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你曾在搜索引擎上获得过怎样的惊喜?

「哎,你看,我们甚至不能跟她说,我俩是干什么的……早出晚归,还老是不在家,她以后会不会猜我们是罪犯啊……」 

由《惊喜》中这一片段衍生,沿用设定: 关周二人向女儿隐瞒身份。但本文跟《惊喜》没有情节上的关联。


【衍生脑洞】【知乎体】你曾在搜索引擎上获得过怎样的惊喜?

 

非彼梼杌

 

 

 

@我爱吃但不是神兽 你邀我几个意思?要不是你也跟着他们一起骗我,我会闹那么大乌龙?

 

说起来,你们经历过大落大起吗?从天堂到地狱就不说了,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是不是美滋滋?疑是银河落九天,旋转跳跃闭着眼?

但是,回顾一切,我深深地感觉自己宛如智障。

 

我十一二岁那会儿,酷爱刑侦片。那时候一放学就巴在电视机前,看刑侦剧、电影和经典下饭节目《今日○法》。寻常人家的小孩,可能父母怕吓着他们幼小的心灵,或者不想让他们太早接触复杂的社会现实,多少会有点限制。我家倒好,只要不是太血腥太暴力的,看!我爹还乐,说我果然是我爸爸亲生的。拜托,我是你生的,我是谁的女儿,你不应该是那个心里面最有数的人吗?

 

过去,我一直以为,我爸跟我爹是跟着叔叔一块儿做物流生意的,隔三差五回不了家,甚至出差个十来天,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——现在想想,哎哟我真是信了他们的邪。

不过,后来,我的脑洞跑偏了,而且跑偏之迅猛,让我觉得我真是个人才。

 

那是一次《今日○法》,一家三口窝在沙发上,和和气气看录播。我一看,哟,了不得,这一期入室杀人案竟然是我本市的,不过,不是我本区的,而是隔壁区的。

有一点你绝对得佩服《今日○法》的编剧:无论多么简单的案件,都能脑洞大开,给你搞出疑窦丛生、迷影重重的氛围来。按套路,案子分析要有警员亮相,往往还是级别比较高的那种,支队长啊、副局长啊什么的。

 

然后,我爹居然开始对人警察评头论足了。比如,对一个姓赵的警官:

「哎哟这小子还挺上镜啊,不是偷偷塞钱给摄影了吧?」

「这发型也是特地去做的吧,看这挫样……」

我爸瞥了他一眼,他看了我一眼,忽然又不说了。但是,案情水落石出后,他还是忍不住指着嫌犯,嚷嚷:这家伙就是笨死的,知道清理现场竟然还留下那种玩意儿。

 

我当下就细思恐极了。

这小子?这挫样?你也太顺口了吧?这称呼,这口气……嗯?

那段时间我刚好在追《白夜○凶》,里头有个叫幺○的混混头儿,跟警察说话也是这么个口吻,阳奉阴违。我当时整个人不好了。

跟姓赵的警官这么熟稔,还看不起人家发型,莫不是经常在局子里见到对方?我当时就想,我爹不会也是幺○那样的混混头儿吧?毕竟气质很像啊?

我爹,一个北方糙汉子,大咧咧,驴起来谁都不怕。脏嘴黑话虽然会在我面前收敛一下,但还是能听得出来十分顺溜,平时没少说。最重要的是,我爹十分仗义,又带了几分大佬的不驯……嗯?!这么说起来,好像每一条都十分吻合啊。

与此同时,我想起了另一件令我细思极恐的事:他们经常三两天甚至一周不回家,回来时满面憔悴,没吃好饭、没睡好觉,该不会去蹲局子去了吧?!而且有时候我爹的外套上甚至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……

 

从此,我的脑洞一去不复返。

 

我一开始觉得他们是混混,古惑仔那种,但我怎么瞧,都瞧着我爸爸不像啊。要说我爹,我承认,他那不修边幅的样子,往那儿一站,烟一抽,嚷嚷一句兄弟们抄家伙,毫无违和感。但我爸爸平时斯斯文文的,除了脸上一条疤之外,画风没有半点相似——不是我看不起混混头儿(老实说,当我以为我爹是混混头儿时,我能怎么办?只能打落牙齿往下吞啊),确实气质不符。我爸爸向来沉稳,天神一样岿然不动的男人。想象他大喊大叫踢馆的样子,还不如脑补我爹温柔可人。但渐渐地,我另辟蹊径,有了另一种思路。我爸爸会不会是黑社会里面运筹帷幄的大哥?拿绸布擦着手枪,眼皮子都懒得掀的那种?

