芥末泡芙

阿欢。不接受连续3篇以上的转载,不接受修改。全按个人心意写作,为了放松。墙头很多,尽量写。

【喻黄】简简单单[3]

ABO/生子慎

写点小片段




作为一名omega,黄少天的形象一直挺强悍的,特别是牵扯到他得心应手的荣耀时,他真真像是一把剑,锐利而残酷。


他的话唠、开朗个性,给他增添了几分平易近人的气质,削弱了他的锋芒感。但他毕竟是联盟最顶尖的高手之一,不强势,是走不上神坛的。


所以,当初,他被喻文州标记,omega身份跟恋情同时曝光时,一大票人震惊了。
整天嚷嚷妹子妹子,无数Omega拜倒在牛仔裤下求草粉……这样的黄少天竟然是Omega?还跟自家队长谈了恋爱?还标记了?


信息量太大,先消化哪个比较好?


不过,就算标记过了,黄少天也不像家养宠物那样,有了归属就变温顺。他仍然是那个个性鲜明,敢爱敢怒敢竖中指的男人。


之前新闻发布会,他说退役给自己Alpha生孩子,也说得漫不经心。众人习惯了他满嘴跑火车的风格,没太放心上。


这也是为什么,他的队友们迟迟不能从这个爆炸性新闻里反应过来。


怕不是驴他们吧?


但不应该啊。公布喜讯的人是喻文州。他们队长可没道理诓他们。


「卧槽,黄少,」郑轩也好不容易消化下去,眼睛瞪得老大,「那你还天天跑俱乐部?不应该躺家里睡大觉吗?」怀孕的Omega不都是大爷吗?


「我去,算了吧,天天呆在家里吃饭睡觉,换你你不烦哪?而且,我又不是残废,竞技场PK分分钟打得你叫爸爸好不好!」
黄少天连珠炮似的说了一通。


「啧啧啧。队长,你就不管管他?」


喻文州一笑。
「没事,少天身体状况不错,不必窝在家里。他开心就好。」身体允许的情况下,爱怎么来怎么来。


黄少天一听,得意得不行,如果他脸皮再厚点,八成会捧住他家Alpha的脸,吧唧亲上一口。


「咦,那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??」徐景熙好奇地问道。
老队员逐渐退役,这几个赛季,为了尽快开发新的体系,蓝雨也在引进新人,可惜的是,依旧没物色到什么合适的妹子。照说,这种万绿丛中没点红,清一色大老爷儿们的日子,他们也习惯了,但听队长副队这么一说,难免心生希望。


「三个月还看不出是男是女。」喻文州失笑。


「那黄少喜欢男孩女孩?」卢瀚文问。


「……」黄少天难得地沉默了片刻。「欸卧槽,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,队长你喜欢男的女的啊?不是,重点是,男的女的我们都还不会养啊。这下完蛋了,感觉好多事没考虑啊,我是不是想太简单了,队长怎么办哪。」


「别急,时间还长,慢慢学。」


喻文州给他盛了一小碗鱼汤,不温不火。


黄少天撅起嘴,嘀咕道:

