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左右(02)

#关宏峰×周巡

#ABO/生子预警

#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。



[02]

这一觉,周巡睡得通体舒畅。

刚闭眼那会儿,小鬼还躁动不安,但是,昏昏沉沉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被一股安全感包围了。他好久没有感受到了。全身每个细胞都在这抚慰之中放松下来,他很快便坠入梦乡,大脑糊成一团,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。

 

清晨的空气带着凉意。

周巡面朝天花板,还不太清醒,拧了拧眉,眨巴眼睛,一副惺忪模样。

 

但这一觉的确舒服。

 

「啊……」

他美美地闭着眼,在床上伸了个懒腰,不禁想道:果然还是要老关的信息素啊——

 

等等!

周巡啪地打开双眼。

 

信息素?

老关?

 

周巡精神一震,睡意全消。

他这才发觉,他的的确确正被Alpha信息素包围着。而且这个Alpha——

 

心下震惊,他脑袋一扭,恰好跟窗前站着、回过头来的关宏峰对上了眼。

 

…………哎哟卧槽!

 

「老关?」

尽管有了心理准备,周巡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

窗帘拉开了一人宽。津港被晨雾笼罩着,色调清冷,只有地平线上一重雾霭,包裹着昨夜孕育的朝阳。

 

关宏峰就站在那儿,听见周巡的动静后侧过身来。他还是那身黑色大衣,一条丑不拉几的围巾披在肩上——哪怕比起关宏峰来,周巡给人的印象更糙,他也没少发愁:万一他女儿,一小姑娘,继承了关宏峰的闷骚审美,那可怎么办?

不过这绕远了。

 

眼下关宏峰正面无表情睨着他,不知是喜是怒。

周巡抓瞎。「你怎么在这?」

 

他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,也不知道拿什么心情来应对。

他不是没有设想过这样的场景,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。

 

病房门关着。一屋子关宏峰的信息素味。这个浓度,要是有别的Alpha闯进来,非得打一架不可。认识到自己正身处关宏峰的领域,周巡心里不自在了起来。但关宏峰一点都没有要把信息素收回去的打算。而从生理上来说,被标记过的身体完全背叛了他的内心,非但不抗拒,反而十分依恋。

没用的生理本能。他暗暗啐了自己一口。

 

关宏峰双手揣在兜里,没说话,只是一声不响地转过身,与周巡面对面。然后又退了两步,靠上窗台,无声地吁出了一口气,才抬眼望向周巡。

他双肩微塌。

周巡看见了关宏峰的疲惫。他看起来需要一根烟。

 

「你说我为什么在这。」一夜没睡,他的嗓音有点沙哑。

也正因为疲惫,没了力气,关宏峰反常地平静。

 

其实周巡不喜欢玩你猜我猜的小游戏——他更习惯于真刀真枪干一场。

费尽心思去揣摩关宏峰脸上每一个表情变化,猜测他的心理,甚至跟关宏峰玩心理战……早在2.13案的时候,周巡就对这套烦透了。

但是,现在,他又不得不干起这事来。

 

他不知道究竟是谁把关宏峰叫来的。支队的人吗?支队的都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了?

最重要的是,关宏峰知不知道?

昨晚他在疼痛中被送上警车,一路黑灯瞎火,自己也昏昏沉沉。到了灯火通明的医院时,他有片刻的清醒,那时候他的确听见医生大声喊话,说让他的Alpha过来……只是他动弹不得,张着嘴也发不出一点声音来,自然就谈不上阻止……

 

妈的。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啊。

之前虽然心乱如麻,但他也有简单的规划:很快到冬天了,他可以穿厚衣服遮过去……来年春天,支队有两个外派学习的名额,为期三个月,他可以避开大家的目光……

 

但是现在……


不不不,先冷静下来。还没确定老关知不知道呢。万一支队的人没说,只是老关自己跑来探病,那他一惊一乍的,岂不是傻愣愣地不打自招?

 

这么想着,周巡决定先诈他一下。


「嗨!兄弟这只是小伤。他们怎么兴师动众的啊,把老关你也叫来了?」他拿出那糊弄人的架势。

「嘿,你别这么看我啊,老关,我没事,你看我好好的。也就汪儿几个大惊小怪。回去一定教训他们。」

 

关宏峰脸色越来越差。


「小伤?」他突然假笑了一声,「呵。」


周巡不是没看过关宏峰讽刺人。但那也是一本正经的。

像现在这样,倒有了几分关宏宇的影子。

 

关宏峰闭上眼,抬起手,按了按眼睛。

 

他深吸了口气。而后,他才抬头,看向周巡。

大概是一夜没睡的缘故,他眼里都是血丝。

 

他就用这样一双眼,直直盯向周巡,瞬也不瞬,盯到周巡后背发毛。

 

「小伤是吗?」他嘴角现出一点弧度,却不带丝毫温度。

「周巡,那你说说,要到什么程度我才能知道?」

 

他问:「等小孩胎死腹中了再告诉我?」

 

周巡心头一紧,喉咙深处像堵着什么。

但他给了最自然的反应——其实也不算装出来的。


他不乐意了。

「我呸。」他皱起眉,「不是,老关,哪有你这样一见面就诅咒的啊?」

 

关宏峰脸色一沉。

「既然口头上都听不得一点不好的,怎么不反省一下你自己的所作所为?」

 

「嘿,得了啊,老关。」周巡手一摆,烦躁起来,「别摆出审犯人的样子。老子是警一察,就有责任破案抓犯人。」

 

做错事的人反而梗着脖子跟他大声。

关宏峰出离地愤怒了。


积攒了一夜的怒火飙到了最高点。


「周巡!你搞清楚,在场的警一察不只你一个!既然已经布控了,嫌疑人又有伤在身,再怎么逃也逃不出多远。这种情况下,并不需要一个怀孕将近二十周的警一察跑半条街,还跟疯子一样扑上去打一架!」

 

「我这不是为了早点抓到那孙子,防止有什么变数吗?」

周巡也知道他过于鲁莽了。

但看见那小子逃跑的一瞬间,长年的抓捕本能接手了他的身体。等理智回来的时候,他已经在地上蜷成一团,痛得冷汗直流了。

 

「你没发现你是这次行动最大的变数吗?」关宏峰不客气地指出。

 

「那,得了,」周巡一拍大腿,跟关宏峰置气,「功过相抵。」

 

去他妈的功过相抵。

关宏峰差点没骂出脏话。

 

但他从不需要脏话。

关宏峰不是圣人。他不吵不闹,但他表达愤怒的方式更尖锐。

他知道每个人的软肋所在。


病房里弥漫着一片静默。

关宏峰闭了闭眼。勉强平静下来后,才缓慢地睁开。


「周巡,你到底把你的命当什么了?又把小孩的命当什么了?如果不要的话,直接拿掉不是更快吗?」

 

听见“不要”、“拿掉”两个词,周巡脑子轰地一声,一片空白。

他的心瞬间沉到谷底。


-tbc

评论(14)
热度(146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