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惊喜(上)

配对:关宏峰/周巡

设定:身份梗/生子/有一部分男性天生是Carrier的世界观

 

Summary:

    关周二人的刑警身份,向女儿隐瞒了十来年。结果,三人在局里不期而遇。

 

 

刑警队的生活,尽管形象地说是走钢丝、踩刀尖,但说是天天子弹横飞,那倒夸张了。像2.13那种掀了城市半层皮的特大案件,一辈子折腾一回,也就差不多了。

不像拍剧,案子跟流水线上产的似的,一个一个排着队来。

现实中,有时候,他们闲得发慌,一线的精英骨干都在搞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。但有时候,也会跟撞了邪似的,案子扎堆地涌来。这边的还焦头烂额,那边的电话又催命一样闹了起来。

不过,好在,精明的犯罪分子不多。疑案毕竟是占少数的。一目了然,板上钉钉的案子更常见。

就像眼下接到的这起案子。

光明中学的两个教师,因为琐事大打出手,其中一个脾气火爆的,失手将另一个打死。被害者死亡后,嫌疑人主动投案。

 

现场不是周巡和关宏峰出的。

他们为一个无头女尸的案子熬了两天了,查清尸源后,又拔出萝卜带出泥,牵出一起连续杀人案。周巡带着底下一票人连轴转。

得知又有新案件时,周巡眼睛瞪圆了,伸手把刘海耙上去,呼出一口气后,才脱口而出一句:

「我操。」

 

不过,光明中学凶案的案情比较明朗,嫌疑人又投了案,周巡抽调了一个小队,按常规程序去现场勘查,自己、关宏峰和一部分骨干继续扑在疑案的嫌疑人排查中。

做到副局了,尽管分管刑侦,周巡也不需要事必躬亲,底下的人多少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 

关宏峰把订的外卖提到办公室时,周巡桌上正摊着一堆疑案相关的材料。而他本人则拿着一个相框,边抽烟,边发呆。

 

熬了两晚,周巡的黑眼圈很重。年龄一上去,脸上的憔悴就跟眼角的褶子一样,遮也遮不住。即便生龙活虎如周巡,现在也没法跟二三十岁的小年轻比了。连轴转,转上个两三天,就头痛、眼干,什么毛病都来。

 

他手里的相框是旧的,但里面的照片还是上回关桃杌生日时新拍的。

周巡讲究,老觉得家人的照片存手机里不安全,而且存再多,不看也跟没存似的。所以他一有空就把照片洗出来,挑张喜欢的,摆在桌上,时不时看两眼。

 

这会儿,他便看得入神。嘴里叼着的烟烧了一半,长长的烟灰眼瞅着就要落下来了,他也跟没瞧见似的,眼神有几分复杂。

 

听到门口的动静,周巡很快回过神来。他把烟摁灭在了烟灰缸,头也没抬,问:

「桃杌还在关宏宇那儿呢?」

他问得随意。处了几十年,不消抬头,他就能知道来人是谁。

 

「嗯。今天早上打电话的时候,她还没起床。周末,让她多睡会儿,就没叫醒她。」关宏峰说。

 

周巡一面听着,一面把几份材料摞起,在桌上收拾出一小片空地。关宏峰把外卖饭盒放在上头。

 

「想她了?」关宏峰问他。

 

「哪那么夸张啊,老关。这才两天。」周巡失笑。十天半月都有过,两天又算什么呢……「她跟关饕餮在一块啊?不是。那小子不会又带她去游戏厅吧?」

周巡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给这种可能画了个大叉。上次「事发」后,关宏宇高亚楠俩人撸起袖子就把亲儿子往门外轰,关饕餮巴在门框上嚎的画面,周巡想几次,乐呵几次。谅那小崽子也没这个胆了。

 

关宏峰倒不置可否,站在办公桌前拆餐盒。

 

周巡又看向照片,今天感慨格外多:

「欸,老关,你说,怎么时间就过得这么快呢?她一下子就那么大了,我都还记得她两三岁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丑样子……」

 

关宏峰睨了他一眼。

「你就不怕我把你这话录下来?」

 

周巡咧开了嘴。

 

而后,噙着那笑,他的神情又复杂起来。

「你知道吗,老关,有时候我挺……怎么说呢,也不能说后悔,就是挺矛盾的。」他把刘海捋开,盯着照片上笑靥如花的小姑娘,说,「把她生下来了,又老是回不了家。自己干这行,随时可能嗝屁儿不说,还可能让她遇上危险……有时候,我真觉得,我们俩当初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,居然敢生小孩……可是吧,你看她这样子……啧啧啧,你说,我们两个糙得不行的大老爷儿们,怎么会生出这么水灵、这么乖的姑娘呢?一看到她,我又不敢后悔了——本来都对不住了,还说什么后悔不后悔的……」

 

关宏峰耐心听完,只淡淡地说了一句:

「周巡,糙得不行的只有你一个。」

 

「你可滚蛋吧,老关。」周巡笑了。他懂,关宏峰也不像表面这样云淡风轻。这样的对话在他们中间,每年都得来上一两回。「哎,你看,我们甚至不能跟她说,我俩是干什么的……早出晚归,还老是不在家,她以后会不会猜我们是罪犯啊……」

周巡玩笑中又带了点心酸。

 

他们从来没跟关桃杌说过,他俩是干哪行的,也只在小丫头还不记事的时候带她来过支队。整天整天回不了家,就说在外地做生意。好在她有个开物流公司的叔叔,这谎话倒也不那么蹩脚。

