一动不动。

关宏峰从他身旁走过时,他内心疯狂鼓噪着。

 

酒精冲脑。发胀的太阳穴,被砰砰躁动的心脏牵连,一跳一跳地颤动。全身血液流得很快,他手脚有点儿抖。关宏峰与他擦肩,周巡一阵没由来的慌乱,好像降临到他手心的金苹果要握不住、融化从指间滑走了。来得意外,去也突然,交集只有一瞬,而在这之后,也许再也没机会了……

 

这一刻,周巡顾不上考虑自己有没有追求人的权利,或是对方喜不喜欢男人了,一股命运一般的迫切冲动令他马上转身,叫住关宏峰:

「等等!」

 

关宏峰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,淡定自若地看着他。周巡知道,关宏峰这是在等他说话。

 

「那个,关导,你好,」周巡脑袋乱哄哄的,紧张到手心冒汗,「我能请你喝几杯吗?」

这话一出口,周巡都想揍自己一拳。什么玩意儿!关宏峰打扮得齐齐整整,显然是有别的安排。而且,这么明显的搭讪,出自一个陌生同性之口,想必也很奇怪吧……

他个傻逼。

 

周巡刚要改口,关宏峰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,点了点头:「好啊。走。」

周巡愕然不已。

 

关宏峰往前走了几步,见他没跟上,又停下脚步,回过头。

 

「愣着干嘛,不是说请我吗?」

中间走一段链接

 

###

折腾了一晚,周巡第二天扶着脑袋醒来时,身边已经空了。

窗帘拉着,房间又静又暗。

 

「操!」回想起昨夜的疯狂,周巡不由地骂了句脏话。

环顾房间,之前散落一地的衣服已经被拾起来,挂好了。周巡甚至能想象出关宏峰一板一眼做这事的模样。

 

他心底若有所失,但又觉得自个儿矫情。一夜情都是他赚了,还能要求什么?

可是,当他伸手到床头柜拿手机时,发现手机下压了一张纸条:

「有急事,得先走,之后联系。」

后面附了一串号码和一个隽逸的签名——关宏峰。

 

周巡不喜欢一夜情,也不懂里面的规则。这是不是一种脱身套路?这串号码是让他打,还是只是程序化的一个空头支票?「之后联系」?「之后」是什么时候?

这个圈子矛盾的事太多。有些东西,他可能一辈子也摸不透。

 

「操。」周巡又悻悻地骂道。

但是,不可否认的是,心底某个角落,他仍然心存期待:也许他真的能跟关宏峰发展出点什么……

 

 

不过,这个念头持续不到一天,就被来自前经纪人的一个电话砸碎了。那边欣喜若狂,口若悬河从头到脚把他夸了个遍,说他做得好,说他机灵,终于开窍了。

周巡一脸懵。结果对面来了句:昨晚你不是跟关宏峰在一起吗?别人都看见了。就是那天我跟你说的那个让你交朋友的啊。关宏峰是谁,不用我提醒你了吧?你当时挂我电话,我以为你还是要一意孤行,想不到……

 

后面的话,周巡都听不进去了。他全身发冷,脑袋「轰」地一声,一片空白。

 

是了。干蠢事的仍旧只有他一个。

对于关宏峰来说,这只是一次交易。关宏峰看中了他,知会了他公司,而后,他投怀送抱。

他,周巡,在关宏峰眼里,就是来卖的,拿身体来换取机会。关宏峰对此,可能再熟练不过了。……只有他一个人头脑发热,谈什么感情。

 

接下来的日子,可以拿天翻地覆来形容。一夕之间,他翻了身。他想都不敢想的片约一个个接踵而至。过去的作品、成绩被捞起。宣传抓住他演技爆发力强这一点,漫天造势。而打人等黑料也被迅速公关,发生反转……

 

周巡想破口大骂。

 

但他该骂谁?这件事似乎给所有人带来了利益。唯一该嘲笑的,是他那颗猪脑子。

 

以及他的懦弱。

 

按照他的脾气,他应该马上跟关宏峰一刀两断。但他没有。不是他贪恋关宏峰给予的利益,只是,他妈的,他跟中了邪一样,就是放不下关宏峰这个人。明明知道在关宏峰眼里,他不过是攀高枝的存在。而且,周巡也很清楚,他们之间现在这样……根本什么都说不清了。开场不明不白,本来纯粹鲜明的,也遭到扭曲,显得俗不可耐。

可是,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跟关宏峰见面,然后上床。在外人看来,他终于还是成了圈里最常见的一类人。一个大老爷儿们,成了别人的金丝雀。

 

好在,关宏峰似乎并没有兴趣同时跟两个或以上的人保持肉体关系。最起码,跟周巡认识以来,他身边从未出现过别人——周巡无法想象,如果有第三人会怎么样。也许他会揍关宏峰一顿,马上离开。

尽管在他们这样的关系里,关宏峰完全没有对他忠诚的义务。

 

