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喻黄】先声夺人(片段灭文)

没头没尾的片段
发生了什么猜一猜就好
ABO生子/崽已经大了




挂上电话后,屋子里没了喻文州寡淡的声音,显得更加地空寂。日光灯悬在头顶,他却神色暗淡。

阳台外夜凉如水。

桌上的啤酒还剩下半罐。

喻文州伸手拿来,沉默地喝完之后,捏扁易拉罐,丢进垃圾桶里。

而后,他起身,放轻了脚步,朝小宇的房间走去。

厅子的大灯被关上了,走廊留了盏小夜灯。拉开房门,微弱的黄光便从豁口中倾泻下来。

孩子睡得很熟,连喻文州进了门也浑然不觉。

喻文州关上门,室内又陷入了一片昏暗。只有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过来。

想了想,还是不愿打搅孩子的美梦,喻文州没有打开床头灯,只是凭直觉在床头柜上找了找,又在孩子枕头下摸了摸,直到碰到一个扁平的硬物,才停下来。

摸出来一看,是一款智能手表。

表盘的亮度不太刺眼。喻文州捣鼓了两下。果然,定了每天早上六点半的闹钟。

他神色复杂,摩挲了一下表带,果断地将闹钟关掉了。
手表被放在了床头柜。喻文州动作尽可能轻地爬上床。
床够大,这孩子的睡姿又跟性格一样,不张扬,乖乖地侧睡在一旁。喻文州便顺理成章地睡在了空位上。

他一伸手,便抱住了孩子。

规律的呼吸声传来,怀中的体温令喻文州百感交集。

夜色在房间中弥漫。喻文州没说话。

过了好久,久到几乎让人以为他睡着的时候,他才低低地叹了一句:

「……傻小子。」

三个字,不无酸楚,不无怜爱。

他凑过去,吻了吻孩子的发心。

「晚安,小王子。」

××××

隔天,小宇睡到了八点多才醒。

他先是被抱着他的喻文州吓了一大跳,而后突然想到,他似乎没有听见闹钟声……

窗帘缝隙中斜射进来的阳光,向他暗示着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

他心下又是一惊。枕头下掏手表没掏到,却在床头柜上摸到了。

一看时间,他眼睛都瞪大了。

天哪!

谁动了他的闹钟?

他将视线移到熟睡的喻文州身上。

……是他吗?

可是,为什么呢?他有点糊涂。

是他嫌弃他的早餐不好吃?

可是,他明明夸了他,还很满意的样子啊……

难道是骗他的吗?……是这样吗?自己还开心了很久呢……

结果是这样吗?……

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喻文州从睡梦中悄然转醒。

他一睁眼,便对上了喻蘅宇的视线。蘅宇手里还捏着那块手表。

喻文州微微一笑,伸手将他拥入怀中,说:「早上好,宝贝。」

他揉着蘅宇的头发,令孩子有点恍惚。

「你也刚醒?现在几点了?」

「八点……抱歉……」蘅宇干干地说。

已经八点了?喻文州唇角一掀,笑了。果然这孩子也是爱赖床的。前几天真是辛苦他了。

可蘅宇不安了。他低下头,歉疚时候的神色像极了黄少天。

喻文州心头发软,又微微刺痛。

他明明什么也没做错。

「是吗?你睡得还好吗?」他不动声色地表露温柔。

「嗯……」

「那就好。」他说,「蘅宇,小朋友要吃好睡好才会身体健康,快快长大。」虽然他恨不得孩子的成长过程再慢一些,「所以,你不用调闹钟每天早起,睡到自然醒就好了。爸爸上班无所谓迟不迟到,早饭交给大人交给爸爸来做就行。你想一起的话,我们一起做也行。但你健健康康还是爸爸最大的心愿,好不好?」

喻文州也不拐弯抹角。

「……」这一记直球让蘅宇不知所措,但老实说,他好开心。「……你喜欢我做的吗?」

他有点不安,又有点受宠若惊。

「当然,我之前不是也说了吗?还吃完了。小宇是个很棒的孩子,真的。但爸爸……不是个尽职的爸爸,这些事应该爸爸来做。」

他宁可孩子不要这么懂事,再闹腾些,再任性些。「小宇只要开开心心就好,想做什么都可以跟爸爸说,好吗?」

蘅宇惊讶地张了张嘴巴,而后低下头,沉默了一会儿。

「……」然后,他将脑袋埋到了喻文州怀中。


×
没了,开头的电话黄少打的。父子这么生疏的情况,一方心疼一方讨好,就随便猜猜是什么情况吧,留点想象空间挺好。
茶余饭后减压写的。

评论(1)
热度(28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