「说的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……」


他乖乖地接过鱼汤,喝了两口,喝得急了点,一不小心沾了一手油,喻文州及时递上两张纸。


对上喻文州的笑脸,饶是黄少天也有点害臊,接过纸巾胡乱擦擦手,又闷头喝起汤来,耳尖微微发红。


老夫老妻式的互动,仍旧万丈光芒,闪瞎人眼。


……吃什么饭哪,塞狗粮就饱了。


「压力山大。」


「……没眼看。」


「……」


「……」


「黄少我刚成年……」求放过。


###


吃个宵夜,回到俱乐部,已经十一点了。今天郑轩擂台赛一挑二,精力消耗大,回来的路上哈欠连天。

黄少天这段时间本来就嗜睡,被这么一传染,也打了一路的哈欠,睡眼惺忪,连骂郑轩的力气都没了。他勾着喻文州的脖子,挂在自家Alpha身上,懒得动,跟喝醉了似的。


跟队友互道晚安后,喻文州带黄少天回了宿舍。

没精打采的黄少天也算是一个奇观了。喻文州好笑地想。


门一开,黄少天伸手往墙上一按,日光灯把整个房间照得亮堂堂的。

他放开喻文州,三两步扑在了软绵绵的床上,快意地叹息出声。


「舒服……」


他们住双人间,睡一张床。

蓝雨的正式队员大多住单间。这个房间是喻文州标记黄少天之后,俱乐部特地为他俩准备的。现在,放眼一看,到处都是他们俩的痕迹:两个漱口杯、两条毛巾、两双拖鞋,衣柜里两个人的衣服混而不分,书桌上喻文州的笔记本叠着黄少天的漫画书,笔记本里除了喻文州的字,还有黄少天搞事情的涂鸦……


墙上贴着蓝雨的海报,有团队定妆照,也有单人海报。正中的一张是他们第六赛季夺冠捧杯的照片,第十赛季之后他们还拿了两个冠军,照片分列左右。对比这三张,可以清晰地瞧见,这些年他们的变化——从满脸稚气到愈发成熟。但不变的是团结、激情,以及那颗跳动不已的年轻心脏。

床头柜上,两个人比剪刀的合影,被一堆雀跃的小手办簇拥。


喻文州是个注重细节的人。每次步入房间,他都会不由自主浑身放松,产生一种「回家」的感觉。


喻文州打开空调,调到合适的温度,然后走到床前,哭笑不得地盯着黄少天。


「少天,先去洗澡。」他想把黄少天扒拉起来。

黄少天抱紧了身下的棉被,把脑袋埋了进去,摆明了就要赖皮。


「……不……睡觉……明天再洗啦……」他拿脸磨蹭被子,拖长的话语中饱含睡意,看来是真困了。


「不行,少天。今天你出了不少汗,得洗。」


「不洗……睡觉……」


「不洗你明天肯定又怨我。」喻文州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。「起来。」


「不怨!……睡觉……」

黄少天伸出手去,胡乱地想拍开喻文州,但他睡迷糊了,一点没拍到,最后手掌干脆放屁股上了,睡觉姿势要多别扭有多别扭。


这真的……有点可爱啊。

喻文州很想笑。

「少天,快起来。」


到现在,黄少天懒得回话了,闷头睡觉。

棉被里残留着他跟喻文州的信息素,让他分外有安全感。


「少天,别趴太久了,小心压到小家伙。」虽然三个月,影响不大,但闷着总归不好。


黄少天又是不回应。


实在没法子了,喻文州无奈地笑笑,动手摇他肩膀,又将他慢慢拽了起来。

「走吧,少天,去洗。」


美梦被打搅,黄少天气恼不已。

换作平常,他早已连珠炮轰,口若悬河地埋怨起来了。但这会儿,他实在太困了,连跟喻文州讲理的力气都没。


「队长,拜托拜托,让我睡吧……」他大有黏在床上,誓与我床共生死的架势,但喻文州还是把他拉了起来。


「这段时间对气味敏感的可不是我。今晚不洗,明晚这被窝你肯定感觉不舒服。」喻文州耐心地晓之以情,并慢慢地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安抚他伴侣的情绪。


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黄少天也不得不妥协。

「知道了知道了啦。」他站直了身子。


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。黄少天哼一声,换上拖鞋,拖着步子,懒散地朝浴室走去。忽然,他脚步一顿,回头看向喻文州:


「不一起吗,队长?省时间。」说着,他又打了个呵欠。


喻文州在衣柜前,扬了扬手中的睡衣,说:

「我拿衣服,你先去,看着点,小心滑。」


「知道了知道了。」





后文开车,太多敏感词,这里先不放了。


评论
热度(87)

© 芥末泡芙 | Powered by LOFTER