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喻黄】哭,让他哭(PWP/上)

 ……我只是想开个车而已,谁知道前边写了这么长,看着标题里的PWP陷入沉思。

设定:ABO/生子

 

 

「哈哈哈哈哈哈叶修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!!看招!看招!!」黄少天嚣狂大笑,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飞快舞动。

屏幕上,同时从三个方向冒出来的蓝溪阁众人,俨然对兴欣一众形成堵截之势。

 

剑光一闪,黄少天、叶修两人的小号缠斗在了一起。

 

昨天抢BOSS吃了亏的蓝溪阁,今天赶上个好时机,终于占了上风。

兴欣现役的职业选手不在,眼下的局面,只要将叶修留住,BOSS绝对是蓝溪阁的,没跑了。

 

心里憋着一口气的黄少天,步步进逼,上挑下劈,连招砸向叶修。叶修没上他的散人号,许多无赖的闪避技能施展不出来,只能结结实实扛下伤害。

吐气扬眉的黄少天,身心格外舒畅。

 

「哎哟,是老喻下班了吧?」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。叶修也不慌,戏谑的调调怎么听怎么欠揍。「啧啧,这么脏的手段你们也好意思使。」

 

黄少天吐血。

「你个不要脸的,再脏怎么脏得过你!!你还好意思说?你平时比我们无耻上了一千倍、一万倍!呸呸呸,我们队长才不无耻!他是战术,你才无耻!要我提醒一下你有多无耻吗?」

退役很久了,孩子都生了,很多场合下,黄少天嘴皮子一快,仍然满口队长队长。

 

「哟,实力双标啊。黄少天,想不到你是这种人。」叶修咋舌,「喻文州呢?设计了我们不出声,这是深藏功与名哪?」

 

「滚滚滚,」黄少天说,「队长没功夫理你,他很忙的,有本剑圣对付你还不够吗?看招,看招,看招!」

 

因为一开始被黄少天逮了空子,职业也遭到克制,叶修小号落在下风,颓势愈渐明显,偏偏黄少天还不依不饶——他就是这样的人。只要瞅见一个破绽,就会像嗅到血腥的鲨鱼那样,追着撕咬。

 

但叶修毕竟是叶修,输人不输阵。这种关头,垃圾话也是信口拈来:

「怕是你跟喻文州一起来也不够啊。」

 

「放屁!哈哈哈哈哈哈你就挣扎吧,没用的,看见没有,老叶,这就叫,天道有轮回,苍天饶过谁!!!升龙斩、落凤斩、连突刺……」

 

「喂喂喂,黄少天,」场上节节败退,耳机里,叶修的声音倒是从从容容,「别怪哥没提醒你啊,你家小孩哭了。快奶孩子去吧。」

 

「吃我三段斩!我不会中你的诡计的!哈哈哈哈哈什么烂招就想骗我?拿命来吧,叶修!!」黄少天上头了,没注意到,游戏音效已经盖过了外界的声音。

 

「呵呵,」叶修一笑,「哥没骗你,你小孩是在哇哇哭啊,喻文州也不管哪?啧啧啧这小子太可怜了,还没多大呢,爹不疼娘不爱的……」

 

「去去去,你才爹不疼娘不爱,我家小朋友可受宠了。」

 

「取个小名叫蛋蛋,的确受宠啊,一听就亲生的。」叶修取笑道。

 

黄少天炸毛了。

 

「滚滚滚!!!你才叫蛋蛋,你全家叫蛋蛋!!」

 

孩子小名其实叫探探,出生前就定好了。

第一届世邀赛的群没解散,毕竟是同一代的对手、损友,再加上人少,说起事来没多少顾虑,所以群里天天瞎闹腾,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也能拿出来掰个没完。

 

黄少天第一回以骄傲口吻夸自家「探探」时,一帮老不正经的全乐了,「蛋蛋」、「蛋蛋」地叫开了。

 

……黄少天那叫一个七窍生烟。

 

当时小家伙还没出生呢。怕气到黄少天出岔子,他们还收敛了一段时间。

但孩子一出生,一众叔叔伯伯辈的混球就彻底没了顾忌,「蛋蛋」这名字也算叫定了,连黄少天都好几次被带跑,脱口而出「蛋蛋」之后,才被哭笑不得的喻文州纠正。

 

血量见底,叶修反倒悠游地笑了:

「我说,黄少天,真不管你小孩了?哭了这么久,嗓子哭哑了可就坏喽。」

 

「别想声东击西调虎离山!」你家伙还顽强招架着呢,一看就是贼心不死。

 

话是这么说,但黄少天却突然有点心虚。

 

他手上操作松懈一下,可能就给叶修喘息的机会了……

虽然叶修这点血量也作不了什么妖……

 

算了,就让他多喘几秒吧!

儿子重要!

 

想到这里,他腾出右手,飞快拨了下耳机。

空档的半秒,叶修避开一击,果断跟黄少天拉开距离。

 

但黄少天没有立即追上去。因为拨开耳机的瞬间,婴儿的嚎哭声就像潮水一样灌入了耳朵里,响亮又凄厉……

 

卧槽,他家小祖宗真的在哭啊!!!

 

哎,不对啊,他明明一个小时前才喂过奶粉、换过尿布。

黄少天很崩溃。

 

不是,为什么每次你老爸我一抢BOSS,你就要来掺上一脚啊啊?你可是我亲儿子啊,每次都胳膊肘往外拐,是几个意思!!

