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为什么上司们都在怼我(上)

《为什么上司们都在怼我》

#峰巡/宇楠
#世界观:非ABO//有子//有少数男性天生是Carrier
#私设周、高升到津港市局


Summary:大概就是十几年后,关宏峰家的小姑娘有了男朋友,小伙子一无所知跑来实习,结果遭上司冷眼的故事。爸爸=峰,老爹=巡。



[01]
小伙子姓祁,法医系准毕业生,揣着专业第一的成绩来津港市局实习。津港是直辖市,上头没有省公安厅,市局便是群英荟萃的地方了。


津港市局的鼎鼎大名,他上警校前便已有耳闻。之后上了大学就接触更多了。不夸张地说,他大学上了多少年,津港便如雷贯耳了多少年。


许多经典的刑事案例都来自津港。而关宏峰,是案例解读中出现最频繁的一个名字。据说二十年前,他曾因一桩大案离开公安系统,案子水落石出后,津港为他破了例,准许他重新回到编制内。


关宏峰专业过硬、屡建奇功是出了名的。有时候,破案角度之刁钻令一众人都瞠目结舌。


公安部有意把他往上调,但他还是留在了津港。他希望呆在一线。哪儿的一线不是一线?

只有当其他地区发生重案疑案时,他才作为专家外调。


关宏峰被请来刑一警学院做过几回讲座。小祁每一回都提前两小时去排队,才勉勉强强排到。他极其渴望跟关宏峰面对面交谈——那时的他,肯定想不到,未来有一天,当他真的面对关宏峰时,他会恨不得拔腿就跑。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
讲座一结束,礼堂分分钟变成追星现场。一堆人堵着关宏峰要签名,搞得主办方哭笑不得。关宏峰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。只见他岿然不动,淡定而耐心地签了几十份,才在主办方的保护下离开。



当然,小祁一学法医的,肯定不是冲着关宏峰去津港实习的。

他是奔着市局的高亚楠法医去的。他在专业课上没少接触高亚楠的案例。她的经验、能力,属于女性的敏锐,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像她一样的法医。


除了这些一本正经的理由之外,之所以选择津港,他还有小小私心。

因为津港是他小女友出生、成长的地方。每每想到这一点,他对津港这城市便多出一份亲切。


说到他的女友,故事那可就多了。


他女朋友小他七岁,还在刑一警学院本科读大二。尽管他们交往只有一年,但他觉得,她就是那个人了。


不过他们俩之间横亘的年龄差,是个大问题。他很担心这段恋情得不到女方家长的认可。


其实他们还没夸张到见家长的地步。他只知道,女友家里有一个爸爸,一个老爹——虽然这类家庭数目不多,但现在这年头,也谈不上什么歧视了。


女友是家族里唯一一个女孩儿。


她有个叔叔,特别疼她。


当年她出生后,叔叔对婶婶死缠烂打,怎么也想生个女娃。后来,婶婶有了二胎,是双胞胎。但四个月B超一看,得,两个带把的。


叔叔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也只能接受自己膝下一溜儿小毛头的事实了。


但她在家里的地位从此变得不可动摇。


亲爸亲爹宠,叔叔婶婶疼,堂哥爱,堂弟见了她也乖得不行。


噢,对了,还有名字。说到小女友,就不能不提一下她的名字。


毕竟“关桃杌”这种名字,不知道多缺心眼儿的家长才取得出来。


据说是因为她爸家里按辈排字,排到“涛”了。她爸爸开明,想着不排也没事儿,偏偏她老爹,一个独子,对家庭传统啊,仪式感啊这东西分外上心,给她取个名字叫“梼杌”。她爸发挥学识拯救了一下,把“梼”改成“桃”字,算是增添了一丝明亮的色彩。


据说,叫“桃杌”,多少是为了应和她堂哥的名字——没错,当小祁知道她堂哥叫“关饕餮”时,他突然觉得,“桃杌”这名字简直神来一笔,精妙绝伦。


每次说到“关饕餮”,关桃杌就咯咯笑。


她说,她堂哥调皮,从小就是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那种脾性,所以每个星期都要罚抄名字——她甚至怀疑,叔叔取名字的时候是不是就预见了这一天——有堂哥这样一对照,嘿,关桃杌打小就觉得自个儿名字取得特别好,天天沾沾自喜。


