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峰巡】左右(01)

#关宏峰×周巡

#ABO/生子预警

#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。

 

 

接到高亚楠的电话时,关宏峰正在为公安部筹办的一个讲座做功课。铃声乍然响起,想出神的他还小小地被吓了一下。

 

书房太过安静了,铃声震动显得格外突兀。

瞟了眼时间,他心下隐隐不安:都快半夜一点了,是发生了什么要案吗?

 

法医得跟着整个侦查走,所以小饕餮出生后,高亚楠也恢复了过去那种日子,两三更被一通电话叫出被窝是常有的事。为此,关宏宇没少跟他发牢骚。

但他这个顾问现在毕竟不专属于长丰,局里腆不下脸来——当然,之前有人仗着「交情」干这事,现在也没了——所以,不是特别紧急、特别严重的案子,局里一般不会在深更半夜喊他。

 

而且,为什么打电话的人是高亚楠?周巡呢?终于知道避嫌了?

不应该。周巡不是那种会因为私人感情误事的人。两个月前那莫名其妙的分手之后,他遇上棘手的案子,照样嬉皮笑脸联系关宏峰。在公事上,两人没什么不同。老实说,在私事上,除了不再上床之外,也似乎没有什么改变——就周巡来说。该勾肩搭背还是勾肩搭背,要开玩笑还是开玩笑。全世界的前任要是都像周巡这样落落大方,很多问题大概就不存在了。

有时候,关宏峰觉得,为这个人郁郁不乐的自己简直像个傻子。

 

上周的抛尸案已经锁定了嫌疑人,警方布控好几天了,现在应该抓到人了。

到底是发生什么了?

 

「嘟」地一声,响铃挂断了。关宏峰一怔,才发觉自己想太久了,拿过手机,刚想给高亚楠打回去,手机又疯狂地震动了起来。

窗外起了风,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。

远方模模糊糊传来夜鸟的啼叫。

关宏峰心上的不安悄悄弥漫开来。

「喂。」他接起电话,「我是关宏峰——」

他话都没收尾,就被高亚楠硬生生打断了。

「喂,关队,周巡出事了。」

 

 

###

 

夜色清冷。

公路上偶尔有车驶过,路灯一盏盏向身后滑动。

 

「哔——」

好似石子掷向鸽群,一声长长的鸣笛将属于夜晚的氛围驱散一空。

夜行的司机精神一震,脏话刚到嘴边,只见一辆车以刁钻的角度弯过来,近乎蛮横地超到车前。每一脚油门都能看出车主的狠厉。

这下,几句脏话肯定掖不住了。

 

但车主——关宏峰以一惯岿然不动的态度,将其他司机的咒骂抛之脑后。

事实上,情况似乎比平时还坏。关宏峰阴沉着一张脸,虽然克制着,面无表情,但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。

 

在某个瞬间,他的双手微微颤抖,但下一刻,他用力地握了握方向盘,而后死死攥住。仿佛不这样做,就又有什么不该外露的情绪跑出来。

 

高亚楠的话回荡在脑海,像闷拳一样捶着他的脑袋。

 

布控几天,掌握嫌疑人的活动规律后,局里决定今晚收网抓人。没想到,嫌疑人觉察了,转身就逃跑。周巡——对,没错,周巡,他急了,冲上去追嫌疑人,跑了整整半条街。最后,还飞身扑上去,跟嫌疑人扭打在了一起。

换作平常,关宏峰没什么意见。这是周巡长久以来面对嫌疑人的习惯甚至本能,也是他的本职。但是!不是现在!不应该是现在——


「周巡怀了小孩,快二十周了,你知道吗?他这次出警遭遇了意外,现在正在医院,情况不是很稳定,亟需Alpha的信息素,要不然大人和小孩都会很麻烦。你认识他的Alpha吗?或者说……你是不是他的Alpha?」


关宏峰握着方向盘的手又用力了几分。

 

他太阳穴发胀,心口有什么要冲破出来。得知消息的那一刻,他差点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。冷静如他,从没这样焦躁过。

 

曾经,情况之于他最致命的时刻,他都没有失控,而是像旁观者一样,冷静地算计全局。他向来沉着,因为他有自信,胜券在握。

这是第一次,他猛然发觉,他在面对一件他无法掌控的事情。这令他心惊,但是,个性使然,他下意识地将这份恐慌掩藏了起来,让其他情绪占据大脑,比如,愤怒。

眼底是阴沉的冷火,他盯着前方的路面,想到了周巡向他提分手的那个晚上。


》》》后文走链接《《《


=TBC=

终于逮着空子写文了。

评论(14)
热度(207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