 

这么一分析,我心里「黑道大哥×卖命小弟」的人设就整个儿出来了——由互不信任,到惺惺相惜;经历过背叛、原谅、死生一线,他们擦出了爱情火花,矢志不渝……哦,不对,还缺一个人。还有我叔叔。

我爸爸有一个双胞胎弟弟,开物流公司的,也就是@我爱吃但不是神兽 他爹。那时候,我看的警匪片还有一个套路,就是黑路上得到的钱,拿来白路上洗。白路上的钱,可能用来支持黑道……然后我想,我叔叔物流公司还开得挺大的,平时我爹也说,他们跟我叔叔的物流公司在做事……这么一来,好像全部都说得通了。我恍然大悟,醍醐灌顶。

 

刚好有一天晚上,我叔叔来我家。我早早就睡了,三个大人在客厅闲聊。结果,我茶水喝多了,晚上起来上卫生间,偶然在走廊听见如下对话:

「前天码头那动静,你们搞出来的吧?」叔叔说。

我迅速抓住关键词「码头」。码头可是卧底片、枪战片翻不过去的一个梗啊,我当下就神经紧绷,战战兢兢凑前去听。

「嗨,还不是你哥算得准。」我爹说。

「你自己没去干一把啊?」我叔又说。

「我这把年纪,你就少指望我亲自上了啊。老骨头不得给人卸了。」我爹感叹,「要说我们的大脑呢,还是你哥。但就是死脑筋,不愿意坐我的位置。」果然还有我爸爸参与其中!运筹帷幄!果然我爹是我爸爸的打手!我爸不愿意坐他的位置?所以现在,我爹最大?我爸退隐了?!

我贴在墙上,脑子正疯狂运转。没想到,竟然被我爸发现了:

「桃子,怎么还没睡?」我爸向来不怒自威。当时,他用那双眼睛盯着我,还朝我伸过手来……我当下心一沉,差点以为他要自残骨肉了……但他只是摸了摸我的头……orz。我赶紧推托,一溜烟儿奔回房间,将自己捂在被窝里,小心脏噗噗噗地跳。倒不是被吓到了,而是我爸摸头那一下实在太帅。我突然理解我爹为什么对他死心塌地甚至甘愿赴汤蹈火了。

 

对了,还有一件事让我对他们的「身份」坚信不疑:说来你可能不信,我爹和我叔叔身手了得,跟拍电影似的。你说你们跑物流的,干嘛练一身腱子肉?怕人打劫不成?而且,他们从小就教我打架!小时候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,我爹一点不心疼,说是为了防身,一定要学。你们如果不是黑道大佬,哪来那么多仇人加害我一个柔弱小女孩?总之,我从一个软妹子硬生生炼成了徒手一挑三的狠角色。而且而且,我想起来,有一次,我爹甚至拿了一把仿真枪,给我讲怎么用枪?!说是万一用得上呢!嗯??你倒是说说,我一个良好市民,什么场合会用到这玩意儿?我表面稳如老狗,实则慌得一批。当时就算他们拿出一辆直升机让我学着开,我都不会惊讶。

那会儿,我还看了《史密斯夫妇》,印象深刻,于是天天在犄角旮旯里扒,在冰箱扒,把冰箱扒到掉漆,在墙上扒,把墙都快噜秃一层皮了,就是想搜出证据来——像电影里那样,哗啦啦出来一架子的枪。但我最后还是没有扒到。我爹反而怀疑我是不是多动症。

 

转折发生在另一个晚上。那天下午,我爸爸回来的时候,脸上有淤青,下巴开了个口子,左手还骨折了,拿绷带吊着。我很担心。我爸爸跟我说,他不小心被一辆摩托车撞到了,对方有减速,所以其实伤得不是太严重。