现在,他,周巡,一个过气了四五年的演员,被重新包装,推上了一线,比他以前更火更轰动。而且,这一回,他爱怎么暴脾气怎么暴脾气,看不惯什么,张嘴就可以骂出来,没人能拿他怎么样。

可是,周巡反而收敛了脾气,不愿意让关宏峰替他擦屁股。

 

片约太多,接不过来。关宏峰毕竟算是半个导演,眼光犀利,有个好点儿的片,都会替周巡留着。他劝周巡珍惜羽毛,别乱接烂片,而自己对周巡的羽毛更是爱惜有加,亲自挑选剧本不说,还经常跟他讨论到深更半夜。探班更是家常便饭……闲来无事了,还替周巡分析,哪种类型适合他,之后往哪个方向发展比较合适……

 

关宏峰对他上心过了头,不知道是关宏峰人好,还是觉得对待金丝雀就该全方位无死角呵护,总之,周巡有时候甚至会产生错觉,以为他是特别的,关宏峰爱他。但这太好笑了。幻觉持续不了几秒,他人暧昧的审视,便会令他收起全部遐想,正视他跟关宏峰之间冷冰冰的利益关系。

 

好似被沼泽淹没,腥湿的泥水不断从鼻腔灌进气管,痛苦难堪,却又慢慢、慢慢地麻木了。

他们就这样维持了一年多。

 

人红是非多。他跟关宏峰的事儿,大伙儿心知肚明。忌惮于关宏峰的位置,大多数人不敢造次。但是,考虑到这种关系的虚假与脆弱,所有表面上对周巡毕恭毕敬的人,在背后,恐怕都没少看不起他。更有甚者,把他看成出来卖的,直接盯上他,大概是觉得关宏峰不会在意一个玩物。

 

比如这次的死胖子。

 

说是谈片子——这是关宏峰安排之外的片约,周巡只是想试试——结果没想到那混球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,收买服务员给他下药。

好在周巡被扶到房间后,勉强清醒了一会儿。身体发软,面前的嘴脸又是如此恶心,他不假思索,抄起酒瓶就砸破了对方的脑袋。

 

让经纪人报警,警察来得比经纪人还快。

入秋了,津港夜里一起风,气温就直往下跌。

吹了一路风,周巡清醒了不少,但因为药效还没过去,脑袋又昏又重。他穿着单薄的衬衫,一个人埋头坐在公安局里,四面安安静静,闭上眼却又无法入睡。

 

这一刻,尽管内心有个角落发了疯想见关宏峰,但是,这种破事,他凭什么联系关宏峰?

 

金钱横亘中央,他们甚至连炮友都算不上。也许自始至终,他在关宏峰眼里,都跟婊子没两样,只不过西装革履,更体面、更光鲜罢了。

不清不白,他的感情,就像是徒手攒住一把玫瑰。苍绿的枝条上,每一根刺都刺破了柔韧皮肤,将他扎得鲜血淋漓。

 

周巡点着了之前一名好心警官给他的烟,抽的第一口就呛到了,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来,咳嗽的时候又不小心扯动了脑袋,突如其来的抽痛,让周巡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

「嘶……」

 

就在这时,门口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「别抽了。」

依旧不瘟不火,但这一次分明又多了些什么。

 
……

操!

周巡一愣,而后在心里骂了出声,夹着香烟的手微微颤抖,面上却一个没忍住,笑了出来。一种夹杂着苦涩和惊喜的感情,来势汹汹,像上涌的海水一般,瞬间淹没了他。周巡甚至感觉鼻子有点儿发酸,他觉得自己这一刻一定跟个神经病一样。

 

关宏峰走到周巡面前,将大衣和围巾脱下来,递给他。周巡也不客气,伸出冻得冰凉的双手,将还留存着关宏峰体温的衣物接了过来,穿戴在身上。

 

「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?」周巡没头没脑来这么一句。

 

「嗯?」关宏峰在他身旁坐下。

 

「我他妈想把我经纪人开了。」

他之前联系经纪人,在电话里简单地说明情况后,还反复叮嘱,不要让关宏峰知道。

 

结果,那混小子没来,来的人反而是关宏峰。

 

最终,还是关宏峰给他擦屁股。

到后半夜,警方的搜证也差不多结束了。结合第一现场的物证、监控录像和服务员口供,周巡的行为被认定为正当防卫,反而是对方要背上官司。关宏峰联系了韩彬——那个跟他有私交、赢过一堆大官司的律师。

周巡瞠目,这可小题大做了啊。

韩彬打的官司,哪个分量不是一等一的,有时候,连艺人纠纷都请不动他,更别说这么一起未遂的案件……

所以,这是——金主看不得自己的所有物被觊觎?

 

而隔天,社交媒体上也掀起了一股大浪。某导演潜规则演员、耍大牌、酒驾、斗殴等的黑历史被一夜间刨了出来,推至风口浪尖。不过,这已经是后话了。

 



 

-TBC

mmp怎么写成狗血虐心霸道总裁剧了???????

评论(55)
热度(290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