 

黄少天操纵着剑客,继续追杀叶修,一颗心却被婴儿的啼哭声吊了起来。

他黄某人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这小不点扯嗓子。

 

「嘿嘿嘿,蛋……啊呸,探探,你等我一分钟啊,就一分钟,你爹我马上就把那个不要脸的干掉啊,你等等我啊,先别哭,别哭,悠着点儿。喂你是个男子汉啊,是男子汉就不能哭啊,而且你吃好喝好,有什么好哭的啊,我就在这里啊,你坚强一点……」

黄少天一边心急地敲键盘,一边回过头去看婴儿小床,嘴上喋喋不休,也不管小孩听不听得懂。

 

叶修听了好笑:

 

「剑圣大大,别挣扎了,奶孩子去吧。」

 

黄少天气得牙痒痒。

小家伙这么一闹腾,黄少天集中不了注意。叶修瞅着空子,一顿操作,便逃离了他的攻击范围。

 

两个月的婴儿,小小的一只,连翻身都不会,偏偏肺活量大得吓人,嚎起来不要命。黄少天心都揪紧了。

 

算了,大局已定,他不是非杀叶修不可。穷追不舍只是私心想泄愤。叶修跑了,顶多是多一点变数,这个BOSS,蓝溪阁是收定了!

 

横竖不管怎么算,还是自家小孩重要。

 

「叶修,我今天就放你一马,你给我等着!!」

在叶修的嘲笑声中,黄少天气到跳脚。

一吼完,他就火急火燎摘下耳机,想去哄他的小祖宗。

 

但就在这时,小祖宗的哭声弱了下去。

 

黄少天猛地回头。喻文州正俯下身,将婴儿小床上嚎啕的婴孩抱起来。

 

他洗澡刚出来,浑身还冒着热腾腾的蒸气。

大概是出来得匆急,他下身就穿了条短裤,罩在身上的白色T恤还穿反了。

 

头发没擦干,只在头顶披了条蓬松毛巾。发尖湿漉漉地贴在前额,滑下的水珠顺着脖颈流下,浸得领口肩头隐约现出湿痕。

 

尽管行头不算齐整,喻文州的神色倒还是一如既往从容,只无奈地轻攒眉头。

 

「乖,别哭。蘅宇怎么哭了?」

 

没有半分毛躁,他姿势自然地将孩子搂在怀里,大手覆在他后背。托着孩子,像柔缓的波浪托着小小夜船。

称呼「蘅宇」的口吻,就像称呼「少天」,嘴唇翕动张合之间,似乎都带着不言自明的感情。

 

隔着一层布料,掌心的温度熨贴着孩子。敦实而温热。稚嫩的生命在父亲怀里感觉到了踏实,不大一会儿,啼哭声便慢慢消停了。

跟七月的暴雨一样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只剩下一个胖嘟嘟的宝宝,噘着嘴。眼角残留泪花,小鼻子通红。

 

小脑袋靠在喻文州肩上,小手蜷在身前,小家伙柔弱得不像话。手无缚鸡之力,连翻身都做不到,面对未知的世界,只会扯开嗓子嚎啕。

他全身心地信任并依赖着父母。这个念头令他们心头柔软,也让黄少天感到愧疚。

 

「抱歉,队长,我不是故意不哄他的,」他局促地解释,「我之前耳机声音太大了,没听见,然后又缠着叶修打了一下……不过我其实已经准备哄他了……可是我喂他吃过东西,也换过尿布了,他这是怎么了?没事吧?」

 

初为人父的忐忑与笨拙暴露无遗。

 

其实黄少天并不需要这样。小孩哭很正常。有一回,蓝溪阁跟兴欣合作搞事情,叶不修就蹦出一段至理名言:

 

「蛋蛋哭了?哭!让他哭!锻炼肺活量嘛!这孩子以后八成像你,话唠,提早锻炼锻炼,从娃娃抓起,别以后说话缺氧。别管他别管他,哭,使劲哭。」

 

别提多理直气壮了。

到底是别人家的孩子,良心不会痛。

 

但黄少天没办法坐视不管。

毕竟是捧在心口疼着护着的娃儿,一介新手,总是害怕出什么岔子:怕热着他,又怕他着凉;怕他吃撑了不好消化,又怕饿着他……

 

在荣耀上,黄少天是天才剑圣,训练营第一,春风得意。可是,照顾婴儿,却没有什么天赋异禀可说——即使手速快如黄少天,也常常在包尿布时被儿子「呲」一身。

狼狈如斯。

 

不过,喻文州也没法取笑他——刚刚他差点套个内裤就冲出浴室来了。

 

想到这儿,他不由失笑。

 

「没事,他就是突然醒了,你看,」喻文州偏偏头示意。

黄少天看过去。刚刚哭没一会儿的小家伙,一下就倦了,这会儿眼皮都阖上了,只有睫毛还在微微颤动。

 

「他又要睡回去了。」

喻文州刻意放低了声音。

 

黄少天松了一口气之余,伸出食指,戳了戳孩子的脸蛋。

他挤眼皱鼻,埋怨说:

「一抢BOSS就哭,一抢BOSS就哭,你小子到底哪一家的啊?」

 

嘴里一百个不服气,手上的动作却很轻。指甲修剪到最短,还磨得平滑。指尖微微陷进脸颊,就又怕伤了似的,收了手。

 

小家伙眉眼像喻文州,安睡时尤为明显。

黄少天握着孩子的小手,小幅度地摇了摇。小家伙的抓握反应还没消失,慢慢地蜷起小手,反握住了黄少天的一根手指。


黄少天嘴一咧,笑了。



TBC

评论(9)
热度(325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