只有她叔叔推胸顿足,说,哎哟,我的小姑奶奶,你怎么傻里傻气的,尽像你那个笨蛋老爹了啊。



回想小祁跟关桃杌相识的经过,前前后后也分外奇葩。


他是在返校的路上,刚好遇见了被流氓纠缠的关桃杌。当时,关桃杌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似乎还想交出包包了事。


小祁仗义出手,揍了流氓一拳,被回敬了两拳。后来,巡逻的警察闻声而来,对方才夹着尾巴逃跑。


那之后,他得知关桃杌也是刑一警学院的学生。因为他被揍的那两拳,关桃杌十分仗义地请他吃了饭。

一来二去,两人还就交往了。


小祁一直为初次邂逅时,那不甚成功的「英雄救美」而感到自豪。


但是,你猜后来的展开是怎样?


大一那年,他亲眼看见,一群五大三粗的老爷儿们,被他娇小玲珑的女朋友打趴在地上,嗷嗷直叫。最后,关桃杌拿下了散打比赛的冠军。


……?


………………???


关桃杌说,从小她爹和她叔叔就宠她,但有一点不由着她——他们要教她打架。多苦多累都要学,打趴下了就再站起来。


起先,这只是为了防身。


「要是有小兔崽子动了歪脑筋,你就揍他。只要不打死,就往死里打。不要担心。你爸跟你爹还认识那个姓韩的呢,大律师,双重担保!」

当时,叔叔大义凛然,完全没注意到,姗姗来迟的他哥正站在他背后,面无表情。


虽然关桃杌她爸是体渣,但她老爹当年打遍警校无敌手,叔叔也武警出身,身手了得,她自然也就差不到哪儿去。


但是,一身本领,说是为了防身,十几年下来,愣是没什么机会。
唯一一次就是上次了。


上次她不是被吓懵了,只是在观察对手。包包自然也不是交出去的。那是婶婶给她的入学礼物,得宝贝着,所以她想先把包包放地上再动手。结果小祁中途杀了出来,还白白挨了两拳。


……


…………


小祁表示,你开心就好。


「你知道,为什么你不能打,我还跟你在一起吗?」她曾经笑眯眯地问他。


「为什么?」


「因为……啊,算了,以后再告诉你!」


她还不知道怎么描述她的感觉。就是一瞬间,有个人突然出现,张开臂膀挡在她面前,似乎愿意为她承担一切……

她想起她老爹。


又想起她爸爸。

然后想到,很小很小的时候,她刚学会走路不久,两个大人微弯着腰,一人牵着她一只小手,陪她往前走。


有些东西,也许内核一样温暖。


关桃杌对喜欢的人没什么心眼儿,平日里性格也有点大咧咧的。甚至有时候,她一小姑娘,还犟得跟驴似的。不过,她脑子是真的好使,涉猎面非常广,听小祁谈起法医学,也能听懂六七分。


她说,她跟双亲说了恋爱的事情,还给家人看了小祁的照片。


当时,她张着双臂,踩在路沿上,步履平稳地走着。


她说,她老爹暴跳如雷,她叔叔一口一个反对。她爸什么都没说——

「最可怕的就是我爸什么都不说」。


小祁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年龄这事儿,他也没办法。他能理解她家人的情绪。


「哦,对了,」小祁正思索着,她一下子拐到了另一个话题,「你是去津港市局实习对吧?」


她停下脚步,盯着他。路沿边的花树垂下一把开满白花的枝条,把她一双眼睛衬得十分灵动。


对这突然转换话题,小祁虽然懵,但也老实地回答了。

「嗯,申请结果下个星期就能出来。」


「效率挺高的啊。……不考虑换了?」


「为什么要换?」


「呃……也没什么……」她摸了摸后颈。
这是她不自在时的惯有动作。


「说起来,关宏峰也是姓关啊,」小祁说,「『关』在津港也是大姓吗?说不定你们几百年前还是一家呢。」


「……那可不是。」
她嘟囔了一句。


她实在过分可爱。
至今,小祁的手机屏保都是他俩的合影。


那时候是春天。满树满树都是花,盈盈缀缀。
风一吹,花瓣便漫天纷飞。
她在花瓣之中,抓住他的衣领一把扯下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
咔嚓——

当时,出于小女生的心思,她还自拍下来了,没羞没臊地给他设成了屏保。


回忆这一幕,小祁嘴角不经意地上扬。


今天是他报道的第一天。


他带着有这样屏保的手机,整理了下着装,朝着津港市局威严的大门走去,全然不知,他将要面对怎样的风暴。

评论(32)
热度(215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