我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。因为我爹脸色十分差。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明显。那天我早早被赶去睡觉了,但是,还没睡多久,就迷迷糊糊听见了我爹的大嗓门。这一次不是我故意偷听的。是我爹太激动了。

「说了让你在车里呆着,你倒好,啊,在大门口堵人?」

「子弹是不长眼的!要不是你走运,你觉得就骨折一下这么简单?」

「操!你他妈……你他妈吓死我了!」

 

我爹这一通咆哮,直接把我脑子里关于黑社会的浪漫绮想都吹飞了。我头一回清晰地感受到,我爹和我爸是走在刀尖上的。我害怕了,万一我爸或我爹出了意外怎么办?之前说过,我爸脸上有块疤。他自己跟我轻描淡写,说是被烫伤的,但我觉得没这么简单。他们的生活比我想象得更凶险。那一整晚,我爹倒是没有再吼了,但我一点都睡不着,闷在被窝里,想到有一天他们可能遭遇不测,离我而去,我就难以接受……

 

于是我想,我毕竟是他们亲女儿,我说的话他们应该会考虑考虑的吧?叫他们差不多金盆洗手了吧?都不年轻了,别再惊心动魄了。而且他们打小就对我三令五申,不要犯法,也许是他们不想我重蹈覆辙,但一想到他们在犯罪,我心里也十分难受。

 

不过,当时我想,我应该对他们有了更深的了解后,再行动。知己知彼嘛,仅靠一堆猜测怎么说服他们?

于是,绕来绕去,终于绕回我们的主题了:

 

我决定用某搜索引擎先搜集一下资料。我想,既然是本市扛把子,那应该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,或者江湖传说什么的吧?我又想,他们在道上未必会用真名,直接搜,应该搜不到,所以,我一开始还另辟蹊径,在搜索框里键入我所在城市后,加的关键词都是什么「峰哥  老大」、「峰哥 疤 疤哥」、「周哥 头头 生死绝恋」这种,结果出来一溜儿不知道啥玩意儿。心塞。我以为没什么希望了,最后抱着随手查查不亏的心态,在搜索框里打上了我爹和我爸的真名。

 

这一搜不要紧,我新世界的大门被直接推开了,由此我也认识到:我,真真是奇女子。

 

只见搜索页面上罗列了一堆新闻,连百科词条都有他们!我极度震惊地发现:我爹不是混混头子,相反,他是个警察!而且!我爸爸也是!

我看着百科上,我爸年轻时的照片,那一长串的履历、光辉事迹、被表彰的奖项,夸张得我快要不认识他了。

而我爹那边则突出一个惊心动魄,七八年前的新闻,什么涉枪、涉黑、涉毒,什么「英勇搏斗」、「冲锋一线」,快把我吓坏了。不过,近几年,这种新闻倒少了很多。后来听我爹说,他升职之后,因为也四五十了,怕跟不上队伍,就很少再冒险了。

 

此外,我还发现了我爹跟隔壁区那名赵警官的合影——也就是一开始让我脑洞大开的那人——据说他们是多年的好友……

还有,我爹在参加正式活动时的警服照……连他这么不修边幅的人,收拾收拾也很是那么回事儿……

 

然后,我又相关的新闻报道里,看见了几个眼熟的名字。

其中有我敬爱的婶婶。我一搜,妈呀,也是警察,还是个法医。我捂着噗噗跳的小心脏,搜了另外几个名字,都是我爸爸和爹的朋友,结果,无一例外,全是警察……

我脑子一片空白,突然觉得全世界都像个谎言……

最后,我颤颤巍巍地搜了我叔叔的名字……好在,他确实是干物流的的,他名下那公司也是实打实存在的……但我该相信吗?他不会是打着物流的幌子做特工的吧?!

 

……我真真怀疑人生了。

 

说好的亲女儿呢?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@我爱吃但不是神兽

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爸是特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 

 

@瞧我这暴脾气

哎哟我的妈,姑娘你这心路历程屈折得……

你赵叔叔小时候还抱过你啊,只不过后来就是大人之间联系了嘛……还有,你叔?特工?别吧,这有多少篓子也不够他捅啊。

 

@我是亲哥

……你考不考虑以后报个编剧相关的专业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
评论(14)
热度(185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