 

说起来,他们起了隐瞒的心思,还是因为关饕餮。

那小子打小满嘴跑火车,有个法医妈妈恨不得满天下说,结果刚巧遇上一个因为伤情鉴定跟高亚楠结仇的,就被绑了。当时关桃杌出生才三天,一听这消息,周巡在医院待不住了,掀了被子就往支队跑,忙活了一晚上才把关饕餮毫发无损地带回来。

好在关饕餮当时只有三岁,不太记事,虽然吓了个够呛,不过,也很快恢复了。

 

但周巡和关宏峰心有余悸。从警这么多年,跟高亚楠相比,他们结下的仇家只多不少。整个津港,恨不得撕碎他们的亡命徒,一只手肯定数不过来。而在这片恶意面前,他们的女儿显得如此弱小。

于是,他们决定将自己的行业隐瞒了下来。在安全方面,对关桃杌严加教育。孩子上学之后,两个人可以亲自接送,就一定亲自接送。实在走不开了,会联系关宏宇。关宏宇要是出差,就拜托一个相熟的保姆。

 

这么一瞒,就瞒了十多年。说不心酸肯定是假的。如果关饕餮对关宏宇说,「爸爸,我不要你去外地挣钱了,你陪陪我,好吗」,关宏宇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但这话从关桃杌嘴里说出来时,关宏峰跟周巡哑口无言。没在做生意的他们,也没法给承诺。

 

「好在当初生了个小姑娘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她也乖。」周巡乐呵,「你说,要是生个小毛头,那我们可就对付不了了……」他性子这么冲,老关又闷,他俩说不定要教出一个叛逆的问题儿童来。

 

「好了好了!不说了!」

周巡一拍大腿,收起感怀的神情,把相框摆回原位。关宏峰顺势给他递了副筷子。

 

「你也很久没休息了。等这起案子破了,你不是休假吗?到时候带她去哪儿转一转。」

 

「嗯,我知道。我下午再给她打个电话。」周巡夹块牛肉,扒了几口饭。

 

「好。」

 

小姑娘心思单纯,几乎没埋怨过他们。就算不开心了,只要他们哄一哄,跟她做个小游戏,她又马上破涕为笑了。她的心小小的,好像只要有一点儿爱就能填满,老是笑得憨态可掬,为此,周巡没少叫她「小傻子」——往往一面觉得好笑,一面心疼。

每回她被托给关宏宇,也十分乖巧。关宏宇把她当心肝一样疼。有时候,她犯了错,关宏峰脸一沉,周巡还没动弹呢,关宏宇先跳出来护了。

 

但是,女儿越乖,关宏峰心里就越惭愧。可他们也没有办法。他们的命甚至不是自己的。这孩子的到来是个意外。知道的时候已经三个月了。他们谁也忍不下心去剥夺她的生命。

当时,周巡焦躁地要抽烟,点了火后,想了想,又用力地摁灭了。那狠劲,就像下决心破釜沉舟一样。

然后,他说:「老关,走,回家。」

 

把弱小的她带来这个世界的时候,他们没有预留一点后路。前后都是死胡同。

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不负责任的一件事了,关宏峰想。

 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先破案吧,破了案就能回去了。

「周巡,把嫌疑人的足迹再给我看看。」

 

「好嘞。」

 

####

 

说到光明中学的案子,案发的今天,是星期天。教育局明文禁止补课,校园里空荡荡的没几个人,案发地也没有合适的监控录像。但是,警方在现场勘查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了一名目击证人,一个十岁的小女孩。

 

被害人和嫌疑人发生肢体冲突时,她就在距离不远的一个角落躲着,起初只是好奇,直到被害人倒在地上不动弹,嫌疑人仓促逃离,她才害怕地跑开,途中由于惊慌,正好撞到了保卫处过来的人,还在地上狠狠摔了一跤。

 

她不是光明中学的学生,只是跟着她堂哥一起来玩的。

有意思的是,她堂哥也不是这儿的学生,招呼他来这边操场打篮球的几个男孩子才是。打着打着,到了兴头上,几个男孩就不管小女孩了。她也觉得没意思,就随便逛了逛,没想到有点迷路,逛到了案发现场附近。

 

尽管嫌疑人已经投案了,但调查程序还是要按部就班进行。因为小女孩的智力、逻辑、记忆都很正常,因此在嫌疑人投案后,侦查人员按正常程序将她列入了目击证人的行列。

 

但是,当时出现场的都是大老爷儿们。在保卫室,面对一堆穿警服的陌生人,小女孩显得很不安,也很戒备,畏缩着一句话也不肯说。她的膝盖和手肘都磕破了。没办法,侦查人员将情况报告周巡,希望支队能派个女警过来,将小女孩带回去,安抚一下她的情绪,再联系监护人,把笔录做了——由于是刑事案件,目击证人又是未成年,按照规定必须有监护人在场。

 

警力紧张的时候,再鸡毛蒜皮的事都得请示。而支队这边,关宏峰刚分析出一个具有突破性的排查方向,周巡情绪高涨,将这个请示一口应了下来,还特意嘱咐了句:

「记得把人家伤口处理一下啊。」



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宏宇:妹妹呢?

关饕餮:打球,打着打着,丢了…………

周巡:上次带去游戏厅,这次带去命案现场,你小子怕不是要上天?

评论(14)
热度(169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